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各地靈修中心簡介

在一切事上發現天主 ─ 富於現代精神的依納爵靈修 

b18

  一群來自四面八方,個性才能背景全然不同,而且分散在世界各角落,從事各種不同的工作的人,如何能在四百多年後仍然共同屬於一個團體,分享共同的願景,為共同的目標而努力,彼此之間也有著兄弟之愛和心靈的連結呢?

 

  當然,這個團體必然有一個很強的、很清晰的核心價值,一套獨特的文化傳承,一份共同的心靈寶藏,一系列經過歲月的考驗,千錘百鍊極為精密有系統的培育方式。這些核心價值極難用三言兩語描述,這一切根源於『依納爵靈修』。

   誕生在五百多年前的依納爵,是耶穌會的會祖,但他對後世的貢獻並不只是創立了耶穌會,更開啟了一種特別適合我們這時代的靈修方式。我們願意把這獨特的靈修瑰寶與渴望靈修成長的人士分享。以下將簡述依納爵的靈修特色,以及它與我們現代人的關係。

 

  學習和修練依納爵靈修,常常需要靈修導師的指導。一開始時也需要特殊的場地,幫助人把心靜下來,我們把這些特別的場所稱為靈修中心。在靈修中心裡有神的氛圍,幫助您與天主相遇。

 

  在這個單元裡您可以找到豐富的依納爵靈修素材與方法,您也可以在網路上進一步認識耶穌會的靈修中心,您已經躍躍欲試了嗎?

 

依納爵的靈修貢獻 ─《神操》
   神操原本是三十天的靜默避靜,每天用四小時或更多的時間來做特定的默想。此外,神操也可以分散到更長的時間中進行,實行神操者仍然照常做日常工作,每天只用一段時間來做默想。為那些想要分辨生命特殊召叫的年青人,或是為那些處於生命的十字路口,又可以撥出三十天的人,能完全遠離日常生活,去到一個避靜的退省院似乎是合適的計劃。

 

b19

  然而,有些人卻不能有這樣的三十天,但仍可從神操經驗中得到益處。對這些人來說,日常生活的神操確實有其優點。遠離一般生活的避靜所立的志向及歸主,一旦回到規律的生活之後就變得很不一樣了。但是,日常生活的神操所定的志向及歸主比較可能實際些,也因此更為堅定。

 

  依納爵開始神操默想的形式時,採取了基督基本信仰結構的內容,這些內容源於聖經,特別是福音,並運用想像,將這些故事具體呈現。神操分為四大部份,每一部份稱為「週」,但和實際上以七天為一週的時間單位有所不同。第一週把焦點集中在創造與生命,同時也默想由於罪的本質破壞了創造的和諧,人類生活因此失衡而產生分裂及諸多惡果。第二週包含默觀耶穌的隱居生活及其公開傳教生活,包括一些為幫助我們準備自己成為追隨祂的門徒而做的多采多姿的默想。第三週默觀耶穌的苦難及死亡,第四週是復活。

 

  依納爵除了提供簡短的評語引導操練者回到聖經之外,他還描述了幾種不同的祈禱方式,並要操練者探索那些是最適合他的祈禱方式。但是神操中最有特色的是,整個過程是為了提昇操練者的意識,使其警覺自己的動機與傾向,並學會分辨何者是天主聖神的聲音,何者是相反聖神,毀滅、混亂之神的聲音。為此,依納爵認為有必要使人在祈禱中對聖神之光敏感,以便能在全新的情況中做適當的分辨。神操一直是訓練耶穌會士的基礎。神操塑造了這個忠實追隨耶穌的修會,因此他們一直非常重視教育事業,提供平信徒的靈修指導,答覆使命、牧養地方教會,並以影響深遠、徹底的方式促進社會正義。同樣,神操也一直是一些女修會陶成及靈修的基礎。藉著耶穌會的學校及大學,神操塑造了一代代的青年男女知識份子。耶穌會士也在他們的學校、堂區中,邀請平信徒參與「聖母會」(即今日的基督生活團)來接受陶成和團體支持並成為使徒,而這些耶穌會士也做他們的神師。

 

  在依納爵早期的使徒工作中,他在一個城鎮以神操指導幾個人。然後,他就要求他們中的幾個去指導別人,為能發揮最大的影響力。世世代代過去了,指導者也有了更多的訓練和經驗。神操的內容提供了指導方針,而所有參與者的祈禱、反省、生活經驗所累積的智慧,也傳承下來讓每一世代分享,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仍在持續伸展的傳統。

 

