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譚家駿 圖/孫惠康

五月十一日下午,有近二百多位賓客來到頤福園,這大概是頤福園自二十五年前從台中前來台北後,賓客最多的一次吧!因為今天是耶穌會慶祝頤福園遷移台北二十五周年的日子。

平時,為了讓因病修養的耶穌會士能有一個安靜的環境,訪客需在特定的時間才能探訪會士。但是今天卻有專門迎賓導覽的修士,帶領賓客沿途說明、解釋,臥房、餐廳、花園、客廳、聖堂、醫務室等,大家親身走訪了頤福園的每個角落。其實很多人都踏進過輔大神學院(現在的聖博敏神學院)教授、神長的辦公室、研究室,而頤福園與神學院間僅一門之隔,門裡門外的使命卻是截然不同,神學院的會士們以作育英才、並系統化闡釋聖言的工作來實踐天主的旨意,而頤福園的會士們卻以祈禱、接納自己的病痛來實踐天主的旨意,他們都以「願祢的名受顯揚,願祢的國來臨」的實現來奉獻自己的生命。

下午兩點半,在神學院聖堂的彌撒是慶祝的核心,主禮神父是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李驊,共祭神父有三十多位。李驊神父的證道詞中,讓大家深刻地感受到,頤福園絕不只是年老耶穌會士養老、養病不得不去的地方,在這裡的每一位會士都有著和耶穌會總會長相同的神聖使命─為教會及所有的耶穌會士祈禱。以下是李驊神父的證道內容:

「首先祝大家母親節快樂。我們是耶穌的門徒,我們愛耶穌,願意跟隨他。而耶穌的遺言,就是希望瑪麗亞照顧他所深愛的門徒(也就是我們),同時也要他的門徒,照顧他所深愛的母親。我們多麼有幸,可以讓耶穌的母親照顧我們;我們多麼有幸,可以親近耶穌的母親;我們多麼有幸,可以效法耶穌的母親,去照顧別人。 瑪麗亞的心,總是和有需要的人在一起。在她領受了聖神的降孕後,她馬上去探望她的表姊依撒伯爾,同時瑪麗亞也高唱感恩詩:「他從高位上推下權貴,卻提拔了弱小卑微。他使飢餓者飽饗美味,卻使富有者空手而回。」瑪麗亞時時注意到有需要的人。如果瑪麗亞會注意到婚宴上沒有酒了,難道他不會為我們的「沒有勇氣」、「沒有信心」、「沒有平安」在耶穌面前為我們說話嗎?有這位替我們著想的母親做後盾,真不是蓋的,真的超棒的。

耶穌有一個棒呆了的好母親,而這個棒呆了還要乘以二,因為耶穌還有一個棒呆了的好父親,聖若瑟。在1870年,在義大利的教廷被迫害,教宗成了梵諦岡的囚徒,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教宗庇護九世宣布聖若瑟為普世教會的主保。為什麼,或者甚至憑什麼,聖若瑟可以獲得這個殊榮?雖然若瑟在聖經中從來沒有開過口,但是聖經說若瑟是個義人,我們也可以從聖經的蛛絲馬跡中推論,他是一個完完全全對天主忠誠的人。比如說,天使告訴他天主的計畫,他二話不說(也就是沒說話的意思),就遵從了。比如說,當耶穌十二歲在聖殿失蹤時,他也沒有開口責備瑪麗亞或者耶穌。聖若瑟跟瑪麗亞一樣,有深邃的內在靈修生活,因此可以服從天主的帶領,照顧這個家,照顧瑪麗亞,照顧小耶穌的成長,並且為他們祈禱。

因此,即使聖若瑟在聖經中沒有說話,他仍然善盡保護、代禱的職責,他在耶穌的使命中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而聖若瑟「安靜」的特質,正是對我們社會一個提醒。我們現在的社會太重視顯耀的成功、太重視喧嘩的造勢、太重視偉大的自我實現。而聖若瑟的生命正好為我們顯示出深度的投身,不渲染、不喧嘩。聖若瑟完全投入耶穌和瑪麗亞的生命,他將自己的愛和犧牲完全投入,毫不保留,這是他的使命,他忠信的執行它,即使沒有人注意到他。

大家知道嗎,頤福園的主保是誰?是聖若瑟,為什麼?我想我剛才說的聖若瑟的生命特質,已經可以回答為什麼廿五年前,我們選擇聖若瑟作為頤福園主保的理由。聖若瑟即使說話不多,也沒有機會參與耶穌後來公開的生活和使命,但是他以他的愛和犧牲,為耶穌的使命鋪路和祈禱。大家知道嗎?頤福園不只是個耶穌會士退休的地方,它更是我們的福地。每一個在頤福園中退休的會士,都從耶穌會領受到一份最重要的使命,那就是:「為教會和耶穌會祈禱」。有我們的弟兄在頤福園為我們的生活和使命祈禱,真不是蓋的,真的超棒的。

