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的路上哥倆好,左為馮允文神父、右為朱立德神父於2013年台中立德中心,共度80大壽。攝影 by 黃琪珊

文/朱立德 神父

六十年前,我高中畢業,我思想有同瑪竇同樣的決心,去跟隨耶穌,進上海徐家匯修院,讀了三年,從不問政卻在九八的政治風暴中,我為耶穌坐了牢。

二十七年勞改,農場廣闊天地中,插秧,割麥,挑泥,推車,養蜂。天主的計劃在考驗對我的召叫,他看你,你坐牢還真的跟隨耶穌嗎 !

在27年田野勞動中,最后十年,有我自己的自由,這時我就暗暗地收聽梵蒂岡電台華語節目。我的神修生活,教會訓導,教會新聞,滋養我的靈修,靠着這台收音機,這是我最大的精神力量。我是怎樣得到它的,這是秘密。

主 ! 耶穌 ! 我的志不變,坐牢終有出牢的一天,我還要緊跟着你。上主的手,使我來到美國,陪着龔品梅主教一年輔祭、談心,那時我上了教會的禮儀課。

瑪竇就起來,跟隨了耶穌,我決心,去了台灣,進輔仁大學神學院,讀了四年神學。六十歲在台北聖家堂晉鐸,九十五歲的老母親和五個兄弟由大陸來參禮,一個也不少,這是奇跡,更好說天主的大恩。主顧我家,相聚在台北聖家堂,晉鐸彌撒禮中,我衷心感謝天主,我要忠心于鐸職,我要活出司鐸的司祭職。

今天司鐸年閉幕,我有幸,我有福,能在羅馬同全球一萬五千司鐸共聚在聖父身邊三天的活動一起祈禱。教宗指出"不要把自己的職責看成一個職業,司鐸職不是一個職業,而是愛的見證,司鐸的使命是為愛作見證,祈禱是牧靈的首要任務"。在司鐸年第三天的活動中,我們能同教宗共祭,這是多大的幸福。

教宗本篤十六世11日以一台隆重的彌撒結束了司鐸年。在聖伯多祿廣場上舉行的這台彌撒,在場的司鐸人數超過1萬5千,他們來自97個不同的國家,大家都穿著白色長袍和領帶,在阿爾斯的本堂神父聖維雅納聖像前和教宗一同獻祭,就這樣,整個伯多祿廣場變成了一個大祭壇。教宗在講道中指出,天主把重任托給軟弱的人,為讓人類察覺到他的臨在和愛。

教宗的講道內容丰富又充滿感情,所觸及的都是司鐸聖召的核心,他闡釋了司鐸聖召的神聖根源,但也不隱瞞由于人的軟弱和有限而造成的陰暗面。教宗說: “天主使用一個可憐的人,通過這個人,臨在人類間幷為人類的益處行動。天主將自己托付給人,即使他知道我們的軟弱,他仍然認為人能夠代替他行動和臨在。天主的這個勇氣實在偉大,他的這個勇氣隱藏在‘司鐸身份’這個詞內。願天主認為我們有這個能力;願他這樣來召叫人為他服務,幷與他結合在一起。"    
      
教宗接着指出,司鐸身份再次發出光亮是"仇人"所不願見到的。"仇人"希望見到司鐸消失,這樣,天主最終也要被推到世界之外。反省,默想,祈禱,通過今年司鐸年,盡好司鐸本分,活出司祭職,是我們的決心。司鐸年中,司鐸們盛大的歡聚,交談,交流,我一時一刻心中牽掛着大陸的司鐸弟兄,因為我亦來自大陸,我現在比你們自由,我知道你們的處境,我知道你們的遭遇,我知道你們福傳的困難,這一切我無語,只有跪在耶穌聖體前向耶穌訴說,主 ! 耶穌 ! 全能的天主子,你是全能的,求你給大陸司鐸們力量,給大陸司鐸們希望。讓他們──大陸的司鐸們,賴在天的利瑪竇神父,在天的保祿徐光啟,羅馬正在准備他們的列真福品,希望那時我們能相聚在羅馬。那時你們司鐸有一個朝聖團,和各教區的代表來羅馬慶祝,相聚。親愛的大陸司鐸弟兄們,我們常在祈禱中記憶你們,彼此祈禱。

在教宗公開接見日,我向聖父教宗獻上珍貴的中國佘山聖母像,代表着大陸神職和教友的敬意。教宗熱愛中國,關懷中國教會,教宗愛中國佘山進教之佑聖母,特邀全世界的教會為中國教會祈求聖母,托付給她。這幀佘山聖母像,將安放在教宗的書房中,教宗每日會在聖母像前為我們尚在痛苦中的中國教會祈禱。

聖母、教宗將一直陪伴着中國教會,直到有一天中國教會獲得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