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利偉豪神父

在我的靈修生活初期,一位充滿智慧的老神父隨口說:「如果他人的罪惡令你不安,你是個奇怪的基督徒。」我當時愣住了。

在我的年代,我和很多人一樣,從小的教育讓我認為天主教與達致完美有關,我應該力臻完美。事實上,從前我以為達致完美是取決於自己。

錯!初期教會有一個受譴責的異端──白拉奇學說,促使聖奧斯定於一千六百年前撰文駁斥,教導我們瞭解恩寵及恩寵在我們生活中的行動。這篇文章至今依然卓越超群。

所以,如果我們因為聽到或看到其他基督徒活生生地向我們展示人類的缺點而心煩意亂,我們是相當不成熟的基督徒,或許看不清自己的缺失。

這與過去一個月大量的梵蒂岡新聞有重大關係。

教會內有個經典說法,縱使有不同版本,大致是說:要是你的信仰不穩固,就別去羅馬。

如果你的信仰不堅定,又容易受驚,那麼,羅馬可能有真實及未暴露的醜聞,或與羅馬有關的醜聞,足以摧毀不堅定的信仰。

最近,有文件洩露現任教廷駐美國大使的憂慮,他本想留任梵蒂岡管治架構的第二把手,整頓梵蒂岡的財政及商業事務。

維加諾(Vigano)總主教原希望在任內完成改革梵蒂岡商務系統及程序,而不願接受更加尊貴的職位。梵蒂岡新聞發言人隆巴迪(Federico Lombardi)神父卻拒絕考慮有關文件,並作出等同於斬殺來使的行為:他嚴責媒體披露迄今還是保密的文件。其舉措似乎使問題複雜化,並進一步鼓勵了懷疑宗教者去冷嘲熱諷。

然而,問題仍在於:梵蒂岡的商業程序是否不適當及腐敗?當中是否有確鑿證據?

還有兩則與羅馬有關的消息:教宗接受美國洛杉磯一名主教請辭,因為他被發現有兩個年幼孩子;一名澳洲主教因被指否定澳洲的「自然公義」及破壞《天主教法典》而被教宗革職。

當天主教徒及評論員對這些事情擺出洋洋得意的樣子時,我便大感困惑。

評論員喜歡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嘲諷我們這些基督徒,因為類此的事情正正顯示我們是一群偽君子。

另一方面,可敬的天主教徒亦似乎缺乏幽默感。他們認為不應報道或討論這類事情,因為「它們會對教會造成傷害」,但事實上,掩飾事情祇會增加公眾的興趣,對自己造成損害,有時候更牽涉到刑事罪行。

否定事實到頭來祇會帶來破壞。過去三十年來,到底教會當局有全球性侵犯事件中得到了多少次教訓?

然而,除了想出更聰明的策略應付全天候工作的全球媒體之外,我們這些普通的天主教徒可以怎樣面對我們是個既罪惡又神聖的團體這一事實?

對我來說,這是相當簡單。我的信仰核心是基督宗教的兩個主要慶節──復活節及聖誕節。耶穌生於困境,死於人們的唾棄中。他進入了罪惡的世界,然後死去,好能拯救我們,脫離我們的罪──我的、你的、人人的罪。

我們對自己及他人作惡多端感到驚訝之餘,更應該認清罪惡的存在,令耶穌的信息和祂本人與人類有密切關係。我們與其他人共同擁有的先決條件及首個聖召祇不過是:我們都是人。

天主教徒及我們的團體──教會,並無一處避免罪惡的隱閉地方。耶穌拯救我們,並不表示我們已停止犯罪。我們都知道我們不斷在犯罪,所以我們不斷祈求天主寬恕。天主確實寬恕我們,這就是我們要與全人類包括非基督徒分享的喜訊。

那麼,讓我們回到四十年前我的智者老朋友的忠告。如果其他人的罪惡使我們感到不安,我們就會變成奇怪的基督徒。我們亦不算是人,也不是真的相信聖誕節及復活節。

耶穌會士利偉豪(Fr.Michael Kelly,S.J.)神父,天亞社執行主任。他自一九八二年起從事電台及電視製作,曾在澳洲及亞洲教會內外的不同出版社擔任新聞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