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

廖蕙玟
CLC基督生活團團員
國立中正大學 法律系助理教授
中華民國教育部《第一屆全國傑出通識教師獎》得主

文/張育如、王瓊涓 

1984年,她的老師這樣告訴她:「你必須發揮你的才能去做事,拋開所有名利欲望,謙卑努力地從事服務工作。」

2007年,她的學生這樣告訴她:「請老師一定要繼續堅持這樣的教學熱忱,因為在未來,您還要改變百位千位像我一樣的孩子。」

1984年到2007年,這23年間,她依舊帶著羞赧、青澀、純真的學生氣息漫步在校園中;唯一不同的是,現在的她必須站在講台上,將恩師的圖像傳承給學生,她就是廖蕙玟老師。

 


通識教育是人格典範的傳承

「法律可以從最根本的制度面進行改革,一個好的制度可以幫助更多的人。」這是當年廖蕙玟老師選讀中興大學法商學院法律學系的動機。秉持著服務人群的信念進入法律系就讀,大學階段她遇見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恩師–來自西班牙的孔達仁神父(Fr Ricardo Gonzalez)。孔達仁神父以愛對待自己的學生,認真看待並尊重每個個體,這種以身作則、珍愛他人的身教,讓廖蕙玟老師終身難忘。

從中興大學法商學院畢業後,廖蕙玟老師在1991年決定遠赴德國歌廷根大學深造。異鄉求學的時期雖然艱辛,但孔達仁神父遠從台灣寄來的書信常是支持她繼續堅持理想的重要力量。終於,在2000年夏天畢業的廖老師,才把博士學位的榮耀獻給恩師,求學路上一路相伴的孔達仁神父於同年底病逝臺灣,將其終生奉獻給這塊土地,享年53歲。

對廖蕙玟老師而言,孔達仁神父一生奉獻不求名利,唯一留下的,就只有以身作則的身教與言教,一幅永遠不滅的老師的圖像。在那一刻,廖老師相當清楚,她必須把這幅老師的圖像傳承下去。

廖蕙玟老師看著遠方、眼眶含淚的回憶著:「在生命快要走到終點的時候,他還願意寫一封封好幾頁的信給他的學生,用一種不屬於他自己的語言,英文夾雜中文殷殷勉勵我,我們終生必須不求名、不求利的從事服務工作。」於是在後來的道路上,當她終於成為一位老師,尤其是身為一個通識教師,她知道自己的工作不只是傳授知識而已,還必須把老師的人格典範傳承給學生。

體現多元向度的通識課程設計

廖蕙玟老師以「法律與生活」這門通識課程,從92學年度下學期起,連續六學期獲教育部個別型通識教育改進計畫補助。廖老師能夠每個學期獲得教育部的肯定,不只是課程設計的用心而已,更重要的是課程背後所要傳達的理念。廖老師提到:「通識課程的教學目標應該是要讓學生有機會接觸各學科的基礎概念,體認不同社會與文化的思維、制度,以培育其恢宏的胸襟與品德」。

廖蕙玟老師希望學生知道,其實每個法條的背後都是不同價值觀的呈現,必須要學習從多元角度思考問題。「『法律與生活』這門課所要教授的不只是法律知識,而是透過法律的省思傳達生命的智慧。所謂生命的智慧,就是寬容。」在「法律與生活」這門課的課程設計中,可以見證上述的思考。

這門課程是以學習者角度出發,去思考生命從孕育到終結的歷程,進而提升個人對生命的尊重與包容。課程內容安排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從學生最關心的「二一退學制度」切入,以探究公法的概念,讓學生瞭解受教權利和責任;第二部分介紹生命開端到終結的歷程,探討民法的相關概念,啟發對生命的關懷,培養理性思辨的能力、樂觀與寬容的人生態度;第三部份討論死刑存廢的議題,透過這個議題去探討刑法概念,強調以寬容化解仇恨,培養學生開闊的胸襟。透過這樣的設計,廖老師期許自己的學生用更寬廣的角度思考每個問題,成為一個具有獨立思辨能力以此開啟生命智慧以及勇於服務人群的知識份子。這就是廖蕙玟老師心中的通識教育,也是牛津學者紐曼( John Henry Newman 1801-1890)所提出的博雅教育,希望可以透過這個過程培育學生成為通達而有修養與見識的文化人。

為了要破除大家對法律嚴肅又生硬的刻板印象,廖老師的教材時常佐以生活案例,透過課堂討論來提升學生對於跨領域基礎學科的學習動機。舉例而言,廖蕙玟老師在課堂上出了一個法律案例題,題目是「一位大陸女子在台灣罵另一位來自大陸的女子是大陸妹,可以算是妨害名譽嗎?」–如果法令判定有罪,也就表示這個判例結果牽涉到法官認為「大陸妹」算不算是帶有歧視意味的字眼,而這個判例也將影響法官如何看待大陸這個國家的價值觀。除了固定的法律議題小組討論以外,廖蕙玟老師也會在課程上設計辯論賽、戲劇演出以及一分鐘測驗法,以培養學生的邏輯思考以及思辨能力。

