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雷煥章(1922-2010):耶穌會士,辭典編撰者,漢學家

by 趙儀文《神州交流》季刊  下載 PDF (雙語全文, 1.8 MB)

世界各地及中國本土開展的眾多漢學研究領域,近來成了重大聚會之焦點。(1)這些會議提到,漢學研究誕生於歐洲文藝復興以來中西文化碰撞的漫長復興過程之中。由於必需工具—-首先是各種辭典的編撰,其次是許多古文獻的翻譯出版—-的不斷發展,漢學研究便總是在更深層次上對相互理解進行的探求。但就語言研究而論,探索中國文字起源的新研究領域,直到20世紀初才得以展開。商代甲骨文的發現,為詮釋金文提供了新資料。對甲骨文的研究,既發展成為一個重要的全新領域,也是創意詮釋中國文化概念的古老原始依據。


耶穌會士雷煥章神父(1922一2010),是從事甲骨文研究的少數西方學者之一。雷煥章生於法國,2010年9月24日逝於臺北。除履行其他職責之外,他投身甲骨文、金文及相關課題的研究民達60年之久。本文謹將對其表示懷念。

歷史的波折,決定了他的獻身。

1922年7月5日,雷煥章生於法國西部一個僅有800人的小村莊,排行老大,父母均為虔誠的天主教徒。(2)祖上留下的及多少有些秘密的傳統(該地以天主教得以與當地習俗或醫療實踐融為一體而自豪),一直被視為珍寶傳承下來,構成了其孩提時代的影響背景。他11歲就讀於耶穌會在勒芒市開辦的聖十字架聖母中學,18歲(1940年)畢業時,恰逢二戰伊始。是年9月,他加入耶穌會(耶穌會天主教修會),並於拉瓦爾開始了為期兩年的見習修士生涯,隨後又在法國第二大城市里昂附近學習文學。然而1943年侵佔法國全境的德軍當局,卻令每個20歲以上的青年服所謂的"強制性勞役"。德軍之目的,是將眾多法國青工送入德國工廠,以補充因戰爭而減員的德國勞動人口。像許多青年一樣被押往德國的雷煥章,心裏仍然不忘祖上的勇敢傳統。一天,他因故意破壞自己的產品而被逮捕,倘若不是用堅定、清晰的德語抗議工廠的工作、飲食及住宿條件極差的話,他很可能被就地槍決。德國軍官嘉其勇氣,他的憤怒挽救了自己的性命。雷煥章於戰爭結束之前逃出德國,重新開始了其耶穌會士的哲學訓練,並於1947年申請派往中國。他與兩名青年耶穌會友人登上一艘客船,經巴拿馬運河,三個月後抵達上海。他在中國的頭兩年,是在耶穌會於北京開辦的華語學校度過的。1948年起,雷煥章就讀於北京大學,學習中國哲學。為了完成其耶穌會士的訓練,他返回上海,入徐匯神學院學習天主教神學(1949-1952),並於該地晉鐸。但是像所有外國傳教士一樣,雷煥章於1952年也被迫離開中國,他先到香港,後去菲律賓,並於該地完成了其耶穌會士的訓練。最後,他被派赴臺灣,1955至1970年居於台中,之後便開始了其辭典編撰及漢學研究生涯。

所有的被逐傳教士,均理所當然地先受雇於各種牧靈工作,雷煥章亦不例外。他的北大生活,業已使其對中國青年的需求有所瞭解。這便是他為何在學生中心服務多年的緣故,他也參與了以徐光啟的名字命名的光啟出版社的創建工作。

但是在雷煥章生活的社區,還有一些從事寫書、譯書或編書工作的耶穌會士,因此一致決定,恢復由匈牙利耶穌會神父馬駿聲(後於1967年逝世)於上海提出的計畫。馬駿聲提議,啟動"本世紀內由外國人承擔的中國辭書編纂史上最為大膽的計畫。該計畫於1949年在澳門正式實施,五十二年後大功告成。"(3)計畫要求組織團隊,編撰一部百科全書式的漢語多語辭典,涉及匈才利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與拉丁文五種語台。雖然耶穌會士在中國的400年間編出了無數的辭書,但仍需部涵蓋中國語言及文化的系統著作。(4)在政治事件使得辭書編纂變得異常困難之時,馬駿聲先躲到澳門,後又移師台中。按照各自所說的母語,耶穌會士們被分為幾個小組,先是匈牙利語和法語小組,後來又有了西班牙語組、義大利語組及英語組。這一集體辭書編撰計畫的基礎,是200餘部各種語言的漢語辭典,包括在中國蒐集並帶往臺灣的最為權威的《國語辭典》、《辭海》及《詞源》。由於雷煥章在北大學過較長時間的中國語言、哲學及歷史,他被安排在法語組翻譯古漢語詞條。同樣對中國考古學、占天文學、數學及音樂懷有濃厚興趣的美籍英語組成員賀之緘(1909-1964),負責研究及編寫古漢字詞條。

