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黃冠球

「傻孩子!」我86歲的老母親說:「你已辛苦工作了一輩子,來美國享福吧!美國福利好;你又有豪宅,又有會賺錢的孩子等著孝順你呢!」我弟弟說:「大哥!到偏遠地區服務,那是交給年青人去做的事!你來美國和家人團圓吧!」

但是我回到新竹青年中心(現為永泉教義中心),跪在50年前我祈禱的跪凳上,依稀聽到活力充沛的老社神父說:「我是大傻瓜,你們至少也要做小傻瓜;而耶穌是最大號的傻瓜!」、「去吧!放一把火,把全世界燃燒起來!」

歲末冬寒,我又思念起我在滇、藏高山上的弟兄們。可有挨餓受凍?可還辛勤勞苦而腰痠背痛?我也緬懷150年前的雲南西北,50年前的台灣東部,都還交通不便,生活窮苦的年代,卻有一群群歐洲先進國家的傳教士,來到落後地區醫療救濟,拉拔貧苦。

今曰,我受到良好的栽培,生活環境優渥,身體亦健康。要做個享清福的退休老人,似乎總不如跋山涉水,做個傻瓜來得安心。

願和耶穌會新竹社會服務中心的伙伴們,一起追隨耶穌、老杜,做個快樂的大傻瓜!

 

編按:作者為至潔老友成員,現任台東聖母醫院安寧病房主任醫師,每年赴雲南山區義診兩、三回。民國50年受教於耶穌會士杜華神父,民國51年受洗皈依天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