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簡介


Fr. Mateo Goldaraz 編
古偉瀛、潘玉玲 譯
2010 年 12 月 初版
書號 209030
定價 560元 / 512 頁 / 平裝 / 25 開
ISBN: 978-957-546-690-9

從 1926 年西班牙那瓦拉會省派出第一批的傳教士開始,聖方濟家族的嘉布遣會士懷抱著傳播福音的理想前往遙遠東亞的中國甘肅,這是世界最貧瘠的傳教區之一,他們放棄自己故鄉舒適的生活、冒著夏熱冬冷的天氣,學習困難又陌生的語言、住在飲食生活大不相同的環境中,尋找土地,爭取友情,一步步建立起一些小型的傳教站。他們有時成功地使當地人皈依,但也常常遭遇挫折,有奪命殺手的斑疹傷寒,也有綁架勒索的匪徒,他們飽嚐戰爭、飢荒、糧盡援絕之苦,但也在平涼一帶建立了診所,蓋了教堂,設立小修院,提供了不少人道的援助,從一個監牧區最後成為一個主教區,培養了國籍的神職班,完成了得以永續經營的地方教會。

本書就是從西班牙那瓦拉嘉布遣的檔案中,整理出前後六批派來平涼地區的 27 位會士的小傳與書信。讓讀者知道這些甘肅的宗座傳教士,從 1926 至 1953 的這 27 年當中,如何堅定他們的信仰,英勇地在上主的葡萄園中工作。這 27 人 27 年的故事,有歡笑,也有悲苦,是一個中國近代天主教傳教史的縮影,值得關心中國教會以及近代發展的人閱讀、參考、沉思及感恩。


 

南懷仁文化協會( Verbiest Foundation ) 是於 1982 年由比利時聖母聖心會和魯汶大學共同創立。協會的目的是希望藉著研究、社會發展和教會內的合作計劃來發展與中國大陸的合作。 2007 年改名為南懷仁研究中心( Verbiest Institute ),目前中心的董事成員有一半是魯汶大學的教授,也有聖母聖心會與仁愛兄弟會的成員。

中心自創立至今,一直致力於歷史研究,尤以中國和低地國家的關係史以及中國天主教教會史為研究重點;中心迄今已舉辦十次的學術會議(每三年舉辦一次),並將會議上發表的論文彙編成冊,出版了二十本歷史方面的著作,列入為「魯汶中國研究」叢書。


 

目錄

前言 ( Mateo Goldaraz )
(韓德力)

第一篇 平涼在望(首次派遣: 1926 年 )
初見甘肅
首次福傳
六次派遣隊伍的說明及摘要
Fr. Gregorio of Aldaba 高金鑑
Fr. Andres of Lizarza 曹志廣

第二篇 援軍駕到(第二次派遣: 1927 年)
Fr. Tarsicio of Villava
Fr. Fulgencio of Bargota 曾子修
Fr. Julian of Yurre 玉潤良
Fr. Rafael of Gulina
Fr. Simon of Bilbao 畢修懋
Fr. Fernando of Dima 薛樂達

第三篇 修女增援(第三次派遣: 1929 年)
Fr. Berardo of Lorca
Fr. Bartolome of Puente
Fr. Gerardo of Erro 江海溶
Fr. Felix of Arbi zu

第四篇 終身修士 ( 第四次派遣 : 1931 年 )
Fr. Eduardo of Lega ria
Fr. Pedro Bautista of Tolosa 桑成禎
Fr. Alfonso of San Martin 馬神父
Bro. Isidro of Artazcoz 連成壁
Bro. Conrado of Salinas 梅培德
Bro. Francisco of Zabalza 祈孔有

第五篇 驚濤駭浪(第五次派遣: 1934 年)
Fr. Rainerio of Lizar za 龐義安
Fr. Vidal of Pamplona 段聖謨
Fr. Bro. Jenaro of Artabia 呂秉直
Fr. Leonardo of Berbinzana
Bro. Dositeo of Albiztur 吳道南

第六篇 伏蟄再出( 第六次派遣 : 1947 年 )
Fr. Bautista of Arrona 艾延群
Fr.. Manuel of Beizama 陶希聖
Fr. Felix of Gomecha 梁奇峰
Bro. Alejo of Vidania 姚修士

