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魏明德 

出生並逝世於北非(今阿爾及利亞)的奧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 353-430)是古典拉丁語晚期作家、偉大的基督宗教思想家和散文家,以撰於397-398年間的《懺悔錄》(Confessiones)聞名,但他的著述並不限於靈修和注經。

天主之城──古羅馬宗教的終結

他的《論天主之城:駁異教徒》(De Civitate Dei contra paganos)共22卷,首卷寫於413年,費時十三年而成書,是一部有關基督徒和古羅馬多神信徒論戰的宏篇巨著,為四個多世紀以來的宗教論戰劃下了句點。

猶西比烏斯(Eusebius Caesariensis)曾為文比較羅馬皇帝與基督、天主之國與羅馬帝國的命運,對三世紀的信仰思想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西元410年羅馬遭遇洗劫,引發大眾間的爭論:這起慘劇是否肇因於羅馬拋棄了傳統的多神信仰崇拜?故而《天主之城》雖非應景之作,但開篇還是回應了這個迫切的時事問題。他在《天主之城》當中強調,天主之城並非人間的王國。

「兩種愛建立了兩個城邦:地上之城的基礎是對自我的愛,甚至為此而輕視天主,天上之城的基礎是對天主的愛,甚至為此而輕視自我。前一個城邦自吹自擂,後一個城邦讚美天主。前一個城邦向世人索要榮耀,後一個城邦從天主那裡獲得最高榮耀,而天主也見證它的信仰。」

奧古斯丁認為,這兩種城邦的交集和差異,將一直持續到世界的終末,沒有一種世俗政權可與天主之城相混同。就政治層面而言,基督徒雖是天主之城的公民,卻不能免除地上之城的公民義務。歸根結柢,這場論戰的核心在於:在每個人的心底,究竟是哪種愛占上風?對天主的愛?還是對自我的愛?

奧古斯丁在《天主之城》的第二卷宣告傳統多神信仰的終結,並號召羅馬人信仰基督宗教。在他看來,基督宗教正是羅馬人幾世紀以來信仰追尋的終點。

 

生而光榮的羅馬人啊……,不如嚮往它(這種宗教)吧!不如嚮往它,認清魔鬼的不潔空談和有害謊言吧!假設在你的天性中有值得讚揚的品質,那麼通過真正的虔信去淨化和完善它吧,不虔信只會敗壞,該受懲罰。從現在起,選擇你的求索方向,不要讚美自己,而要讚美真正的天主,在祂那裡從無謬誤。從前,萬國的榮耀曾湧向你,但依據某種隱秘的神意,你當時不懂得選擇真正的宗教。醒來吧,白日已臨在!無數先人已甦醒,他們有完美的信德,為真正的信仰受難,受世人讚美;他們反抗各種敵對力量,無所畏懼,以死相爭,「他們以鮮血為我們創建家園」。我們邀請你來這個家園,成為它的公民,它才是避難之地,讓罪孽真正獲得赦免。


不要聽信你那些敗壞的同胞,他們把時代的災難拿來誹謗和控訴基督和基督徒,因為他們期盼的不是平安生活的時代,而是淪落卻能受包庇的時代。但是,這樣的包庇絕不適合你,也不會對地上之國有好處。為此,你現在要把握天國,那不費什麼辛勞,卻能擁有真正的統治,直到永遠。在那裡,你看不到維斯塔的家火、卡庇托里尼山的石像,而只有一位真正的天主。「祂不施加時空的限制,祂應許你一個無限的國」。不要追隨那些騙人的偽神,要擺脫他們,輕視他們,投入真正自由的懷抱。

 

奧古斯丁把筆鋒轉向那些尚未信奉基督宗教、搖擺不定的人們。他的論證巧妙,很有說服力。和米努西烏斯在《奧克塔維烏斯》中一樣,他首先追溯羅馬作為避難地的起源,但沒有嘲笑這個起源有多恥辱,而是指出天國才是真正的避難地。他也同樣回顧羅馬往昔輝煌的征戰史,以及羅馬人的勇氣和美德,同時進一步提出:真正的夢想不是征服地上的萬國,而是邁入天國。他還為此援引了維吉爾《埃涅阿斯記》(見頁28)中兩個提及羅馬起源的句子。奧古斯丁沒有像奧克塔維烏斯那樣否定羅馬的過去,而是試圖喚醒羅馬人的自豪感,激勵他們去追求崇高的目標。

 

本文亦見於2011年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