  由這樣的過程產生了一個有活力、樂觀、肯定世界的靈修,奉獻於服務,但每時每刻總在分辨什麼是、什麼不是真正的為在世上天主的國的服務。

 

依納爵靈修的特質
一、根基於感恩及敬畏 
   依納爵靈修以神操為基礎,根植於對天主深深的感恩和敬畏。從一開始它便培養我們意識到天主每時每處為每個人的臨在、大能及照顧,,並持續不斷地回到這樣的意識。依納爵帶領人做神操時,當時的文化已經與自然表達人與天主的親密意識的中世紀文化漸行漸遠,所以每個人必須刻意地努力培養這份意識。當然,這也正是我們當代主流文化中的情況,就是人們可以生活處事而不必面對人生終極意義及目的的問題。
  

  在基督宗教的傳統中,有兩種主要的祈禱與天主的關係。第一種是否定的方式,是設法以放棄感官、想像及理智來遇見天主,在暗中,在主的臨在的沉默中,沒有內容,而遇見天主。第二種是肯定的方式,是藉著欣賞天在創造中所做的一切來遇見祂。

 

  依納爵靈修確實是選擇了後者為主,為大部分人在這樣的選擇中,含有一項命令﹕要培養祈禱中視覺及其他感覺的想像──藉著以想像來扮演福音中的角色而默觀各種景像並且進入耶穌、祂家人、朋友、門徒的溫暖情誼的關係中。

 

  這樣的過程試圖使我們產生一種耶穌在各種情況中會採取的態度和反應的意識,而這些情況不在福音中出現,卻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出現。在依納爵靈修中與耶穌為伴的親密感以及伴隨這種親密感而來的完全獻身服務是最重要的。

 

二、分辨意識的培養

  依納爵靈修的第二個重要特質是在每人自己生活及態度中、社會文化中及特定情況中培養分辨善惡的意識。對我們這時代的人來說,儘管再虔誠,但要反覆不斷默想罪惡,也會覺得反感。現代文化普遍認為我們應該看事情的光明面,並認為罪惡感是精神疾病的表現,這些想法會使教友們對「罪」覺得不舒服。

  然而,第一週罪的默想雖然很微妙,但卻能夠有效地培養罪的想像和意識。反省傳統的墮落天使的罪,及歷史中悲慘的毀滅,不只是去經驗恐怖和憂傷,也是去了解未能達成原本可能性及沒有實現的失望。我們既然相信天主無窮的力量和愛的照顧,也在反省耶穌生活中發生的事的意義及影響,這些罪的默想其實也是一項邀請,邀請我們想像這世界及我們的生活完全不一樣的可能性。

 

  依納爵靈修中,我們能再次發現到的是,傳統教理中所說的「原罪」,不是毀滅的信息,而是希望的信息。它讓我們明白,現在的世界並不是按我們所期望最好的,也不是天主想要的樣子,而是遭到強烈扭曲破壞,但可以重建起來,可以變得比現在更美好、更快樂。

 

三、有力量負責任

  依納爵靈修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來承擔責任,並實行仍在今世進行中的救贖工程。其中特別強調將個人意志及能力順服於天主,不是被動的,而是如同年輕的依納爵一般奉獻出他的自由、力量、技能及才華給天主。因此,這發自內心的渴望使我們努力以最大的聰敏、勤奮、及創造性,全心為上主服侍。

  神操使信友經驗並認出他自己生活中的恩寵。神操使我們領悟的恩寵是:天主的行動賜予人行動的力量,天主的自由釋放人類的自由。藉著恩寵,信友們在依納爵靈修中學習期待並認出天主賜予我們甚麼能力。這模式就如同第一、二世紀時基督徒的見證模式一樣。那些基督徒寫道,基督為他們做了兩件事﹕祂光照了他們,祂也給他們力量。這力量和光照有關,他們因為有基督的光明而看見了一切。

 

  我們在當代的反省及心理學的觀察中,很容易能認出這個過程。我們愈在創造、罪惡、救贖之光照中,我們就愈有勇氣,也愈得到力量與基督一同改變、救贖這世界。

 

四、獻身於行動

  與此直接相關的是爵依納靈修的第四個特徵:把焦點放在行動上,並堅持有所行動。忠實表現在服務中,愛適當地表達於行動中,而不在於言語。悔改意味著改變的行動。全然皈依基督指的是奉獻一切物質的以及個人的擁有──所有的才智、精力及持續的專注投身。

