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范寶文

2009年8至9月間達賴喇嘛的台灣行看似屬於宗教性質:在發生五十年來死傷最慘重的莫拉克風災後,達賴接受民進黨邀請來台。他聲稱此行沒有政治目的,並表達對台灣民主政治的欣賞。


達賴喇嘛與單國璽樞機主教進行公開的宗教對話

整個行程似乎如他所言:達賴為諸多風災罹難者祈福,並安慰他們的家屬,在高雄舉辦的祈福法會也有兩萬人參加。此外,達賴還與樞機主教單國璽進行公開的宗教對話,討論彼此包容尊重的至高價值,以及運用宗教的共通價值觀彰顯人性的重要。兩位宗教領袖皆指出,不論是出於無意忽視或刻意壓迫,國家都不該為了物質發展犧牲信仰或精神價值。

促進在地的宗教對談

同樣身為和中國政府關係緊張的組織(西藏流亡政府和天主教教會)代表,這兩人對談的結論饒富意義,尤其在中國政府嚴詞譴責達賴的台灣行時更是如此。無論他何時出訪或預定造訪任何國家,中國總是固定發表類似的言論。就台灣與中國的微妙關係來說,此次達賴訪台格外敏感:撇開可能發表的政治言論(這些發言多半措詞謹慎,避免激怒中國政府)不談,他的出訪行程慣常涉及與當地宗教領袖、科技、企業或人權界卓越人士的對話。他甚至聲明21世紀應當是對話的時代,如此才能避免20世紀常見的流血衝突。

達賴也是當地宗教領袖相互交流的催化劑。多數台灣宗教領袖不常共聚一堂討論信仰、社群和寬容等議題,而當這次的達賴旋風席捲本地,突然間媒體都聚焦在宗教信仰上。除了對西藏人民苦難感到同情的一般大眾,達賴還有眾多追隨者,包括藏傳佛教的信徒,和那些在他諸多淺白著作的人生指引中尋求慰藉的讀者。如此現象或許容易被斥為自我感覺良好的浮誇行為,但對世界級宗師身旁的當地宗教領袖而言,這是一個探索普世真理的良機,特別是在成千上萬的群眾面前。

近數十年來,中國作為原物料消費者和加工商品的世界工廠,對其他國家而言已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達賴頻繁的出訪逐漸成為外交議題,多少反映了中國的崛起。外國政府不願得罪中國,但同時也不想被視為否認達賴的言論自由,或看似受中國威脅所欺。對各國領袖而言,不管貿易收支受損是否至關緊要,仍應考量人權福祉。鼓舞當地宗教社群在大型公共論壇尋找並認同彼此共通之處,正是達賴逐步發展出來並巧妙扮演的角色,而這對全球宗教社群具有莫大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