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梵蒂岡電台

6月7日,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接見意大利與阿爾巴尼亞的耶穌會學校師生。教宗向他們表示,他準備的講稿有五頁之多!有點枯燥。因此改變計劃,首先簡要地介紹講稿內容,然後與師生們展開了輕鬆喜悅的交談對話。

教宗先簡要介紹講稿: 他說,在耶穌會士的培育中,「氣度是人性成長中的重要一點。我們應該有氣度,心胸廣闊,毫無畏懼,始終在遠大理想上投下賭注。當然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也要有氣度,要心胸寬闊。這點很重要,必須同耶穌一起去尋找,在默觀耶穌中找到這樣的氣度。耶穌是打開我們視野之窗的那一位。有氣度的意思是與耶穌同行,用心聆聽耶穌對我們講的話。」關於這一點,教宗也向學校的教師職員和父母們分享他的觀點,他說:「教育需要平衡好步伐。一隻腳要踩在安全的地方,另一隻腳則要探向危險區域。不能僅僅在安全地帶教學,這有礙人個性的成長;但也不能只在危險地方教學,因為那實在太危險了。你們要牢記這步調的平衡。」教宗然後鼓勵教師們說,你們要根據地方、時代和人的需要,尋找非常規的新教育方式。這在我們依納爵的靈修中是很重要的。

教宗然後與學生們展開了對話。

一名學生問:「您是否繼續見您的朋友呢?」

教宗答:「我成為教宗才兩個半月,而我的朋友們則在搭14個小時飛機才能到達的地方,不是嗎?他們在遙遠的地方。但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有三個朋友已經來羅馬看我了。他們來跟我打聲招呼,我看到他們了,他們也寫信給我,我非常愛我的朋友。沒有人能過著沒有朋友的生活,這很重要。」

另一名學生問:「當您在決定度奉獻生活時,是什麼促使您當耶穌會士,而不是教區神父呢?」

教宗回答:「我最喜歡耶穌會的一點就是傳教精神,因為我想當個傳教士。我在念哲學的時候寫了封信給耶穌會總會長阿魯佩神父,請他『派我到日本或是其他地方。』但他仔細考慮後,非常仁慈地回复我說:『但您患過肺部疾病,不適合從事太繁重的工作。』於是,我留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阿魯佩神父很善良,因為他沒說:『您不是那麼有聖德,好能成為傳教士。』他真的很善良、很有愛德,不是嗎?傳教精神給我很大力量成為耶穌會士:走出去傳教,去宣講耶穌基督。我想這正是我們耶穌會的精神,要走出去,始終要出去宣講耶穌基督,不要關閉在我們的結構中,因為結構常常會垮,不是嗎?就是這一點激勵了我。」

另一名學生問:「為什麼您不願住在宗座大樓的教宗寓所,而選擇住在聖瑪爾大之家,您為何放棄豪車,為何放棄財富呢?」

教宗答: 「我認為這不僅是財富的問題,這也是個性的問題。我需要生活在人們中間,如果我獨自生活,可能會感到孤單,這對我沒有益處。有位教授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他說:『您為什麼不住在宗座大樓呢?』我回答說:教授,這是出於精神方面的原因,這是我的個性,即使教宗寓所不是那麼豪華、安靜,我也不能獨自一人生活。此外,時代告訴我們世界上有太多貧窮現象。這是令人憤慨的事,世界上存在貧窮令人憤慨。在一個有如此多財富和資源,可滿足所有人吃飽的世界中,為什麼有這麼多的飢餓兒童,有這麼多沒有接受教育的兒童,有這麼多窮人呢?實在令人費解。貧窮在今天是一聲吶喊。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想想自己是否能變得貧窮些,我們都應該這樣做。那麼,我如何能變得貧窮些,更相似於貧窮的老師耶穌呢?因此,這不是出於我個人德行的問題,只是因為我不能獨自生活,至於汽車的問題,是因為我不想擁有太多東西,想變得貧窮些。」

一位教授關於基督徒在政治中的角色向教宗提問:「請您談談我們在政治和社會中的妥協,我們在現世中的工作,如何能符合耶穌會的作風,如何具有福音精神?」

教宗答:「參與政治是基督徒的義務。我們基督徒不能扮演比拉多的角色,洗手不幹,我們不能。我們必須參與政治,因為政治是愛德的最高形式之一,因為它尋求公益。平信徒必須參與政治。這不容易,但作一個神父也不容易。在生活中沒有容易的事。有人說政治太骯髒。但我問:為什麼骯髒呢?是因為基督徒沒有以福音精神投入政治。為公益工作是基督徒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