然而不幸的是,賀之緘於1964年在香港附近的南丫島進行野外考古工作時,中暑身亡。鑒於賀之緘的貢獻被認為對整個計畫的學術價值至關重要,因此必須為其物色一個繼任者。就像接力賽中的運動員那樣,雷煥章被選來接替賀之緘的土作,時年42歲。

對於一個從未受過考古或銘文訓練的人來說,對於個當時在青年大學生中享有崇高威望的人來說,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儘管雷煥章仍在從事教育及牧靈工作,但他還是開始了卜辭研究,並踏著賀之緘的足跡繼續前進。在此後的三十餘年裏,他將自己的大部分時間,都投入到這部漢語大辭典的編撰之中,並在三個方面做出了重大貢獻。

第一項貢獻,便是編寫有關漢字字義及它們在中國古文或經典裏的用法詞條。第二項貢獻,是對世界各地公私現藏的甲骨文及金文展開調查,並從中選出約兩千個與詞條相關、為古文應用的古文字。

甘易逢(1912-1995,1956年接替馬駿聲為計畫負責人)主持制定的戰略決策,標誌著第三項貢獻的開始。為了向耶穌會當局證明計畫的可行性,且計畫將包括百科全書式的文化內容,決定讓法語組率先推出辭典的漢法縮略版。漢法辭典將收錄約六千個漢字,約五萬個詞條。甘易逢和雷煥章將共同成為漢法辭典的總建築師,負責從總計18萬個詞條、1.6萬個漢字的資料庫中挑選並設計縮略版辭典的編排。歷經為期三年的五次校改之後,這部題為《漢法綜合辭典》(俗稱《利氏小辭典》)的單卷本,最終於計畫開始二十餘年之後的1976年面世。(5)

早在縮略版辭典問世之前一年的1975年,雷煥章發表了一篇探討甲骨文"發現史及前人研究書目綜述"的長文,表明他同時取得了對刻在龜殼或牛肩骨上的甲骨文的研究的進展。(6)該文注釋異常豐富,可視為提前為此後30年間先後出版的另外三部著作所作的序言。

1985年,《法國所藏甲骨錄》(漢學研究文集叢書新系列之70),402頁,由利氏學社於臺北、巴黎及香港出版,其中第一部分為目錄(含複製品及譯文),第二部分為中、法、英三種文字撰寫的評述及附錄。

1997年,《德瑞荷比所藏一些甲骨錄》(漢學研究文集叢書新系列之77),509頁,由利氏學社在臺北、巴黎及舊金山推出。該書著錄使用漢英兩種文字,結構與《法國所藏甲骨錄》一脈相承。

2008年,《甲骨文集書林》(漢學研究文集叢書新系列之97),592頁,由臺北利氏學社在臺灣臺北出版。該書是迄今為止412本大小集子中的鴻篇巨製,按時間順序排列,附有著者、日期及內容資料。

在埋頭從事此類系統研究的同時,雷煥章還備好了使其得以將其精選的約兩千個最富文化意義的遠古漢字完整地插入法語版辭典的工具。最終的版本後來分兩個階段出版:

1999年,由13390個單字詞條構成的《利氏漢法大字典》(兩卷,1164頁;另含索引及附錄,469頁),由利氏學社(巴黎、臺北)、巴黎DescleedeBrouwer出版社及利氏辭典推展協會聯手推出。

2001年,《利氏漢法辭典》(俗稱《利氏大辭典》,六卷,另含《附錄索引》一卷),山巴黎利氏學社、臺北利氏學社及DescleedeBrouwer出版社聯合出版。該辭典共收錄13500個漢字、30萬個片語、慣用語詞條,其中大部分擴展到200多個知識領域。

如此浩大的辭書編纂工程,如果沒有眾多各個知識領域及相關中國歷史文化方面的漢學專家的通力協作,是不可能企及的。但是雷煥章的貢獻,賦予了《利氏大辭典》一個其他西方人編撰的漢語詞典裏所不具備的特徵。

最新進展:在頂級資訊專家、漢學家的精心協助下,大辭典的編輯們已將雷煥章的甲骨金文研究成果刻入一張光碟,以《利氏大辭典,七冊,約9千頁》電子版的形式,呈現給了漢語愛好者!(7)

