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亞洲的宗教面貌繁雜多樣,在這二、三十年來出現了一些變化趨勢,構成某些挑戰。面對這些挑戰,如果基督徒希望成為「和平守護者」,或許有些可採取的做法。事實上,亞洲的宗教對話已是任何宗教都無可回避的任務。


《人籟》多元宗教、多元價值

信仰復興運動已成一股優勢的宗教潮流,尤見於亞洲的伊斯蘭教。伊斯蘭教的復興包含多種現象:

一,在後殖民觀感和普及宗教教育的背景上,強調宗教跟種族的榮耀;

二,暴力攻擊,且往往有國際網絡支持;

三,意圖施行伊斯蘭律法跟建立伊斯蘭國家的政治策略,這對世俗國家構成威脅,歷史上並導致了穆斯林社會中其他宗教信眾被消滅或同化;

四,自2001年開始,穆斯林少數經常遭受的敵意與偏見。

另一些因素也影響亞洲宗教間的衝突或合作。像是威權政府操弄宗教或甚至宗教對話、復興的政治或宗教勢力企圖建立「國教」、物質主義和消費主義切斷宗教間互動與對話的根基。

同時,基督新教在各地蓬勃成長,而且常有基進教義跟推動改變信仰的性質,激化了原有的緊張關係。改變信仰還時常代表成立新宗教,而宗派主義升高,又使得社會的融合降低。該怎麼辦?

各宗教信徒不該放棄一同生活和祈禱的理想。畢竟不難想像,天主會比較樂見人們共同祈禱而非互相殺戮。宗教領袖應鼓勵人們自己找尋連結起彼此祈禱的方法。天主教已確立宗教自由原則,亞洲的宗教如今也最好能透過政治辯論,在以下議題上達成共識:定義世俗國家;強化區域團結,包含強調亞洲精神根源的權利法案;促進性別平等。而在此過程中,一定要忠於歷史,即使有歧異,也得正面承認。

亞洲的語言、文化和宗教多樣性是應被評價、欣賞與理解的瑰寶。建立和平跟宗教對話都繫於不斷重塑文化、教義與世界觀的詮釋過程。價值教育應優先針對婦女和年輕人,因為他們較有可能在未來培育較寬鬆而富於同情的社會文化。價值教育也應從誠實、相互尊重和快樂等德性做起,因為跨宗教的合作其實繫於基本價值觀的培養。

借用音樂的隱喻:我們對音樂有不同品味,但被召來合奏,那會怎麼樣?到頭來,我們都不能確定天主喜愛和創作的樂曲是哪種。也許祂不是用C大調或降b小調,而是不和諧及不符節奏的技法,以至於我們不能立即欣賞領會。我們可假定天主是位有創造力的作曲家,而有創造力的音樂往往挑戰人們的聆賞習慣。

 

繪圖/笨篤 翻譯/周盈成

本文亦見於2010年10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魏明德Written by : 魏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