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國璽樞機以自己的一生見證了基督信仰,並帶領台灣社會思索生命的意義。
單國璽樞機以自己的一生見證了基督信仰,並帶領台灣社會思索生命的意義。

單國璽樞機主教的生命軌跡

1923年 出生於中國河北省濮陽縣(今屬河南)
1946年 在北京加入耶穌會
1955年 在菲律賓碧瑤晉鐸
1955年03月18日在菲律賓碧瑤晉鐸
1963年 來到台灣,擔任耶穌會彰化靜山文學院導師(院長)
1971年 擔任台北縣徐匯中學(今新北市私立徐匯高級中學)校長。
1974年 出任台北總教區總主教代表
1976年 擔任光啟社社長
1980年 出任花蓮教區主教
1987年 當選天主教中國主教團主席(1988年更名為台灣地區主教團)連任5屆歷時18年
1998年 於梵蒂岡接受教宗晉封,成為第一位以台灣主教身分擔任樞機者
2006年 發現罹患肺腺癌第四期
2007年 走遍全台進行「生命告別之旅─人生思維巡迴講座」,向社會大眾講述一路走來的信仰軌跡。
2012年 8月22日病逝於新店耕莘醫院,享壽89歲。
(資料來源:《告別生命之旅》、維基百科)

文/劉振忠
天主教高雄教區主教

單國璽樞機主教終於結束他生命的告別之旅,從此不再會有人質疑:「為什麼還在告別!」

樞機榮登天國為他個人是光榮的事,值得高興地慶祝,但為台灣社會是重大的損失,因為再也看不到他病中帶勁,以柔克剛侃侃而談的身影,以及為病友、為弱勢族群發聲振振有詞的語音,可說是:「哲人其萎」;為台灣天主教會更是萬分不捨,因為他履行「划到深處」的信仰與靈修,「活出愛」的牧靈福傳工作,以及卓越的「獻身與領導」等,都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以及最後的「生命告別之旅」與「分享愛」的現身說法,彌足珍貴,希望「典型在夙昔」,以他為我們學習的典範。

跟隨樞機近八年的時間,對他的信仰與處事為人,無論近看、遠看都有其深度與高度,離他越近越感到「高山仰止」,讓人肅然起敬,佩服他信仰的堅定、福傳的熱火、對人的熱誠與做事的果斷。

堅定的信仰

他聽從福音的勸諭、追隨耶穌基督,選擇耶穌會的聖召生活,謹守「神貧、服從與貞潔」三聖願,成為皇天司祭,善度司鐸生活與善盡司鐸職務,往普天下去宣傳福音,使萬民成為門徒,度過近一甲子(1955-2012)的司鐸生涯。

司鐸生活可以是很有規律的,也可以是較隨興式的。樞機的選擇是制式的,每天的作息大同小異,信守「永為司祭」的承諾,晨禱、默想、彌撒是早起必要的例行公式,隨後是辦公、洽公、接待訪客,夜禱後結束忙碌的一天,這樣一年又一年,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天,仍然完成了最後一次的神課與最後一台彌撒。這是他對天主的忠誠與對信仰執著的表現。

在他人生即將畫下圓滿句點的前一個月,又寫下他的心靈意境「掏空自己 返老還童 登峰聖山」,不但震撼人心且讓人津津樂道,可見他已超越自己,到達靈修的最高境界;又在自己的殯葬告別禮,預先錄製一篇感人又令人鼻酸的信仰見證,可謂用心良苦。誠如他所說的:「我是一個又老又有病的老廢物,只要為牧靈福傳有用,你們就盡量利用吧!」的確,單樞機生前鞠躬盡瘁於傳播信仰,死亦不終止。從他自書的墓誌銘「生於基督、活於基督、死於基督、永屬基督」清楚可見他堅定的信仰。

福傳的熱火

1980年他晉升主教後,花了十一年的時間留在後山花蓮教區,在廣大的平地、高山、大海與草原之間,兢兢業業地貢獻所有與所能,牧養天主交付給他的子民,善盡主教的職務(1980-1991)。

