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Set all Afire

本書簡介

讓野火燒遍大地──方濟.薩威的福傳之旅

讓野火燒遍大地
──方濟.薩威的福傳之旅
Set all Afire
路易士.德.沃(Louis de Wohl)著
鄭嘉珷 譯
2010年9月初版
光啟書號 207080 定價 350元
320 頁 / 平裝 / 25 開
ISBN: 978-957-546-684-8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他留下的不只是痕跡,而是撒下種子、活出典範,為日後成千上萬的耶穌會士,在他過人的勇氣引領下,奔赴天涯海角,因為他早已為他們開啟大無畏之門、走出義無反顧的道路。

 

方濟.薩威是耶穌會創會夥伴中,最勇敢的一位;當他接受派遣前往印度時,聖依納爵對他說:「去吧!去讓野火燒遍大地!」從那時起,他就在海上奔波,愈走愈遠,從羅馬到里斯本到印度,前往錫蘭、麻六甲、香料群島,再遠赴日本,最後歿於中國上川島;他沿途點亮了信仰之火,甚至在中國的大門前留下他的心願,引領了利瑪竇、湯若望的傳教腳步,他是前鋒,也是燈塔;是先行者,也是開拓者;孑然一身,卻與主同行,他的孤寂、膽氣、信心和積極,在在令人動容。

本書作者路易士.德.沃(Louis de Wohl)以小說的筆法,描述方濟.薩威成為耶穌會早期創會夥伴、到前往海外傳教的整個過程。沒有過度誇張或美化,反而運用小說的結構,將方濟.薩威的靈修、信仰、勇氣表現在情節之中,他的怒、他的愛、他的不捨、他的懷念與掙扎,在作者技巧的鋪陳下,感人肺腑!

 

作者簡介
路易士.德.沃(Louis de Wohl),1903年出生於德國,是全球知名的天主教作家,其所著天主教聖人書籍,暢銷全世界。有十六部著作被改編成電影。由教宗若望廿三世冊封為聖大國瑞爵士。

 

譯者簡介
鄭嘉珷,台大中文系畢業,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東亞語文研究所肄業。曾任職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語中心。

 

精采書摘: 

沒有船。在廣大綿亙的冰冷海水的那一邊,聖地在等待,但是沒有船。而依尼高還在猶豫是否要去羅馬。現在他們知道原因了。兇狠的奇艾第 (Chieti)的主教,卡拉法 (Gian Pietro Carafa),與依尼高為敵。理由不明,但是牽涉到卡拉法愛好華麗和鋪張,而依尼高愛好貧窮。當時一定有一些激怒的原因,依尼高才會寫信給一個比他年紀大很多的人,而且是主教:「當一位地位尊高的人穿上較華麗的修道服,住在比其他同會修道人更舒適的房間時,我既不震驚,也不會有不良影響。但是,最好想一想聖人們是怎麼行事的,例如聖道明和聖方濟;最好能有來自天上的光照;因為,畢竟,一件事情可能是合法的,卻不是適當的。」

現在卡拉法到羅馬去了,在那裡接受樞機的紅帽。而在羅馬,還有查理五世的特派大使奧茲 (Dr. Pedro Ortiz, Ambassador-Extraordinary of Charles the Fifth),他從依尼高早期在巴黎時就一直反對他的想法和目標。他在羅馬的工作是有關英國國王亨利八世和凱瑟琳王后 (Queen Catherine of Aragon)的離婚事件。羅馬的氣氛很危險,因為有這兩個勢力強大的敵人存在。 在另一方面,依尼高得到了新的朋友和跟隨者。有何塞斯 (Diego de Hoces)、姓依貴雅 (Eguia)的兩兄弟,和一些做過神操的權貴。一個是英國人,牛津大學碩士,從他國家猛烈的政治迫害逃出來的難民,名字叫海雅 (John Helyar)。另一人是修道院院長杜提 (Gaspar de’Dotti)。

但是沒有時間做任何社交性質的活動。現在十個戰士都在一起了,他們直接向敵人開戰。那個敵人,就像九頭蛇 (Lernaean hydra),有很多個頭:缺乏信德、缺少道德觀、神修怠惰、悲苦、疾病和污穢。他們去到大部分魔鬼聚集的地方:聖若望和聖保祿醫院,和臨終病人照護中心。

* * * * * * * *

 

在他醫院中的小房間裡,方濟跪著,哭得痛徹心肺。從里斯本來的長信攤在桌上,只唸了頭幾行。

伯鐸.法伯爾死了。伯鐸.法伯爾死了。最甜美的、最像天使一樣的靈魂,他最早期的朋友。

當他啟程前往印度時,他就知道,他再也不會見到任何一個朋友了。不會見到依納爵神父──不會見到萊內斯,或是薩爾梅隆、博瓦迪利亞、傑、布羅特、高督爾──也不會見到伯鐸。他曾把他們的簽名從他們的信上剪下來,跟一份他的誓願,收藏在一個小皮包裡,貼近他的心口。他在耶穌會的朋友──這是他在世上唯一的連結。

可是伯鐸已經走了。伯鐸已經走了。天主聖母啊!伯鐸已經走了。

* * * * * * * *

 

所有的好東西都來自中國。中國的統治者是天子的長兄。中國的統治者是真正的統治者,真正的王,他的臣民都絕對服從他。

如果日本的統治者變成基督徒,不會激勵他的臣民仿效他。真正統治國家的是大名,不是他。可是如果中國的王成為基督徒,他的臣民會跟隨他的榜樣。然後基督教會從中國傳到日本──所有好東西都是從中國來的……

走了幾個禮拜、幾個月的路都是值得的,就只為給垂死的日本孩子付洗。但是只有當中國先成為基督徒,整個日本才會接受新的宗教。

當然這會是方濟神父的想法。

他一再聽到日本人用驚訝、敬畏的口吻談到中國。但卻是一個簡單的士兵向他指出了方向。

中國。

* * * * * * * *

 

後面的幾天幾夜都像做夢一樣,偶有尖銳、短暫的疼痛。

他們把他帶到聖庫茲號上,可是歷經十幾次颱風的這個人,現在經不起停泊在海灣中的這條船的搖晃,於是他們在早上又把他帶回茅屋裡。那裡沒有醫生。有一個人具有一點醫學知識,就幫他放血,他卻昏 倒了。

有一個聖庫茲號上的水手給了他一小包杏仁,可是他什麼都吞不下去。

中國船長沒有守信。

如果他們不給他派一條船,他怎麼能去見天子?如果他們不讓他登陸,他怎麼能進入廣州的大牢?如果他們用腳鐐把他困在這裡,他怎麼去跟中國國王談話?他的四肢重得無法動彈,頭的重量還更糟。

安東尼焦急的黃面孔,克利斯多福焦急的褐色面孔。可是克利斯多福快死了,很快。可憐的克利斯多福。

讓野火燒遍大地。去教導萬國,用基督的愛把他們燃燒起來。

世界的桎梏必須落下,所有來自魔鬼、罪惡、無知的桎梏。整個世界都被它們壓在底下,只有基督能釋放他們。

快燒盡了。他快燒盡了。如果他裡面已經沒有火了,他怎麼能讓野火燒遍大地?他裡面沒有火了,是因為他的罪。耶穌,達味之子,求你垂憐……我如此愛慕你家之美……我愛多少,就會被寬恕多少。

這是他說過的嗎?是德蓮。德蓮在天上。德蓮修女在天上。德蓮修女,為我祈禱。我愛過這麼多。童貞天主之母,請記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