by 追隨者(一位大陸修士的筆名)

那是四、五年前的寒假,一個神父讓我跟他去農村傳教送彌撒。早上五點多就起來,洗刷之後,吃過早飯就出發了。神父開的並不是甚麼本田,也不是QQ車,而是沒有斗篷的摩托三輪。剛剛下過雪,路面有點滑,但是並不影響神父開車的速度。我們倆都是全副武裝,不然就被凍僵了。在車上被窩裡坐著,我感覺還行,就是苦了開摩托的神父。

幾十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教友聚集的地方。看到冒著嚴寒來參加聚會的教友,感覺應驗了聖經上的那句話:「雖苦亦樂,雖難亦易。」他們有的騎著自行車,有的騎著電車,有的是徒步而來,都沒有畏懼嚴寒。按著慣例,寒暄幾句後,神父就躲在屋裡聽告解。我首先瞭解一下教友的情況,會唱甚麼聖歌,有沒有可以在彌撒中參與讀經和信友禱詞的,然後,我就帶領教友熟悉一下當天的彌撒讀經。

由於我是本地人,溝通起來是沒有任何障礙,而教友聽到用自己方言講道理,也倍覺親切。我站在擁擠的一間房子前面,給教友分享著當日的天主聖言,看到他們眼中對天主恩寵的渴慕,臉上透露出的那份喜悅,讓我在分享的時候,也倍感欣慰。分享完讀經後,我又帶著他們把彌撒中所要唱的歌曲,溫習了一遍。

一個小時左右,彌撒就開始了。我們一起唱著歌,讚美賜我們一切的天主,一起參加他的盛宴。神父苦口婆心的講道差不多一個小時,雖然有點睏,卻因為天冷也睡不著。看到教友們爭先恐後的前來領受耶穌聖體,讓我心裡很感動,因為看到他們對救恩的迫切渴望。彌撒後,神父把對聯拿出來,作為禮物送給教友,而教友也都沒有白拿,表達了自己的一份心意。慢慢地,教友都散去回家了。神父也帶著我出發,沒有麻煩教友招待,因為下午還要趕到幾十里外的另一個聚會點。

在中途,神父把車停在一個餐館門口,我們進去吃了一碗面,又出發了。現在我還能在腦海中浮現我那時候坐在車上的場景:神父帶著頭盔,全副武裝的開車;我全副武裝的坐在車裡,露出頭來觀賞雪後的美景;摩托車的嗡嗡聲,柏油路上的雪在被我們的摩托三輪壓過之後,往外飛濺;路邊樹上的雪,在陽光的照耀下稀稀拉拉的往下掉。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們趕到了下一個聚會點。這個地方有一個小教堂,還有幾間為神父準備住處的配房。看到冒著嚴寒趕來的我們二人,教友們趕緊生起了一堆火,讓屋裡暖和多了。熱氣騰騰的水,噓寒問暖的教友,讓人倍感欣慰。豐盛的晚餐之後,我們就休息了,等待第二天接待教友們。

嶄新的棉被,還有電熱毯,真是沒有感覺到寒冷。這待遇比在教區的宿舍,還要暖和呢。拖著疲憊身軀,我們很快就睡著了。感覺睡了沒有多久,就聽到神父的手機響了。迷迷糊糊的聽著神父在講電話,就再也睡不著了。感覺神父講了很久的電話,因為聽他一直因為口渴而咳嗽。好不容易才聽到他給對方說再見,看了一下錶,已經是凌晨四點了。我心想:「終於可以踏實的睡覺了。」不曾想,五點的時候,神父的電話又響了,附近有教友剛從醫院回來,醫院拒絕治療。想必我們都怕緊急終傅,因為要放下一切事情,必須儘快前往。神父掛下電話,一邊穿著衣服,一邊囑咐我好好休息,不要和他一起去了。他這一去,上午九點多才回來。晚上接的電話,是一位受到刺激而有自殺傾向的教友,打求助電話。

這就是我所見所經歷的一個神父一天的生活,沒有多少屬於他自己的時間。面對教友的需求,白天奉獻,晚上犧牲。還好不是每天都這樣,不然的話,豈不是累壞了不成。即使不是天天這樣,神父每天的生活也是在犧牲和奉獻,時刻準備著為自己的羊群奉獻自己的所有。這一天的奉獻,就是一生奉獻的彰顯;這奉獻並不是憑藉著我們自己有甚麼能力而能夠達到的,而是祇有依靠著耶穌基督,回應耶穌基督的那份十字架上的邀請,才能夠走到底。如果我們身邊有更多這樣肯為教友犧牲奉獻,肯為福傳事業鼎力付出,肯為教會盡職盡責的牧人,教會何愁不興旺呢?

我們祈求好天主,恩佑我們中國教會更多有聖德的牧人,拯救亡羊。

 

本文轉載自天亞社中文網

 

延伸閱讀 

  • 【聖座】運動員是人性的持有者,因為運動是"天主的恩典"
  • 【活動報導】「今日爵覺」 分享見證.暢談神操
  • 【他方之眼】我不喜歡你們的基督教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