1991年,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知人善用,調派他到台灣第二次開教的起點──高雄教區,繼續當地的福傳工作,無論上山下海、大街小巷,凡走過的都留有他的足跡。他不只重視教內的牧靈工作,舉辦教區牧靈大會,推動教友傳教、教友讀經、增進教友靈修,培養並訓練教友,提升教友的素質;他更要求教友量的增加,要招募教外人來慕道。凡堂區周年慶,就要準備有幾周年數目的慕道者領洗,而不是「以肚腹為神」只討論請客要辦幾桌,因此才有了2004年千人領洗,引以為榮的輝煌成果。

25年(1980-2006)的教區正權主教生涯,其中五連任主教團主席逾18年之久,其間召開二次全國福傳大會,即1988年的全國「福傳大會」與2001年的「新世紀新福傳大會」,對台灣教會的福傳工作,貢獻良多,居功厥偉。

熱誠的待人

樞機廣結人緣,他的朋友有高官與市井小民;專家學者與知識分子;名醫與政治人物;基督教徒與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也有大師級的宗教領導人;不同政黨以及各種職業的人,也有學生與監獄的受刑人等。總之,大家都很喜歡與樞機作朋友,有些更是慕名而來。

凡與樞機握過手的人都會覺得他的手很溫暖,很有力道,感到他真心待人與對人的熱誠。

一旦見面、熟識之後,永遠是樞機難以忘懷的朋友,再次見面不但能叫出姓名,連同上次所得到的家人資訊,他都會一一點名關心,這種超強的記憶力,實在讓人佩服。

樞機對待賓客、訪客往往是親自走到門口迎來送去,即便在生病期間亦如是,真讓人感動。與他同桌共食的經驗,讓人記憶最深。古有名訓:「有酒食先生饌。」因此上桌菜,必定先轉到樞機面前,請他先取用,他不但沒有獨自先享用,卻反其道而行,先服務到家地夾菜照顧每一位。這種盛情,讓在場人士連呼不敢當,可是他又不放手,直到最後才輪到服務自己,這也是「不求役人,但求人役」的福音精神。

果斷的行事

只要是對的,好的,有關個人的事,絕對奮不顧身,堅持到底,義無反顧;對於神職人員、度奉獻生活者或是平信徒,一方面是鼓勵,另一方面也是要求,務必要達到目標,完成任務。

回顧1996年召開「高雄教區牧靈福傳大會」、1988年的全國「福傳大會」、2000年120位中華殉道真福在羅馬的宣聖、2001年的「新世紀新福傳大會」、2004年訂定高雄教區「千人慕道受洗」與2005年「千人堅振」的遠大目標,都是樞機以百折不撓、打死不退的精神,大力鼓吹所促成的佳績。

至於在高雄教區建設真福山社福園區,從購地、開發到建築,都不被看好,不但有人難以接受,甚至有人批評指責,但他老人家非常淡定,且信心十足,因為他深知「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因此以驚人的意志力與堅忍不拔的毅力,一方面與病魔搏鬥,終於看到真福山第一期工程竣工開幕啟用;另一方面與死神拔河,最後當然要完全順服於生命之主的召喚「安息主懷」。

回想2011年時,高雄教區為他慶祝九秩嵩壽,在他主持的感恩祭典講道時,很謙虛地下跪,請求神父、教友寬恕他的強勢作風,因為他認為對的、該做的事,就會極力要求務必達到目標。在他自己的殯葬告別禮,預先錄製的講道詞也說了同樣的話。可見他做事有當機立斷的決心與魄力,猶如昔者曾子向子襄說:「子好勇乎?吾嘗聞大勇於夫子矣: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如今「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他偉大的事蹟功在社會、功在教會,雖然讓我們望塵莫及,但他做人處事的精神應該常存我心,學而時習之。

 

本文亦見於2012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