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徐志忠


基督信仰與面相、掌相

什麼是基督信仰的敵人? 不是懷疑,不是學習掌相,而是武斷,因循,食古不化。

我從小就想做醫生。十六歲因看了「天國的鑰匙」,關於一個醫生又是神父來中國傳教的故事,就萌生了同樣的志願。但一直到十五年前(已晉鐸十多年)才正式開始跟金永及何淑英兩位北京名醫學習望診。不需把脈,單憑看臉,就能斷定病癥而開方治病。七年前才有系統的跟不同的師傅學習掌相這種學問。這些年來,經不斷的接觸及對證望診及掌相的實例、不禁深深信服此中之價值。

掌相不一定是迷信

不久以前,我介紹了一位剛在美國讀完心理學碩士的朋友去李英才老師那裡去聽了一課「眼神觀相」。她亦深有同感認為這是比心理測驗更見速效的「中國心理學」。我教了二十年自美國引進香港的「身心語法程式學」(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學員首先要學會善觀氣色。相信中國的掌相學肯定可引導我們更進一層的觀人於微。

李老師所教的人相學,實在是一門在學校極需要教授的「做人學」。他再三強調「相由心生」,「境由心轉」,「神大於形」。只是長相好不夠。葉繼歡,張志強等罪犯肯定有一個聰明的相。但是他們怎樣運用天賦的聰明,就要看眼神了。眼神反映了我們的意欲及價值。這是可以改變的。

「人心的地圖」

假如掌相顯示出某人可富可貴或憂心忡忡。這並不一定是註定的。我看了不少同一個人在五年前及後的掌紋圖片,更相信人是可以改變的。改變的紀錄在臉與手上充份的反映出來。會看的,就可依循這「人心的地圖」作適當的指導,從而發展更積極、自主的生命。

我曾經帶一個半途而廢的留學生去聽了一課。李老師第一句話就說他任性、放浪形骸、有書命沒書緣,句句都講中他的特色。接著指點他不要浪費求學的時機。最後,他恍然大悟的覺醒了。

現代許多父母或教師,管教不是太嚴就是太鬆。今日的孩子及學生們普遍缺乏能夠配合他們的個性、才能的教育方法。掌相用得恰當時卻能幫助我們去專注於每個人的不同而因材施教。

掌相是一門學問

其實,沒有正式學過看相的人,都會分那些人較凶惡或慈祥,老練或慈祥,開心或憂鬱,急躁或安定…。小孩已會看父母的臉色做人了。

真正研究掌相的則會很有條理的去分析一個人的性格及推算他的運程。面相分男左女右。掌相一般分左手為三十前的先天、右手為後天。兩耳看十四前的經歷。額為上庭,看十五至三十。眉至鼻為中庭,看三十一至五十。從鼻下至下巴為下庭,看晚年。中國相學有了流年部位,看起來,可更精確的對證。

中國相學實在是一門很深的學問。請參考下面較長的節錄。

相書說:「大凡觀人之相貌。先觀骨格。次看五行。量三停之長短。察面部之盈虧。觀眉目之清秀。看神氣之榮枯。取手足之厚薄。觀鬚髮之疏濁。量身材之長短。取五官之有成。看六府之有就。取五岳之歸朝。看倉庫之豐滿。觀陰陽之盛衰。看威儀之有無。辨形容之敦厚。觀氣色之喜滯。看體膚之細膩。觀頭之方圓。頂之平塌。骨之貴賤。骨肉之粗疏。氣之短促。聲之響亮。心田之好俱依部位流年而推。骨格形局而斷。不可順時趨奉。有玷家傳。」這是很認真的學問。

西方相學是由十八世紀的瑞士神學家 John Caspar Lavater (1741-1804)所典定。他的面相著作影響深遠。[讀者可在網上查看他的原著及對不同類型的描繪。]

