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神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維護生命電子報140期 

符文玲/蔡金拉

在台灣的文化背景下,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真情訪談錄》單元中,我們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讓她們親自和大家一齊由尊重生命的角度,分享不墮胎的抉擇歷程。

* * *

知道有他的時候,就感覺已經很愛他

吳姐年輕時朋友很多,常常一夥人邀約出遊,也過慣了夜生活。她那時已有一位認識多年的男朋友,倆人一直都在一起。有一陣子吳姐感覺身體不太對勁,月經晚來了一個多禮拜。她連續到兩家醫院檢驗,確定已經懷孕一個多月。雖然吳姐心理早已有準備,但當下她還是感到很驚訝,剎時間曾想過該怎麼辦,要不要把孩子拿掉,但就只有這麼一瞬間,隨即轉念想道不可以,這是個生命,這個寶寶一定很可愛。吳姐在一知道懷孕的時候,就感覺很愛他,而且在日記上畫下他小小的形狀,之後就什麼問題都沒想,就是要把他生下來。

吳姐認為有必要告訴男友自己懷孕了,但是男友的反應讓她很憤怒。男友要她墮胎,認為那只是「一個東西」,拿掉有什麼關係,而且告訴她懷孕很丟臉,要是生下孩子,將來會遇到很多麻煩。吳姐回他這個胎兒是個生命,認為男友自私,只是為他自己著想,後來就決定要定了孩子,不要男友。

感謝醫生「逼」她打電話回家

吳姐是到要生的那天才應醫生的要求,打電話回去找媽媽過來。懷孕時的她不敢讓家裡知道事實。她難得回家,要回去也是趁天黑,而且穿著寬鬆的衣服,居然瞞過了爸爸和哥哥。媽媽雖然懷疑,但她們一直沒有機會溝通,也沒有人從中拉線,以致於誰也不知道怎麼開口。一直到吳姐產期到了,痛得躺在醫院時,醫生逼她一定要有家人在場,才正式藉這個機會讓媽媽知道實情。事後吳姐感激醫院這麼「逼」她,給了她一個機會開起話頭。

吳姐身旁的人很支持她把孩子生下來,其中最大的力量是她肚子裡的孩子。吳姐認為生命從精卵結合那一刻起就開始了。她從懷孕起初就和寶寶說話,孩子生下來後,不管身上的傷口多麼痛,她都堅持讓孩子喝母奶。她實在很愛這個孩子,認為這個孩子是天主賜給她最好的聖誕禮物,為了他,吳姐連夜猫子的習慣都改過來,不想再過以前的生活,就為了要常常陪她的寶貝兒子。

若多些補助,未婚媽媽也許可以留下孩子

吳姐未婚生子,她對台灣單親家庭下成長的孩子很抱屈,很擔心自己的兒子因這樣的背景被人瞧不起。她認為雙親家庭下成長的孩子犯錯率也很高,不一定都是單親家庭下成長的孩子,希望大家不要用有色眼光看待他們。

針對台灣目前的墮胎現象,吳姐認為政府需要給未婚媽媽多一些補助,或者可以幫助她們日後找工作,因為她們除了需要孩子的生活費,通常也會想遠一點,例如日後孩子的學費問題。若是在經濟方面可以支援未婚媽媽,她們比較不至於因為經濟因素而選擇墮胎。(感謝當事人同意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