我們年長的弟兄,在過去的數十年,曾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挑戰,也曾陪伴了許許多多的姊妹弟兄。我們年輕的一輩,也曾經跟他們一起生活過、工作過,我們一代一代承傳耶穌會的精神,也承傳耶穌的使命。在台灣、在港澳、在大陸,我們仍然持續前輩們的腳步,努力回應社會的挑戰和姊妹弟兄的需要。在這個廿五週年慶的機會,我也邀請在場和不在場的所有姊妹弟兄,繼續給耶穌會精神上的祈禱和財務上的支持。是的,我們耶穌會要很謙遜的承認,我們需要你們的祈禱和財務上的支持,不是為我們自己,而是為耶穌的使命,比如說青年領袖訓練,靈修輔導培育,服務窮人和弱勢者等等。這些計畫和工作,都需要大家的支持、合作和祈禱。我們渴望跟大家合作,我們渴望耶穌王國的建立,我們渴望有更多的人分享福音,和我們一樣的平安喜樂。

最後,我感謝大家今天特別花時間來跟我們一起慶祝頤福園廿五歲的生日,我們也一起感恩,天主召叫了許多人進入耶穌會,為耶穌的使命奉獻一輩子。我們耶穌會也願意和大家一起,效法聖瑪麗亞、聖若瑟,一起跟隨天主,投身於耶穌的使命。在頤福園的弟兄們已經為我們做出了美好的見證,願我們接棒的這一代,在各位姊妹弟兄的協助下,也能盡心盡力,為天主服務、為教會服務、為窮人服務。這樣的生命、這樣的使命、這樣的賣命,真不是蓋的,真的超棒的。願天主繼續降福頤福園,願天主繼續降福大家。」

彌撒後,在神學院的餐廳安排了一個溫馨的慶祝會。今天是母親節的前夕,年輕的修士們為十一位住在頤福園的會士們一一的獻上康乃馨,他們當的起母親節的獻花,他們的愛讓許許多多的人認識了天主、成為天主的子女,他們的愛也孕育出無數天主的子女,他們的愛澆灌過這塊土地的許多角落。

主持人特別介紹了頤福園的守護天使─勞苦功高的狄若石修士,狄修士守護著頤福園從台中到台北,頤福園的一切都如數家珍。1988年3月15日,七位會士住進了頤福園,當時要找服務人員十分困難,但是狄修士無怨無悔地走過來了。如今有七位服務人員,照顧著十一位生病年老的會士,其中有二人超過100歲,有三人超過九十五歲,有二人超過九十歲。過去這二十五年共有108位會士住過頤福園,有二十人因養病而短暫停留。聽著狄修士訴說這些點點滴滴,大家都很感動於狄修士對守護頤福園的承諾,狄修士一句半開玩笑的話,卻也令人感傷,他說當年他是頤福園最年輕的會士,現在許多住進來的會士都比他年輕多了,歲月催人老,但是狄修士的承諾沒有改變。

一段回顧的影片,從台中早年的頤福園與光啟社舊址,到台北頤福園的動工、落成,羅光總主教祝聖頤福園,從此頤福園成為耶穌會士的一塊福地。一位位隨著天主的旨意在各地為天主開疆闢土的勇士們,回到了這裡,他們雖然不能再站在第一線的戰場,但是他們與耶穌同行的故事將永遠傳頌。

聖家堂聖家合唱團天籟的歌聲“Love Changes Everything”,唱出了這些年老會士們的心聲,他們憑著什麼可以篳路藍縷,無遠弗屆的福傳?那就是憑著天主的愛,將沙漠變成綠洲。聖家合唱團的第二首歌“月亮代表我的心”,更讓現場的來賓與頤福園會士有更深的連結,﹝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不移,我的愛不變,月亮代表我的心﹞,這是會士們對天主的愛,也是對每一位兄弟姐妹的愛。

竹東天主堂的青年會,他們是一群泰雅族青年,以泰雅族的舞曲來表達對會士們的感謝與敬意。時而雄壯威武的舞步代表著會士們當年開疆闢土、克服困難的情景,時而細緻婉約的步伐代表著會士們以耐心、愛心經營天主的國度。在會士們笑容裡似乎也能感覺到他們看到後繼有人的欣慰。

最後一個節目是所有耶穌會讀書會士的合唱“我願意”,最是令人感動;在耶穌會最年邁的一群會士前,獻唱的是一群最年輕的會士。依納爵精神的薪火相傳就在咫尺之間,也在我願意的歌聲之中。

葉炳強醫師的精簡演講中,提醒了所有關心與照顧年長會士的五不:不要動輒大魚大肉的外食,不要隨意送健康食品,不要傳播不實的醫療資訊,不要散佈健康隱私,不要干預及批評修會的醫療評估,或許我們都多多少少的觸及了五不之一,讓我們以更有紀律的方式去愛護我們神長、會士們。

在精緻的餐會中,我們開始了共融與交談,饒神父有段意義深遠的談話:當我們感念著每一位個別的會士時,甚至想要對他們有所回饋時,我們應當想到培育這些會士們的大團體─耶穌會,這些培育讓基督的愛與依納爵精神得以在這些會士身上發揚出來,所以支持耶穌會就是回饋這些我們所愛的會士們的方法之一,同時讓這些會士們的愛經由我們能有更多的實現。以上饒神父的提醒,是今天慶祝會最有意義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