  這樣做會使人漸漸排除生活中世俗的掛慮。但是,在依納爵靈修中,這不表示信友不再承擔世上的責任,或不再從事社會、經濟、政治事務;這卻是指,不再僅限於以世俗的視野從事這些事,而帶著積極建立天國的願景去進行。生活中的世俗活動全都被帶進信仰中奉獻,也被帶進基督的光照之下,來檢視一切受造物的意義目的及根源。這方法不只適用於信友生活中的直接接觸,也適用於人類社會的社會結構及政治的各個層面上。因此,生活中各層面的整合的奉獻不會把政治、經濟與宗教價值判斷分開來。

 

  人類公共事務上的正義及和平的救贖工作威脅到許多自稱為基督徒的既得利益者,他們或許有很好的信仰,但認為這只跟他們個人生活有關而已,卻對公共領域上的社會正義及和平的議題與活動抱持冷漠甚至反對的態度。

 

  另一方面,獻身於行動及公共責任常常會引起別人的反對。有人認為默觀是信仰的中心,但默觀和行動是不相容的。默觀確實是信仰的中心,因為默觀指的是接受、注意的態度,是天主臨在以及指導的察覺。這是無庸置疑的。但是,依納爵靈修卻拒絕把默觀看成是相反於行動或與之不相容的。依納爵在他年長時,自己說過,他似乎是在「行動中默觀」。與默觀不相容的是貪婪、擁有、物慾、殘忍、對別人需要的冷漠、驕傲、武斷、專注於自我及自我形象。然而,辛勤工作、專注於服務別人的需等等,卻是在行動中默觀的種種機會。

 

五、一種革新與創造的靈修

  前面所述的把我們引到依納爵靈修的最後一項特徵:以革新與創造的精神,非暴力地抗衡主流文化中相反於愛、正義與和平的行為模式。神操中許多的反省是為了幫助我們分享耶穌的願景,了解祂是什麼樣的人,願意在世界上、在歷史中做什麼事。

  神操默想的含意很清楚地表示耶穌從天主領受的任務不是要從世界中把眾靈魂救出,而是要來拯救這個世界,來整合並重新把焦點放在所有的受造物上,其方法是:吸引人類回歸與天主的適當關係中,也因此而回到人類彼此之間以及人與大自然間適當的關係中。

 

  我們以這樣的觀點看事情時,是去了解天主所願意的結果是什麼。這樣的願景引導我們徹底審視目前人類社會的進行模式。這樣的願景不允許我們將許多事視為理所當然,如﹕戰爭、貧窮、饑荒、種族歧視、弱勢族群的邊緣化,及其他不公義、不必要的痛苦或匱乏。

 

  我們實在無法說出﹕「事情就是如此,也將會一直這樣下去,因為世界就是這樣嘛」,依據神操,這完全不是事實﹗這樣不對,因為天主不願意在人類社會所能享有的福祉中,把這麼多人排除在外。這些人受苦不是天主造的,而是人造成的。天主不但沒有遺棄祂所創造的人,而且還每時每刻向所有的人伸出雙手,給予我們各種救贖的機會和恩寵。根據福音,天主的救恩不受限於死後的生命,也是人類現今世界中生活各層面的救恩,我們可以幫助這世界變得更好或更壞。

 

  藉著這些洞見和準繩,徹底改變不但是可能的,也是必須的,不只是可以希望的,也是可以實際去做的,不只是遙遠未來的一個選擇,也是我們現在的挑戰。這態度是藉著默想基督苦難、死亡及復活時形成的。有人認為默想基督的苦難與死亡,是要我們接受這世界原本的樣子。但是,依納爵靈修方法所隱含的正與此相反,因為神操邀請我們不只注意耶穌肉體所受的苦,也注意到耶穌所經驗的分辨過程,及其造成的行動──並因此引起嚴酷的迫害。使我們欣賞耶穌在祂時代所採取的立場的徹底性,最後也使我們因他對政治、社會結構的教導而真正受到影響。

 

  預備好做個人分辨以及有信心是依納爵靈修的關鍵要素,也是我們這時代特別重要的。這意味著接受培育,並藉聖神的領導在祈禱中和評估中持續注意,努力抱持超越個人利益的態度來做選擇,並在每時每刻讓自己努力追隨耶穌的思想、作風而行動。

 

  當我們這樣做,獲得了信心,又受謙遜的陶冶,就有了做相反於主流文化的決定及展開創新行動的基礎。這樣的工作可能從生活中最小的事情開始,也可能艱難而富於挑戰。除非我們專注而有信心地在每一刻準備面對全新情況而作分辨,不然很可能只是被動地遵守教條、誡命,而不是回應最大的命令﹕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並愛人如己。依納爵在神操中的「原則與基礎」所提出的創造性的自由,其精髓也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