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來自《人籟》家長的祝福

現在您手上捧的這本雜誌,已在風雨飄搖的出版業中度過了第七個年頭。

雖然草創時期歷盡艱辛,《人籟》終究是逐漸站穩了腳跟,也和讀者建立起深厚關係,更在諸多媒體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挺身面對台灣社會的種種問題。

這一回,《人籟》的編輯主委魏明德神父、發行人杜樂仁院長、總編輯江漢聲醫師與前主編李禮君齊聚一堂,共同反省過去的成長點滴,並各自表述他們對這本刊物的期許:希望《人籟》能將路走得更穩、題材拓展得更寬更深,得到更多讀者的理解與欣賞!

 

作一本尊重讀者的雜誌

 

口述│魏明德(Benoît Vermander)

 

談到《人籟論辨月刊》的誕生,可從2002年談起──當時台北利氏學社剛結束《利氏漢法辭典》的編輯,正要準備下一個新計畫。於是我就想:何不延續耶穌會以客觀距離審視時事的態度,在台灣推出一本討論文化社會現象的論辨型刊物呢?

於是我到歐洲多處的耶穌會進行相關考察,得到一些基本概念後,便和杜樂仁神父與台北利氏學社的同仁在2004年創辦了《人籟》。一開始非常辛苦,因為我們雖然有良好的構想與創意,但缺乏出版經驗,只好邊學邊做。當然一路上遇到蠻多危機,好在都能化險為夷。

在發展的過程中,我們編輯團隊和讀者關係日漸深化,從中獲得不少回饋,也與其他媒體逐漸建立良好關係,還辦了一些國際研討會,請到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主席米榭‧康德緒(Michel Camdessus)這樣的知名人士來台演說。更重要的是,我們針對台灣社會現況,開拓許多具有《人籟》特色的討論主題,像是教育改革、永續發展、心靈力量、宗教對話等。此外也在2007年1月正式推出網站「e人籟」,運用我們的資源,讓台灣和亞洲乃至於全世界對話。

至於未來方面,我希望《人籟》一來能挺身面對台灣最重要的社會問題,幫助充實文化論辨的風氣;二來可以變成一個讓不同階級與族群彼此交流意見、揮灑夢想的平台。要實踐這些理念,我們自己需要相當的努力,包括多花一點時間,找出最深刻、最有想像力的主題來仔細規畫,並費心尋找具有創造力與觀察力的作者。

曾有台灣讀者跟我反應,覺得《人籟》是一本「尊重讀者」的刊物,讓我非常欣慰。尤其對許多生活資源不算豐富,可同樣想充實自己或教育下一代的讀者來說,《人籟》在風格、題材與參考資料的呈現上都有所準備,讓他們在閱讀時不致有虛度光陰之感。我期待在往後的日子裡,《人籟》也可以一直這樣尊重它的讀者們。

 

七年了,我們還在!

 

口述│杜樂仁(Jacques Duraud)

 

2004年我和魏明德神父一起創辦《人籟論辨月刊》時,情況相當艱困。有些出版界朋友雖然很幫助我們,對雜誌頗有好評,但他們也認為,恐怕再過不久,《人籟》便會屬於歷史。

但《人籟》活下來了,而且一活就是七年。

人籟》剛開始推出時,我曾以神父的身分向一些天主教同仁介紹這本雜誌。當時我說:「我推薦給你們的並非宗教類刊物,」引發了在場部分人士的疑慮──怎麼一個神父會花這麼多功夫,鼓勵大家接觸一本與天主教教義無關的讀物?不過這對我而言不成問題:首先,我認為無論教徒與否,都應該培養對社會和世界的興趣;其次,雖然《人籟》不是純宗教性書籍,但蘊含濃厚的宗教關懷,也相當注重教會外的優良社會傳統。更重要的是,基督宗教在台灣誠屬少數,很容易變成封閉的小團體;如果光發行宗教性刊物,就只會在教會內部流動,對外人沒有影響。可是如果能創造一個與外界對話的管道,增進彼此瞭解、學會互相尊重,進一步建立公平與永續經營的社會──這並不違背天主的旨意。

 

製造更多的「領導者」

後來我逐漸發現,有些讀者很喜歡《人籟》這樣的刊物,覺得這本雜誌提供了寶貴的資訊及看待事情的新視野。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因為當初創辦《人籟》的目的,就是要提供讀者多一點思考問題的角度,為台灣社會帶來活力與多樣
性。很多人看到《人籟》廣告單上從第一年到現在的專輯簡介,都表示相當驚訝:「你們的主題蠻有意思的!」當然,這些題材或許其他雜誌都報導過了,但我們談論的方式,會盡可能讓讀者覺得新鮮、有意思。

既然《人籟》被定位成一種強調討論與分辨的「論辨型刊物」,其性質自然與一般的娛樂性雜誌不同。時常有讀者跟我反應:要看《人籟》,得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才行──我覺得這樣很好,既能培養好的閱讀習慣,亦有助於自我成長。許多台灣人都曾向我抱怨現在的社會急功近利、缺乏遠見;至於大眾媒體則一味追求流行,把大部分時間都浪費在八卦報導上。通常這時我就會善盡發行人的責任,對他們說:「那要不要來看看《人籟》呢?」(笑)當然我也很希望看到《人籟》的訂戶量有顯著成長,但我更希望能藉由這本雜誌,去影響那些意識到自己有領導能力與責任的讀者,幫助他們成為良好的公民與領導者。在我看來,所謂的「領導者」是有信念的人,不只限於政商領袖。所以說一位家庭主婦也可以是領導者,因為她要負責小孩的教育、要安排家庭預算,還要做很多選擇與規畫⋯⋯話說回來,如果《人籟》能逐步達到這個目標,我這個「發行部老爺爺」辛苦點也沒關係!

本文亦見於2010年12月號《人籟論辨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