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歷史學者古偉瀛教授的史料研究—

十九世紀中葉,二度來臺傳播福音的道明會‧玫瑰省的會士,是臺灣天主教開教的主力與前鋒。他們福傳的策略,在中國固守「從下層社會傳教」的傳統,與耶穌會利瑪竇神父「向上傳教」不同。因此,這批西班牙籍的道明會士,可能少了「對中華文化的欣賞與吸收」;最後造成官紳群體的反對、及鄉民民族主義的仇外,其福傳工作屢遭瓶頸和挫敗,犧牲慘重,不如耶穌會等人在中國「向上層」傳教的順利。(道明會士也希望能爭取仕紳和知識份子的信教,但效果不彰,反而造成更多的對立和仇恨)。

且這群西籍的道明會士,在臺灣狹小的土地上,必須面對基督教長老教會的福傳爭奪與理念攻訐,和在地鄉民對「洋教」的長期謠言的恐懼(在井裡下毒、用迷藥製成人肉鴉片)。因此他們在臺灣北部推展不開(領洗約 1540 人),整體福傳成績有限(全臺領洗約 9716 人)。又加上他們疑懼法國派遣其他天主教修會,來臺瓜分其福傳據點;而本身道明修會熱中培育本地高素質的「傳道員」,卻沒有興趣培育「本地的神職人員」(他們也不能接受將來被本地的神職人員領導)。這或許是當時的時空背景與福傳策略,造成十九世紀道明會士來臺福傳的成果,是「損兵折將」的歷史遺跡!

*寫完這篇報告,讓我重新思考「福傳」方法之適切性……(包括神職人員本身的素養和氣度)

 

編按:川源目前為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是一位一心嚮往進入修會的教友(於2011年4月23日復活前夕於嘉義民雄天主堂領洗)。他很渴望能多接觸會內弟兄,多瞭解修會與聖召。他的聯絡方式:humanimage@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