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簡介

民國 38 ( 1949 )年, 19 歲的郎雄,跟著軍隊隻身來到台灣。 那個苦難,是他生命的大轉彎。

他用演戲、歌舞,為自己的苦悶找到出口,找到一條可以走下去的路。

這條路帶他進入電視圈,遇到終身伴侶,用愛建造一個溫暖快樂的家; 這條路帶他走上大銀幕,從硬漢演到父親,演活了幾千年來中國男人、中國父親那種沉默壓抑、又在意想不到的時刻幽默放手,改換成全心支持的慈愛。

一路走來,支撐他的,是母親從小教給他的信仰。

民國 97 ( 2008 )年,郎雄逝世後六年,我們跟著他的夫人包珈走了一趟尋根之旅……

苦難與死亡雖然造成形體上的分離, 但是信仰卻與永恆串連, 曾有的過往, 不只是紀錄, 而是化為思念,在心上。

精采書摘

秋夜、荒郊、克難營房,我正高一腳低一腳的巡查著,突然聽到哭叫聲,方向,第三排營房,進去一看,是彈藥兵江文云,兩手摀腮,在床上呼天喚地的滾著。

報告班長:「他牙疼」(射手張福光無奈的說)。醫務室還沒有設備,一時也沒有法子,只能對他們說:「你們先睡,我來陪他。」站在他床前,那淒厲的哭叫聲,讓人感到心如刀割,下意識的我拿出唸珠,為他祈禱,突然間想起進入山地訓練前,在台南聖堂帶來了一小瓶聖水,何不為他盡點力呢?但心裡一直交戰著,做?還是不做?

他的哭聲使我難過而又同情,想起我們這一夥年青人,為著國家離鄉背井,情同無父無母的孤兒,終於我的內心在說:「主呀!他不知道這聖水的神恩,而我卻知道,但沒有用過,主呀!請可憐我這一群無人照顧的弟兄吧!」

於是,我拿著聖水瓶對他說:「這是外國朋友送我的止疼藥,你不妨含一點試試看!」我給了他一點,看他的反應,慢慢的哭聲由大而小平靜了半小時。我正高興著,突然喊叫聲比先前還大,這下我可愣住了,心裡在說:「主呀!請給我一點面子吧。」然後又倒了一點給他,這次我不停的唸經,又平靜了一小時,正準備離去,又聽到他大哭大叫起來,急得我全身直冒汗,一口氣把全瓶都給倒光了。我跪在他床前不停的說:「我的主,我的天主!請把他的痛苦給我,使他安寧吧!」他的哭聲和我的禱聲混在一起,不知何時淚水已沾滿了我的雙頰,而他卻安靜的一覺睡到天明。

民國70年(1981)10月1日,天主教聖家堂刊物上,郎雄寫下他二十多歲、當大兵班長時與天主的對話,那是民國45年之前的事,軍中一切的氛圍是「反共、抗俄、演習、備戰」,極度艱困的日子,都在如此前題下,不能也不敢言苦,「艱苦卓絕」似乎是那個年代革命軍人對待生命的唯一態度。改變郎雄生命故事的「兵演兵」還沒有開始,悶著、憋著,帶著九名班兵,行、住、坐、臥都在一起,相互關懷、彼此扶持,是沒父、沒母孤兒心中的支撐力量。郎雄,悄悄地讓天主護衛這孤苦的一「班」。

近三十年前郎雄的舊作,道盡無助天主之子對天主完全的仰賴,除了所信仰的上帝之外,他已別無依靠。

詳細資訊

 

2010 年 11 月初版

光啟書號 208074
定價 230 元 / 176 頁 / 平裝 / 大 25 開 / ISBN:978-957-546-6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