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神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維護生命電子報139期 

符文玲/蔡金拉

在台灣的文化背景下,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真情訪談錄》單元中,我們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讓她們親自和大家一齊由尊重生命的角度,分享不墮胎的抉擇歷程。

* * *

「婆婆認為這個孩子不吉祥」

郭姐已有一男一女,懷第三胎時是38歲,當時感到很驚訝。懷孕四個月時,一天,先生載她去產檢,在回程的路上,他們的車子突然煞車失靈,整部車失控地撞上前面的大卡車。郭姐是信仰耶穌的基督徒,面臨生死關頭,她大叫:「主啊!救我!」然後看到引擎蓋的鐵皮一直捲,捲到腳前停了下來,他們夫妻倆都沒有受傷。

這次車禍之後,郭姐的婆婆開始很不高興,認為這個孩子不吉祥,要郭姐去墮胎,郭姐娘家也同意,姐姐甚至奉命北上,要帶她去墮胎。先生因為不敢違抗母命,也要帶郭姐去墮胎。但是郭姐認為這個胎兒是個生命,是神賜下的禮物,無論如何都要保住他。苦無支援的郭姐靠著信仰的力量,勇敢地隻身向他們說:「這個孩子生下來,不管是好是壞,都由我一人承擔,你們不用操心。」無論他們怎麼鬧、怎麼說、怎麼講都沒有用,郭姐意志堅定地要守住這個孩子。

小孩六個月大時,有一天,郭姐先生下班回來,拉了她的手就要往醫院去,他說:「我受不了這個壓力了。媽媽每天在我面前唸:『妳是來拖垮我們李家的人』,妳姊姊也天天打電話給我,妳知道我的壓力多大嗎?我現在就要帶妳去墮胎,我不要承受這這個壓力,把這個孩子拿掉就沒事了。」郭姐掙開他的手,看著他,告訴他自己不會做這種選擇,不可能傷害生命。郭姐的堅持換來的是孤立無援,一直到她生產時,都沒有人支持她,壓力非常大。

奇蹟

預產期快到了,郭姐的婆婆為她算命,挑了農曆六月三日和十一日這兩天,據說這兩天生下的孩子會大富大貴;但是郭姐有靈感,一直認為要在五月二十日這一天。婆婆非常反對郭姐訂的日子,原來那一天是農民曆上的「刀切日」,若動刀會有血光之災。郭姐是在祈禱中訂下這一天,她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先生原本要她不要忤逆婆婆的意思,但郭姐十分堅持,果然剖腹產那天醫院只有她一個人開刀。生產時,她半身麻醉,不一會兒,她就聽到醫生說:「怎麼可能是活的?」因為胎兒的臍帶打了死結,就在孩子肚臍眼的正上方,這為胎兒非常危險,可能會因此而喪命。醫生非常驚訝,直呼奇蹟,叫來所有醫生、護士看這個景況,又對著郭姐說:「還好妳今天剖腹,我不能保證妳明天來,孩子還是不是活的。」醫生也出去,親自對郭姐的婆婆和先生講述了這個情形。郭姐把這一切都歸於她的信仰,是她對信仰的信服保守了她和她的孩子。

「這個孩子抓住我先生的心」

郭姐的這個小女兒一出生就沒胎垢,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娃兒。小妹妹非常陽光,也很聰明,伶牙俐齒的,才三歲就會唱歌、跳舞。從小跟媽媽去教會的她很會禱告,看在郭姐的眼裡,這個小女兒真是神的賞賜。郭姐的先生只要一下班,一定早早回家報到,就為了看妹妹,抱她在懷裡看電視,摸摸她的頭髮,家裡因著她多了許多歡樂。郭姐認為妹妹把先生的心都抓在家裡面,以前執意要把她拿掉的先生,現在變得好疼她。兩個姐姐哥哥也都很喜歡這個小妹妹。

郭姐一再把這個不簡單的經歷歸於神的保守,若是她沒有堅定的信仰做後盾,在這樣的環境中懷這個孩子,她肯定會失去力量,會相信她的婆婆、她的娘家、她的先生,認為她們是對她好,孩子當時早就被拿掉了。

面對台灣目前的墮胎現象,郭姐認為墮胎的年輕人沒有被教導墮胎的真象,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她特別強調宗教教育的好處,因為宗教教育特別著重「靈」的問題,因為靈就是生命。郭姐相信生命是在精卵結合那一刻開始,不但有了生命,也有了靈。年輕人以身體互相接觸,也用身體的方法解決事情,但沒有想到後果,忽略了靈的問題。雖然把看不見的胎兒拿掉了,但墮胎的結果不但傷害生命,也造成母親心靈的黑暗面,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感謝當事人同意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