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Written by : 吳思薇  

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緩,緩而後能沈;

當身體隨著時空流轉,當下此刻,便是永恆。

舞者之家:結廬在人境

Wugou01_big

 

 

 

 

 

 

 

 

 

 

 

 

 

 

 

行過永和市街,人聲車聲聲聲入耳,好不喧鬧擾攘;然而轉身進入這條巷弄後,空氣便倏然沈靜下來,眼裡盡是青蔥綠意,彷彿還能感覺到微風輕拂耳邊。不過幾步間,剛才的塵囂已然恍若隔世,讓人著實體會「鬧中取靜」這四個字的真意。

而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的家,就座落在這條小巷中。

到了目的地,又是另一種驚喜:封閉陰暗的灰色水泥公寓裡,竟有如此明亮可喜的空間!進門處被巧手改造為庭院,迎接陽光雨露和陣陣清風,讓整個地方頓時活了起來。等到脫鞋入內,只見滿室白牆襯著原木家具與地板,搭配造型古拙的陶甕、渾圓厚重的大鼓以及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品與花花草草,在簡單組合裡散發出自然溫馨的氣氛。客廳沒有半張椅子,只在外邊一角鋪上榻榻米,擺了幾張軟墊和一張矮桌,便是主人平日會客與讀書靜坐之處。

尚未坐定,三隻貓兒翩然而至,先替主人打了招呼:黃白貓是第一個過來迎接客人的,抬頭挺胸身形優雅,儼然是個小小舞者;黑白貓選在主客間的軟墊上輕輕趴下,表明牠的參與之意;至於坐在矮櫃上的灰白貓則矜持許多,只在遠處安靜觀望;偶爾瞄過來一眼,隨即轉頭望向別處。這些小生命個性鮮明,叫人著迷之餘卻也忍不住偷偷猜想:不知主人在構思舞作時,可曾從牠們的姿態裡得到些許靈感?

此時,身著白衣的林麗珍緩緩出現,斟上兩杯清茶,與來客一起細細品嚐。

 


舞者之舞:源自情感與記憶

Wugou02

這裡既是林麗珍的家,也是她的工作室;她在此地安置忙碌的身心,感受日常生活的質地與時空的種種流轉,更孕育出獨樹一格的舞蹈與劇場美學。

緩慢沉穩的腳步、充滿張力的肢體線條、塗抹各式色彩的身體,加上精準到近乎完美的燈光和舞台控制,以及華麗莊嚴的表演場面–這些都是無垢舞蹈劇場帶給觀眾最深刻的印象。但如此靜謐深沈的舞蹈風格,並非師承國外的舞蹈流派,卻是源於林麗珍對台灣傳統文化的潛心研究,和她經過多年體會後發展出來的獨特身體觀。綜觀無垢這十五年來的作品,從發想自中元祭典的,到描繪四季更迭遞嬗、萬物興衰榮枯的花神祭,再到鎔鑄集體記憶與神話寓言為一體的,不僅構築了舞評一致稱許的「儀式劇場」,也完整傳達出林麗珍的創作概念:「我的劇場並非敘述一個故事,而是呈現一種記憶;這種記憶中含有個人的感受與經驗,也有豐富的集體潛意識。所以我在編舞時,會放進一些小時候的回憶加以探討,尤其是關於祭典儀式背後的歷史情感,還有人和環境與文化的關係。像《醮》講的就是人鬼之間的連結,《花神祭》談的是人神交會;到了《觀》則回歸人與人的互動。走完這個過程,才會看到人、鬼、神在我們身上塑造的完整生命空間。」林麗珍說。

與許多編舞家不同,林麗珍在創作中途曾為了專心照顧家庭,一沈潛便是七年。其間她目睹本土傳統文化因面臨社會變遷開始急速衰微,便與朋友著手進行田野調查,採集許多民間習俗、歌舞與故事。這些研究不僅成為日後的創作素材,也給予她許多啟發:「我和不同族群接觸,像是原住民等,發現他們身體的變化性非常大,動作裡有種十分濃稠緻密的情感和生命力。許多人都學舞,但他們光重技術,表演只有一個空殼,對我來說根本不是舞蹈–裡面沒有情感。」


舞者之身:靜下心來緩慢修行

但要如何在舞蹈中表現出生命的重量與感覺?林麗珍發現,「當你靜心感受周遭的發展,所有動作便會緩慢下來,跟著時空變化自然流轉。」為了探索身體和環境的關係,她逐漸發展出無垢獨特的身心訓練方式:首先,在心理上需遵守「定、靜、鬆、沈、緩、勁」的六字訣。「人要先安定下來,才能聽到身體的聲音,瞭解身體的狀態,發現自己處在焦慮與緊張中。體認到這一點,便試著開始放鬆;身體變鬆了,就會沈下來,跟著地心引力走。」林麗珍說。但我們不是無時無刻都跟著地心引力嗎?「是啊!可是因為我們常常抗拒它,就會陷入不穩定的情況裡。先沈下來,之後身體便會感覺到很多律動;這麼一來你就無法急了,只能緩;緩了以後,力量才會出現。」

以上照片攝影/陳點墨(上)、金成財(下)

           

由左至右,攝影者依序為:陳點墨(上排左1、左5和左6、下排左2和左4)、金成財(上左2至左4、下排左3和左6)、Michel Cavalca(下排左1)、蔡德茂(下排左5)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7-8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No73_small 想進一步瞭解無垢舞蹈劇場的身體觀,請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

海外讀者如欲選購,請在此查詢(紙本版PDF版訂閱全年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