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nita 

第一次到耕莘望彌撒,首先吸引我的是那一大片素淨的藍色牆面上懸掛的耶穌雕像,耶穌的右手指向天際,引領我心向天主;而在耶穌的腳前是一個橫躺的十字架,我想那是象徵耶穌已戰勝死亡。這種非傳統教堂的設計深得我心,而寬敞挑高的空間讓我的身心靈得以放鬆。

為了善用天主給的塔冷通,我加入了禮儀團,在彌撒中服務。成為本堂善會組織的一員,讓我有更深的參與感,也更關心本堂。禮儀團在前輩們的努力下深研禮儀,辦理講座,培訓團員。早年還出版了一本書─〈一瓣馨香〉,此書甚且流傳至香港教會,本堂的彌撒禮儀也成為其他堂區觀摩學習的標竿。對彌撒有更多的認知,參與感恩聖祭就不會覺得行禮如儀。

站上讀經台,我用心也用感情誦讀,為的是能把天主的聖言深刻地傳達出去,因而常得到教友的讚賞與肯定,這一切都是天主的恩賜。當領經員又是一種不同的經驗與挑戰,尤其是大瞻禮─如聖誕節和復活節的彌撒,領經員身負重任,要能掌控全局,與主禮神父配合,也要能隨機應變,讓彌撒井然有序地進行,使彌撒充滿著祈禱的氛圍。

在領經台上,偶而我會觀察眾生相。當神父的講道生動活潑時,教友都注目聆聽; 若道理陳腔濫調,則信眾多半低頭沉思或閉目養神。唱天主經時,若是神父請大家手拉手,則呈現出主內都是一家人的共融場景;若沒有手拉手,有人雙手展開呈上祈禱,有人閉目合掌沉醉於祈禱。

我領過不計其數的婚/喪禮彌撒,喪禮彌撒莊嚴祥和,常能撫慰家屬哀傷的心靈。 婚禮彌撒是歡愉的,但也常令人感動落淚。 常見新郎新娘在宣讀誓詞慎重而投入,以致哽咽,斷斷續續唸完誓詞。有一次在揭開面紗後,新郎新娘深深擁抱, 感動到啜泣久久不能自已, 全場來賓也頗為動容。 也曾見新娘在領完聖體後, 向父母說出成長以來未曾表達的感恩肺腑之言,感動全場,大家頻頻拭淚。也有新娘的父親挽著新娘踏上紅毯,在將新娘交付給新郎之時,對著新郎千叮嚀萬囑咐,愛女之情溢於言表。參加婚/喪禮彌撒的親友,很多是外教人士, 身為司儀, 我會在開場白時, 簡單地導入天主教對婚姻或死亡的觀點, 這是福傳的好機會。 由於彌撒莊嚴隆重的氣氛,彌撒結束後,常會聽到外教人士喜歡我們天主教的禮儀。

一台完美的彌撒,需要有神父引人入勝的講道,讀經員心領神會的誦讀,輔祭員適切的輔佐,還有教友熱心的參與;當然更少不了聖詠團悅耳的歌聲,宛若天上人間同聲歌頌,使彌撒禮儀有著紅花配綠葉,相得益彰;而禮儀團員默默地服務,也是功不可沒。所以參與一台用心準備的感恩祭,會讓人有平安滿足的感覺。

 

延伸閱讀 

  • 【心靈微整型】最富有的窮人
  • 【我們的故事】阿飛家庭「主婦」──朱恩榮神父
  • 【WYD Rio 2013】教宗方濟各訪問里約市郊的聖方濟各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