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神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維護生命電子報138期 

符文玲/蔡金拉

在台灣的文化背景下,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真情訪談錄》單元中,我們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讓她們親自和大家一齊由尊重生命的角度,分享不墮胎的抉擇歷程。

* * *

「吃了很多感冒藥,會不會影響胎兒」

潘姐在懷老三之前曾得重感冒,高燒不退,打點滴,不停地吃感冒藥。起初感覺好像懷孕時,她曾經到醫院驗尿,但醫生說沒懷孕,也為她打退經藥。月經還是一直沒來,但病中的潘姐無心留意,繼續吃感冒藥。幾個禮拜後,她覺得不對勁,感到肚子愈來愈大,照了超音波,才發現自己懷孕了。當時胎兒已有兩個月大。

潘姐和先生很喜歡小孩子,但發現懷孕的當兒,潘姐最在意的是自己曾經吃了大量的感冒藥,很擔心影響胎兒的健康。醫生建議她此時要拿掉胎兒還可以,要她就給個「留」或「不留」的答案,也催促她要墮胎就趁早。潘姐感到很為難,她很想知道這些藥會不會讓胎兒不健康,但問了很多醫生,就是得不到正確的答案。最後她聽說胎兒受傷害的機率應該不大,應是不會傷到胎兒,就決定留下孩子。

在這同時影響潘姐做決定的還有一位鄰居。這位太太是慈濟功德會的會員,她曾經拿過一個孩子,但事後過了很久,她的心靈一直不得安寧,感到佷愧疚,也很自責。這位太太一直鼓勵潘姐把孩子生下來。另一位是潘姐的公公,他不斷地鼓勵小倆口,若是經濟許可,就多生幾個孩子,比較熱鬧一點。這兩個人也是支持潘姐把孩子留下來最重要的原因。

慶幸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對的

潘姐的懷孕過程歷盡千辛萬苦。懷孕五個多月時,突然兩次大出血,最後不得不住院治療。一直到八個月孩子出生前,潘姐都是躺在病床上,不能起來,否則就會再次大出血,孩子會早產。由於媽媽的肚子是最好的保溫箱,胎兒能多呆一天,存活的機率就更大,潘姐決定和時間對抗,每天都吃許多高熱量高蛋白食品,一天吃六餐,拼著命吃,就是希望孩子長得大一點,抵抗力多一點,就不用躺保溫箱。

到孩子七個月大時,潘姐每天都很緊張,因為胎兒已經很大,子宮空間相對變得狹小,只要胎兒踢一踢,一碰到胎盤,就會出血。醫生認為雖然這個時候胎兒大小、重量已經足夠,但某些器官發育還不夠成熟,建議潘姐再多躺一些時日。孩子八個月大時,醫生評估胎兒發育夠成熟,抵抗力也應該夠了,就決定剖腹開刀。潘姐生下一個健康的男寶寶。

潘姐回憶道,懷孕的過程是十分艱辛,生產過程也十分痛苦,但生完孩子後,看到孩子帶給自己這麼多喜樂,苦難好像都過去了,只想好好照顧他、全心全意地愛他。潘姐的兩個大孩子非常愛護這個最小的弟弟,看著這麼可愛的孩子,實在很慶幸當初留下他的決定是對的。

從精卵結合開始即是生命

潘姐認為生命是從精卵結合開始就是了,只是當時不會有什麼感覺。通常是當母親一發覺有狀況,去看醫生,證實懷孕後,她就得承認肚子裡有了小生命,因為那時她能體會自己的身體變化,已開始接收「有個小生命」的生理訊息。潘姐說她從那一刻起,就開始愛這個孩子。台灣人不也常比喻這種母子關係「他要來跟妳就是妳的,不能推託,也不能拒絕」。

潘姐看到台灣有不少嬰靈廟,覺得很可怕,進去後才知道有麼多的胎兒還來不及看到這個世界就離開了。潘姐不贊成扼殺生命,更看不慣為生男生女做選擇。她希望時下年輕人要學會負責任的態度,不管男女,對任何事情都要抱著謹慎的態度去面對。(感謝當事人同意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