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魏明德

《人籟》論辨月刊 2010年1月號 

圖片提供/魏明德

繪圖/笨篤

翻譯/林天寶

 

 

 

 

洋溢希望的千禧年猶在眼前,21世紀頭一個十年已匆匆飛逝。在進入下一個十年之際,我們是否能從舊有的經驗中,攫取樂觀的希望? 德國《明鏡周報》(Der Spiegel)形容過去的十年為「失落的十年」(The Lost Decade),美國《時代雜誌》(Times)則稱之為「十年煉獄」(The Decade from Hell)。這第二個標題或許比較切合美國觀點(2000-2009對美國來說確實十分艱困),但前者所採用的標題卻更能適切表達過去十年間的世界局勢:以宣告千禧年目標、充滿希望期待起始的十年,最終卻以茫然混亂收場。

的確,檢視世界社群在2000年宣告的目標,鮮有成效可言:包括提供全體人類水資源、普及初等教育,或對抗遍及全球的貧窮境況等。相反地,恐怖主義、戰爭、傳染病和天災占據了大部分的日常新聞。新世紀遇到的是更多衝突與創傷,而非邁向穩定與和解。

實踐善意並非易事

然而,有些方面畢竟還是獲得一些弔詭的進展。想想2009年發生的事,這一年確實不如2008年「可觀」。2009年一月,歐巴馬已當選美國總統,入主白宮;北京奧運成為過去;金融危機開始被大幅報導;四川和緬甸人民依然在悼念巨大天災的死者。就許多方面而言,2009年是反省與回應的一年;這一年,全球社群終於更深刻瞭解到他們面臨的挑戰規模,並企圖尋求共同的解決之道。面對金融和環境危機,各國透過某種程度的協商,在穩定局面和永續經營上有所進展。然而,於此同時,過往積習依然存在(是的,紅利再度湧入貪婪銀行家的帳戶),而且我們尚未進入結構性改革的年代:我們仍在試圖修正,而非重新規畫經濟與國際關係體系。歐巴馬政府的成就與挫敗,是目前這段時期的絕佳寫照:它擁有許多善意,努力籌謀計畫──但要實踐卻極為艱鉅。

然而,在進入下一個十年之際,讓我們展現些許樂觀。在創新舉措、累積資訊交流和協調改革壓力上,公民社會較從前更加意識到自身可扮演的角色。接下來的十年,或許會是管理模式新典範成形的關鍵時刻:這種模式並非由上至下,而是透過社會、教育或國際組織、企業和政府間有系統的互動而成形。諸如新能源、微型貸款、另類融資、婦女教育或建構和平等領域的挑戰,已經顯示出改變可由民間做起;而且假若能有效規畫、廣泛溝通,初步計畫當可產生雪球效應。讓我們期盼,下一個十年不是「可觀」的十年,而是深層改革──儘管不會立即見效──進一步見證國際社會成熟轉型的時期。同時,也讓我們以凝聚的力量,取代不切實際的夢想,盡其所能達成目標。

欲知詳情,請看《人籟》論辨月刊 2010年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