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川源  

今天,和一位自輔大神學院畢業的吳媽媽,聊起「聖秩聖召」………

她很訝異我才領洗幾個月,怎麼就想當神父?而且還是想入「耶穌會」??

我回答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子想。我可能跟『掃錄』一樣,之前多麼排斥基督教,
內心厭惡和恐懼;自從突然想認識天主之後,我變成跟『保祿』一樣,覺得很平靜,覺得當
神父『自然而然』,沒有什麼好害羞或者不正當。至於想加入『耶穌會』,也是一樣的:我
心中的指引,就是往這條路走(至少目前是這樣),不是往教區,也不是往其他的修會。很
清楚的一種『感覺』,他在指引著我,但我看不見什麼(聖神)。」

吳媽媽又問:「若你志在『青年的教育』,你何不參考『慈幼會』呢?他們就是這方面的特
恩!」

我回答說 :「我實在認同聖依納爵對於教育的看法:
要成為一位好基督徒,首先應當是一位有知識、懂道理的『人』。」

但我自己對聖依納爵的理解,是這樣的:

「我不是為了教育而去教育他人。我是為了讓每個人,未來都能成為聖人,而努力去這樣做。」

換言之,這是我所認同的聖依納爵和耶穌會,與其他有「教育特恩」的修會,是不太一樣的
實踐方式。因為,我覺得,教育的最初和最終,就是要幫助人成聖。這是儒家、佛家和聖依
納爵的本願,而我願意終生奉獻這個本願,用教育幫助每個人成為聖人,獲得智慧與喜樂之
果。

編按:川源目前為國立中正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是一位一心嚮往進入修會的教友(甫於2011年4月23日復活前夕於嘉義民雄天主堂領洗)。他很渴望能多接觸會內弟兄,多瞭解修會與聖召。他的聯絡方式:humanimage@yahoo.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