第七篇 平涼的在地神職
國籍神父小傳 * 張尚仁
* 王遠志
1953 年平涼的中國神父
中國修女:聖家獻主會
老傳教站的回顧

第八篇 嘉布遣會在華的耕耘
傳教方法
外籍傳教士歸化中國籍
醫生傳教士的需要
在平涼的嘉布遣修女
三位長眠於平涼的嘉布遣修女
夢回平涼


 

精采書摘:

有一天大約清晨四點發動攻擊的時候,三位小偷士兵大力推門進入修女的房間,修女會長出去試圖與他們交涉來保護其他修女,其中一位士兵很不尊重地伸出手要拔去修女手上的戒指,接著他們還想搶她的手錶。還好修女有預感會發生此事,已經先將手錶藏在鞋內,所以才不至於被搶走。還有一次,當士兵搶奪修女會長的時候,會長知道盜賊不懂西班牙文,所以大叫著要其他修女把戒指與手錶藏好,那次只有一個修女的戒指被拿走,其他沒有什麼損失。不過之後的幾次她們還是躲不過盜匪的嚴格檢視,一些手錶、珍貴的藥、兩條厚的冬天床單和其他東西都被拿走了,盜賊想要的東西甚至還更多。有次當他們看到一位修女嘴裡有金屬的假牙,竟 毫無忌憚地將手伸到修女嘴裡,幸好那次他們沒有得逞。

〈第四篇 終身修士 —- 梅培德〉

***************************************

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們與城裡人的關係很好,這對我們的幫助很大,除了診所之外,我們還在平涼城裡蓋了兩所學校,一所是男校,另一所是女校,兩所學校加起來共有 500 名學生,全都是我們自己管理的。除此之外,當城裡的小學和中學舉行比賽和音樂會的時候,官方總是邀請龐義安神父和我擔任重要嘉賓,而龐義安神父總以他慣有的風格唱歌,甚至用巴斯喀的曲子和中文歌曲來吸引觀眾的注意,然後由我帶著手風琴出場,觀眾一看到就感到很驚奇,他們喜歡手風琴的音樂,喜歡邊唱邊表演歐洲的樂器。年輕人對這些新鮮東西感到著迷,他們想要進一步瞭解並與外國人建立良好關係 ……. 最近我們認識許多有學問的學生,他們對於信仰外國宗教感到自豪,不管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新教都是一樣。只可惜目前我們在平涼還沒有一個很大的教堂。

〈第四篇 終身修士 —- 祈孔有 〉

***************************************

當你看到四周的東西時不要太驚訝,我們這裡的生活很有趣,非常的特別卻又與眾不同,它既傳奇又浪漫。很多時候我們嚐盡苦頭,不過天主持續給我們的歡樂與安慰遠遠超過痛苦。如果你騎著驢子拜訪教友,在途中你會碰到遭遺棄的病人,請帶給他片句的安慰話語。如果你身上有帶藥的話,也請給他一些,儘管只是一片的阿斯匹林,也滿足了福音的勸導。你將會因善行而感受到溫暖,我告訴你這是無價的,可以得到永生的償報!

不久之前我在街上看到一個窮人,我不知道他身上到底有多少病痛,不過從他的樣子可以看出來。每天我經過時都會和他打招呼,他們告訴我他因為生病沒辦法出門,於是我到他的屋子去做拜訪。他一個人住,我問他是否願意成為教友,他同意了,從那時候起他表現出關心並且信任我的樣子。每當他有事情需要的時候就會叫我,他告訴我,除了神父之外任何人他都不喜歡;不過當我為他洗身體並整理床鋪時,雖然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事,可是心中的嫌惡還是很難去除。三天之後我們用聖水幫他領洗,不多久他就過世了,這時天國又多了一人。之後我聽到附近的一些家庭在議論,說天主教會服務人是不分貧富貴賤的;如果不是這些傳教士的話,沒有人願意去照顧這位貧窮老人,也沒有人會幫他辦後事 …… 這種作善事的喜悅從心中油然而生,這是沒有辦法用世上的錢財償付的。這些都是老傳教士告知我們的。—–〈第六篇 伏蟄再出 —- 陶希聖( Manuel of Beizama, 1920-19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