掌相可以是迷信

篤信術數的人需要警惕自己,這僅是一種粗略的統計學。科學研究指出抽煙可以致癌。但是並不是每一個抽煙的人都會患上癌症的。許多相信術數的大眾易受誤導。他們聽了含糊的催眠字句,就已先入為主的代入了自己的想像及經歷,還誇耀術數及導師的靈驗。坊間有太多膚淺的江湖術士了!又有不少金錢掛帥的術數家。他們之間的論點亦往往互相矛盾。無知的信眾真是無所適從。

宗教亦可以是迷信

但是我們不能因有流弊就否定掌相這一門學問本身的價值。宗教何嘗不是一樣有腐敗?宗派與權力的鬥爭引起接連的迫害與戰爭。許多人的
宗教觀,否定了人性,沒有根據的徒賴一個外在的「神」或「偶像」的助力。這豈不亦是迷信? 但是我們不可因此否定所有宗教信仰的價值。

「中國心理學」

古往今來,術數、面相、掌相在知識的領域上,四庫全書中,亦佔有一席之地,並已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份。 我希望大學及學術機構能對這已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一部份的掌相寶庫,多做客觀的對證,研究,排除迷信,並將之發揚光大, 提鍊為更有科學根據的「中國心理學」。

知識與信仰

知識是從經驗到了解到 斷才能肯定的。如果你戴著眼鏡的話,試試搖動眼鏡, [沒戴眼鏡的,可按壓眼球。] 你看出去的世界都在動搖。看到魔術的變幻,你亦不會信以為真。自然求知的話,會追求了解究竟是什麼過程,是否真的。

你去過南非沒有?

我們每天的生活都不是全靠親自對證「是否真的」才接受的。科學家亦要相信他人的研究結果才能進一步的研究。一般我們僅希望所信的來源是可靠的。

救恩就是圓滿的生命

基督信徒所追求的救恩就是圓滿的生命。不僅屬來世的。但是什麼才是圓滿的生命?什麼是真正的幸福?這就涉及我們的信仰了。人生不能沒有信仰,不論是信神、金錢、享樂、愛情,或某某主義。信仰是我們的人生觀及內在的價值抉擇。值得我們探討的是自問什麼信仰才能更有根據的去肯定人生。

宗教信仰

宗教信仰啟發我們對生命的肯定,是探討生命意義及價值的選擇。基督信仰是接受了天主的愛的認知。有了這種「愛的眼晴」,我們積極的去肯定每個人的價值。

信仰勿與科學混淆

究竟這宇宙是怎樣演變,人是怎樣成長及改變,有沒有「運」等等無數的問題,都應純屬科學知識的範疇。兩者不能混淆。美國還有許多熱心信徒反對學校教授任何進化的理論。韓那與李天命的辯論中以「大爆炸」來肯定創世,從科學來證明神的存在。這都是不分清信仰與科學知識歸屬不同領域及層次的徒然結果。但今日我們不能再單憑一部聖經去重演加利略的悲劇了。

已故的紐文神父(Henri Nouwen),寫了許多本極受歡迎的神修及神學著作。他死前曾立志想寫一本深入淺出的信經詮釋。但最後他還是選擇以一個十多歲既傷殘,又弱智,名叫Adam的青年傳記來表達基督徒的信仰。書中肯定了天主奇妙的愛及每個人的絕對價值。「神是愛。何處有愛,即有神的臨在。」掌相能指出每人的獨特。但不能預定他們的生命價值及幸福。基督信仰卻肯定了每個人都能過一個有意義及幸福的生活。

信仰的敵人

什麼是基督信仰的敵人? 不是懷疑,不是學習掌相,而是武斷,因循,食古不化。我希望信徒們能以開放,客觀,明辨的態度去接觸古人累積的智慧,學習掌相的精華及實踐。亦以同樣的態度去發展更純、更活潑的信仰。到那時,就會發現信仰和掌相是不相抵觸,而是相輔相成的。這亦是我身為神父而積極尋求及支持可信服的掌相學問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