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在遊戲中尋找天主
在遊戲中尋找天主

依納爵式的靈修,是在扮演天主、找尋天主。祂隱藏在創造物裡,邀請人們參與遊戲並在所有事物中找到祂的存在。

雷伯‧巴魯赫的孫子葉茲耶爾哭著跑進老師的教室。雷伯問道:「葉茲耶爾,你為什麼哭呢?」,「我的朋友很壞,丟下我一個人不管!」「說吧」,爺爺說道。接著孫子便開始哭訴:「之前我們在玩,我躲起來讓他來找我;但他一直沒辦法找到我,於是就不找了,他就這麼放棄了!」雷伯‧巴魯赫動手幫葉茲耶爾擦擦臉,自己也泛起淚光。「就是這樣」,他輕聲說道:「我們不也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天主嗎?葉茲耶爾,你想想天主受的痛苦:祂藏起來,世人卻不去找祂。你瞭解嗎,葉茲耶爾?天主藏起來,而世人卻從來沒找過祂。」

 

靈修是一種遊戲

依納爵式的靈修是一種遊戲,因為它用各種方式激發「去必要性」、「自發性」與「創造性」。其中許多技巧正挑戰那些與天主遊戲的人,要他們投入聖經的情節中,嘗試並反覆練習、抽空去做一些表面上看起來沒用的事。這一切造就了一種遊戲,因為靈修(非依照聖經劇的用語,並且早於莫雷諾四個世紀)是「一種角色互換,人們依照新角色的規則、像遊戲般輕鬆地扮演這個新角色。至於靈修者與輔助人員的關係也是遊戲性的:既不僵化,亦非競爭或權力對抗,而是釋放、自我奉獻、具實驗性以及平起平坐。藉由改變靈修中某些事物在遊戲後的圖像,老舊的亞當將變成新的人類;爾後,人們『聚少成多』,或是重新展開其他新的遊戲、依循新的規則、賦予新的意義、通向新的目標」。

靈修是扮演天主(Godplaying、找尋天主;祂隱藏在祂的創造物裡,邀請我們參與遊戲;祂希望我們能「在萬物中找到」祂的存在,正如依納爵所言:「像在與別人的相處裡、在走路、觀看、品嘗、聽聞與理解之際,以及在我們做的所有事情裡;因為祂神聖至高的尊貴性透過無所不在、全知全能與本質性,確實存在於萬物中。」

當然,由於靈修的文本,也就是《神操》,是用罕見、刻版、前古典的西班牙文寫成,就語言來說是本難以閱讀的書;又基於遊戲性聖經劇的緣故,它也排斥那些不親自參與、卻想將它「從頭到尾讀完」並「評論」它的人。

 

《神操》像需實際操作的食譜

《神操》就像食譜,即使內容倒背如流,還是無法藉此填飽肚子。食譜很難被翻譯,也不適合當成書本從頭看到尾;當廚師與食客出現時,它很快會被丟到一邊。食譜不是拿來閱讀,而是用來做菜,將箇中內容變成一道道的美味佳餚。在瀏覽食譜時,想像力已然受到激發:啊,可以這樣做啊!或是:這對我來說太難了!又抑或是:看起來應該會是這樣吧!好的食譜如同合宜的電視節目或網頁,總能刺激感官,特別是透過五彩繽紛的圖片與創意十足的裝飾,讓「眼睛好像在吃冰淇淋」,也會間接刺激味覺、嗅覺、聽覺與觸覺等。

以上內容大多也適用於靈修的文本:它恰恰想成為一道開胃菜,一種感受自我的導引;用的並非罐頭食品,而是個人基於自身體驗親自準備與調味的東西。這便是祈求面向天主的基礎、所有靈修冥思的中心。

 

靈修的四個階段

靈修究竟涉及什麼樣的內容?主要是關於耶穌生平的一些事件。依納爵遵循福音書(Evangelien),但也特別強調在某種程度上對經文的偏離。比方說他在靈修的第四階段或第四「週」,讓復活的耶穌最先出現在母親馬利亞的面前。聖經的內容將依循靈修者心路歷程中的各個階段,分別提供:

 

一、對於被創造以及創造的感恩。

二、對於人間耶穌的冥思。召喚與傳達。

三、追隨背十字架的耶穌。

四、追隨復活的耶穌。

 

有時靈修會以為期三十天的傳統形式進行;如此一來,這些階段在時間上便剛好適合練習月(Übungs-Monat)為期四週的長度。不過就實踐而言,傳統形式表現的卻是較為例外的情況;大多數的靈修為期八到十天,也同樣能進行《神操》中描述的四個階段。現今的輔助人員,多半從舊約與新約聖經中挑選出最能妥善幫助練習者的段落,協助他們在個人靈修過程裡取得進步。

 

 

翻譯/王榮輝 繪圖/Nakao Eki

本文為節錄,完整內容請見2010年6月號《人籟論辨月刊

 

想知道該如何邀請內心的怪獸一起來做心靈瑜珈嗎?請上人籟商店網站,購買本期雜誌!

您可以選擇紙本版PDF版,海外讀者如欲訂閱請按此

 

Eckhard Frick & Margret FühlesWritten by : Eckhard Frick & Margret Fühles
Send a message to Eckhard Frick & Margret Füh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