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朴正煥神父

我是 2005年 4月來自韓國的朴正煥 Alexe,是耶穌會的修士(),目前在輔大語言中心學國語。我願意趁這個機會,把我聖召的故事分享給弟兄姊妹們。

我的國語可能辭不達意,不過我希望天主親自來幫助我,把祂在我身上,過去及現今,祂所顯現的事讓我能說明白。因篇幅的關係,只提出經驗中的幾個關鍵部分來跟大家分享。

我是教友家庭出生的,家中共有七人,爸爸、媽媽和兩個姊姊、兩個妹妹,我排行老三,我還在媽媽的肚裡就參加彌撒了。我的老家在鄉下,我有個美好的童年。高中時,我一個人到較大的城市裡去求學,沒想到從此我就不回家了!


朴正煥神父:我,願意走這條路!

從小到大,我是個非常乖的孩子,記憶裡,一向都聽從父母、老師、長輩的話,所以,人家都說我是個有禮貌、有規矩的人,成績也不錯,父母更以我為榮。他們都以為我將順利地成家立業,並將好好地孝順他們,我也認為我做個好兒子,將來當好爸爸、好丈夫就好,因此我從來沒有考慮過我要當修士或神父。不過,天主對我的計畫,直到我大學畢業後,經由一些經驗才慢慢地發現的!

1997 年,我 27 歲時,是短暫的人生中最黑暗的時段,那時一向自信滿滿的我,卻因法官考試的一再失敗,而漸漸失去了自信和信仰有 7 年之久,離開人群、離開教會。當時的我,常覺得對不起父母、家人和朋友,也覺得人生沒什麼意義。以前帶給我快樂的事物,諸如,跟朋友玩、交女朋友、喝酒等等,都不再引起興趣,我深深地體會到世間的事物,已無法把我從挫敗沮喪中,救援出來。

不過,天主的安排奇妙莫測!祂召叫了陷在黑暗中的我。在那毫無抵抗黑暗力氣的時刻,竟奧妙地使我碰觸到聖經,並在聖經裡找到了準確的答案,以及世間事物所不能給我的另一種喜樂。

我無法形容當時的狀況,只能說我改變了,從黑暗到光明,失望到希望,懼怕到勇敢。感覺到天主在叫我後,開始有具體的行動,雖然那時對聖召不甚了解,但懷著這樣的希望邁開了第一步。由於我是家裡的獨子,因此遭到母親跟二姐的強烈反對。想不到我的心卻非常平安、堅定,的確奇怪!他們反對越強烈,我對聖召的信念越堅定,我的心完全不為所動。

不幸!強烈反對我的二姐得了白血症,我跟家人不再有心思想聖召的問題,而是全心全力地照顧二姐。經過兩次的骨髓移植手術後,她的病好轉些,媽媽就跟我說 : 「雖然我不能心甘情願地讓你入修會,不過可以讓你走了。」就這樣,我入了耶穌會。媽媽有這樣大的改變,除了天主能改變媽媽外,我無其他解釋。

我二姐患病的期間,差不多四五年吧,家人吃不少苦,可是跟天主的關係反而越來越親近,且家人間的關係反而更親密,沒有一般人想像的那麼痛苦,這都是天主的恩寵吧!約 3 年前,二姐因併發症去世,但她在家人身上留下來的已不是遺憾、痛苦、後悔,而是感恩、平安和接受事實。看啊!天主的救援工程,多麼奧妙啊!


朴正煥神父:我,願意走這條路!

此外,我非提不可,這是與媽媽有關的。對我媽媽而言,她真是捨不得我這個兒子,儘管她接受我入會,她卻繼續不斷地向天主這樣祈禱 : 「天主把我的兒子還給我! 沒有他,我就活不下去了。」

可是,過了 10 個月,有一天,她照樣繼續向天主祈禱時,突然想起 20 多年前的事來了 : 那時我 3歲,受了相當嚴重的燙傷而住院,十幾天一點意識都沒有,在那個寒冷的下雪天,我媽媽痛苦得忍不住跑到聖母像前懇切地向天主祈求 : 「天主,求求祢,聖母,求妳轉求天主,讓我兒醒過來吧!如果能救我兒子的命,我願意把兒子奉獻給祢!」當我媽媽想起這事後,她的心慢慢地冷靜下來,開始真正地接受兒子入會的事實。

如今,我能入會,在耶穌會裡,應該歸功於媽媽才對!尤其最近,媽媽打電話給我還說 : 「我只擔心一件事,你可不要在我死前出來!好好在修會內修行吧!」我掛上電話,想到天主為我家人所做的一切,感激不盡!

聖召這條路,我才開始走,不過越來越感到幸福、越有意義,很願意繼續往前。當碰到困難時,仍很需要別人的支持和祈禱,希望我們在往天主不同的聖召途上,持續不斷地彼此祈禱!謝謝!

最後,我也想向我的中文老師,湯老師表達謝意。若沒有她,這篇文章無法寫出來,再次感謝她。

 

:2006年 5月6日朴正煥神父仍為修士的身份,本文為他在台北總教區聖召節活動所證道的內容。全文並刊登於2006年235期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