該電子版於2010年5月11日在上海正式發佈,時值利瑪竇在京逝世400周年。作為一名漢學家,雷煥章在在華耶穌會學者中佔有重要地位。他們甫一踏上第二祖國,便開始嘗試中國文字及語言的解碼工作。利瑪竇(1552-1610)本人就編過兩本小辭彙表,一為葡漢(1555),一為漢葡。在郭居靜(1560-1640)的協助下,利瑪竇後來設計出第一套羅馬字母漢語注音方案,而且還能區分五種聲調。在其1626年於杭州編寫的較大辭書、題名古怪的《西儒耳目資》中,金尼閣(1577-1625)對該方案進行了改進。在此後的幾個世紀中,出現了數本其他漢語字典及語法書,特別是戴遂良(1556-1933)的《中國字:字源、字形與辭匯》及顧賽芬(1835-1919)獨立完成並出版的《中文古文詞典》。古文詞典的驚世之處,"首先在於詞條的數量,約21,400個單字,包括一此簡化異體字(或許是西方出版的漢語詞典中收錄單字數量最多的);其次它是引用了古文及不同出處的文句來解釋詞條中每個單字的意義(……)。" (8)

雷煥章在這些探索者中間佔有一席之地。他們越過各自的文化邊界,進入了沒有地圖標識的地域。但是他們在那裏接觸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並發現了看待世界及人生的新方法。還是讓雷煥章自己來解釋他的發現吧:

“就我來說,自從30年前開始研究甲骨文以來,我便深深地愛上了漢字。由於我熟悉古漢字,所以我能更好地感受漢字的靈魂。絕大多數中國人對大部分最流行的漢字都有這種體驗。(……)""事實上,漢字不僅記錄了思想,反過來也為思維提供了資訊。中國人使用了三千多年的表意文字。(……)中國人的思維方式與漢字之間保持著十分密切的關係。對中國人來說,任何思想概念都是與某個漢字息息相關的。只要默想某個字的寫法,便可以展開一個完整的符號世界,而拼音文字是不可能表達同一過程的。例如,道教的核心概念寫作"道"。每一個中國人都可以在這個字中讀到表示其原則概念的"道"和"首"。(9)

2001年,《利氏大辭典》面世時,有許多媒體對此進行了報導,對此曠世巨作讚譽有加。其中一篇文章的標題,對雷煥章作了簡單的概況:"決定性的奉獻"。(l0)顯然,這不過是管中窺豹而己!

 


(1)北京中國人民大學主辦過兩屆世界漢學大會。第一屆世界漢學大會於2007年3月26日至28日舉行,第二屆世界漢學大會於2009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召開。

(2)雷煥章的生平細節,均出自耶穌會士梅謙立收集的訪談錄。後來梅謙立將它們編輯出版,題為《雷煥章:耶穌會士及漢學家》,巴黎,Les Editions du Cerf,2007,l46頁。

(3)出自題為"利氏大辭典"的檔案資料,參見www.grandricci.org

(4)同上。

(5)在計畫」幾澳門初創及」幾台中重組的年代(20世紀50年代初),現有的中文拼音正式力案尚未於臺灣實行,所以辭典只能使用當時海外通行的威妥瑪一翟理斯拼音法。

(6)雷煥章,"商代甲骨文發現史及前人研究書目綜述",見《通報》,1975,第61卷,萊頓:布里爾出版社,1975,第1-82頁

(7)《利氏大辭典數字版》,2020年4月,ISBN9752204092395。見www.grandricci.org/ouvrages.html。聯繫人:contact@grandricci.org。

(8)參見趙儀文,《耶穌會士的漢學研究歷程》,澳門利氏學社:2007,第4、16-17頁。登錄www.riccimac.org/eng/features/index.htm網址可見。

(9)梅謙立,《雷煥章:耶穌會士及漢學家》,巴黎,Les Editions du Cerf,2007,第84-85頁

(10)丁杰生,"決定性的奉獻",見《遠東經濟評論》,2002,第165卷,第18期,第52-55頁。

 


趙儀文,耶穌會士,1974年獲中國佛學碩士學位,於1985-1998年間致力監修七冊共30萬條目之《利氏漢法辭典》(巴黎,2002年)。作為澳門利氏學社創社成員之一,他於1999-2007年間擔任兩屆副社長,參與研究與文化活動的策劃,尤其是統籌2004年創刊的中英雙語季刊《神州交流》的工作。現任該刊的主編及學社的研究員。主要研究中國哲學與現代的神修傳統。

本文由英文原文翻譯  譯者:郭頤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