廖蕙玟老師堅信,如果學生瞭解到法律背後都牽涉到不同價值的抉擇,就可以試著去學習「尊重」。「法條不是死的,身為一個法律人最難不是背法條,而是瞭解法條的內涵,有什麼樣的內涵就會呈現出什麼樣的法律。」經由這些訓練讓孩子知道法律的思考與脈絡,從而知道獲得法律知識只是這門課的表象,更重要的是,進一步領悟法律背後的價值選擇以及人文關懷的思考。

在學生身上挖掘獨有的特質

「其實學生才是我們真正的貴人。」廖蕙玟老師在獲得第一屆全國傑出教師獎的座談會上笑著這樣說。在教學的這條路上,她總是相信:「學生值得獲得最好的,也相信自己有能力給予他們最好的」。

曾經收到一封來自私立技職體系學生的信,現今談起,廖老師還激動不已。學生的信中寫著:「在國小六年級時家父因為意外去世,導致我猶如海洋上的船失去了舵,漫無方向、任意漂流。於是我一直墮落,不停墮落,我只是靠著一點運氣考上這個學校。直到上了這一堂課,我遇到了像妳這樣具有教學熱忱的老師,我鼓起勇氣逼自己練習舉手發言。」

這名學生自幼喪父,從小缺乏關愛和自信,連舉手發表自己的意見都會感到害怕,更遑論對他人談起「我的願望」。廖老師回憶的說:「我曾經問他以後想要做什麼,他當時只是回答我說:『我不知道』。我告訴他像他這麼聰明的孩子,應該要繼續唸書的。」老師語帶心疼接著說:「他就是這樣獨立長大,雖然努力向上,但缺乏鼓勵,是個很沒有自信心的孩子。」

不過,身為老師最大的成就,就是看著自己的學生成長。在事隔幾年後,這位學生親自告訴她:「我考上了!我考上了亞洲大學的傳播所,其實在我心中,一直想像妳一樣當一位好老師。」喜訊的傳來,讓廖老師回憶起該名學生當年那封信寫著:

「請老師一定要繼續堅持這樣的教學熱忱,因為在未來,您還要改變百位千位像我一樣的孩子。」

這封來自學生的信,不僅讓廖蕙玟老師更堅定自己的教學理念,也喚起了孔達仁恩師的圖像:「原來我有能力改變這樣的孩子,我其實沒有帶給他們什麼,只是他們從小到大都沒有人告訴過他們:他們是可以做到的!」廖老師滿是欣喜的說:「如果我的一生影響了一個、二個或三個這樣的學生,他們會記得老師傳承了自己老師的圖像,並且繼續去愛著不同的學生,也許他們也可以。」相信廖老師的學生一定也會把關於廖老師的圖像再傳承下去,去影響著他們自己的學生。

廖老師總是以種子去比喻自己的學生,曾在學期結束時買了50顆植物送給所有修課學生,期許學生好好成長。對廖老師而言:「學生就像一棵種子,它本身就蘊含了所有好的東西,老師並沒有能力給它任何東西,只能將其獨有的特質挖掘出來。直到有一天這顆種子長成大樹,反而是老師要去倚靠在大樹下,站在這棵大樹下思考,關於未來的人生方向。」廖老師淚光閃閃,滿是欣慰的這樣說著。

以最原初的熱忱作為推動通識教育的動力

廖蕙玟老師表示,國內對於通識教育的意涵並無一統整的概念,更有人認為通識教育就是「常識教育」,所以教材上欠缺學術性、學生更無法認識該領域的核心概念,導致學生對於通識課程的漠視。她認為:「通識教育的推動必須凝聚各校的優良教師,並且根據通識的基礎領域,去設計通識基礎學科的標準化教案,並轉化成e化教材建置資料庫,供通識教師參考引用。」身為一個通識教師必須專精自己的授課領域,還要博覽相關領域的知識,並以深入淺出的教材及適當的教學設計,來達到通識教育的目標。

縱使推動通識教育的過程艱辛萬分,但廖蕙玟老師仍強調:「沒有好的教育,就沒有好的國家。如果今天沒有好的教育,明天就會有。」廖老師總是這樣告訴所有的學生和助理:「當你用心去做一件事情,世界所有的力量就會來幫助你。」她告訴學生:「不管做任何事情時,都不要忘記當初的原點。」

廖蕙玟老師當初也秉持這樣的理念投入通識教育的服務工作,希望學生可以透過法律的知識成為一個會思考、充滿關懷、理性感性兼具的公民。所以縱使教學、研究以及輔導工作讓廖蕙玟教授常常分身乏術,但只要想到當初的原點,回想當初投入教職的初衷,就會覺得所有疲累頓時煙消雲散:「我正在做的是我最喜歡的事情,因為,教育就是知識與愛的傳承。」廖蕙玟教授笑著說。

2008年10月23日,這一天廖蕙玟老師回顧著教學八年來的點點滴滴,以最謙卑、寬容、愛的精神去實踐孔達仁神父留給自己的恩師的圖像:「當我可以看著學生的成長茁壯,那時候,我便可以欣然老去。」

或許,當年孔達仁神父也就是這樣想的。

 

編按

本文為CLC基督生活團廖蕙玟於2007年獲得 教育部《第一屆全國傑出通識教師獎》的得獎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