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by 吳思薇

菁寮聖十字堂

《人籟》論辨月刊 2009年12月號 

異國建築師的設計,如何化身為在地者習慣使用的空間?
本土的藝術元素,又如何鬆動外來宗教的固定形象?
透過菁寮聖十字教堂與鹽水天主堂,且看異文化如何透過本地詮釋,發展出新的樣貌。

聖十字教堂:德國製造,台灣登場

1955年,聖方濟各會的德國藉神父楊森(Eric Jansen)被派到台南縣後壁鄉創立菁寮教區。對當地鄉民來說,這位「阿多仔」讓他們長了不少見聞:他會拉手風琴、模仿多種動物的叫聲,又會操作幻燈片。不過最叫人好奇的是,菁寮聖十字堂這位外國神父居然要在小鎮上蓋一座天主教教堂!當時大家只想看看外國房子會生成什麼模樣,沒人預料到(包括神父自己)這座教堂會在數十年後大放異彩,成為此地最富盛名的觀光景點,而出名的原因,卻在於另一個外國人。

楊森神父透過新營教區某位德國神父的引薦,連絡上一位名叫哥特佛萊德‧波姆(Gottfried Bohm)的青年建築師。此人出身德國南部的建築世家,其家族以設計教堂聞名。經過幾番書信往來,波姆答應了神父的請求。他在1955年底完成設計圖,教堂則在1960年完工啟用。自此之後,菁寮人有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教堂。

鹽水天主堂

1986年,波姆獲得普立茲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相當於建築界的諾貝爾獎。不過卻鮮少有人知道台灣也有他的作品,甚至據說連波姆本人都忘了這件事。一直到三年前設計原稿出土,菁寮教堂的身世才得以公開,成為人們趨之若鶩的建築聖地。

稻浪中的銀灰色殿堂

在菁寮,聖十字教堂可說是相當特異的存在:銀灰色的金屬尖塔俄然聳立於稻浪之上,塔頂分別裝飾著公雞、鴿子、十字架和皇冠這些充滿宗教意味的象徵物,藉以標示出鐘樓、洗禮堂、聖殿和聖體宮的位置。教堂旁邊還有宿舍和幼稚園,都坐落在同一個區塊內,彼此可以相通。

波姆在設計聖十字教堂時明顯受到現代主義的影響:這可以從簡單的線條、明亮的採光與開放的空間配置看出來。但教堂設計畢竟是他的家學,因此整座建築仍然保有歐式天主教教堂的基本元素,像是尖塔、洗禮堂與馬賽克壁畫等,尤其是洗禮堂仍採取獨立於聖殿外的傳統形式。

鹽水天主堂

再者,由動線設計也可看到波姆的用心:從鐘樓到聖殿的走道較為低矮,直到繞過聖水台進去以後,整體空間才開始變得明亮寬敞。最後到達聖壇時,從尖塔挑高的屋頂灑下耀眼的光輝,不偏不倚地落在十字架與聖壇上,加上從聖壇後方窗子射入的光線,自然醞釀出神聖的氛圍。另外波姆還親手設計教堂飾物與宗教器具,使其造型與建築外貌互相呼應。這些物品安置在教堂內,不僅豐富了結構性的細節,也營造出空間上的整體感。

然而如此一座充滿歐式風格,與周遭景物大異其趣的教堂,究竟是如何融入當地居民的日常空間,成為他們生活環境的一部分?這其中的經過也許才是最讓人好奇的地方。

點滴改造你對我的想像

鹽水天主堂

波姆所有的設計圖都在德國完成,本人自始至終未曾踏上台灣的土地。在圖稿中,除了點綴地景的棕櫚樹,和聖殿內部圖上「福爾摩沙窗格子」等德文註明外,我們並不清楚他對這座陌生的島嶼究竟抱有何種想像,以及這些想像又有多少被納入設計構想裡。舉例來說,教堂內的聖壇是八角形;據現任本堂神父解釋,波姆這個設計靈感與台灣人熟知的八卦有關。但他也提到,很多歐洲教堂內的聖壇都是八角形,意味上帝創造世界後的第八天,亦即一個新的開始。諸如此類具有雙重意義的說法,不知不覺中拉近了異國建築與在地文化的關係。

鹽水天主堂

然而對這座教堂更積極的在地詮釋,來自之後陸續添加的「本土」元素。聖壇前的香爐就是一例;走近一看,裡面還殘留著線香的香腳。神父說,天主教原本就有在舉行彌撒時使用提爐的傳統,因此禮中使用中式香爐並無特別不妥。不過位於聖母像旁邊的擺設,可就大大衝擊我們對所謂「西式教堂」的認知了:一面紅色的神主牌安置在桌上,上書金字「後壁鄉菁寮教區歷代祖先紀念牌位」。饒是天主教會已允許華人祭拜祖先,看到教堂裡這樣光明正大地供奉牌位,仍有不可思議的新鮮感。

菁寮聖十字教堂如何融入當地民眾的生活空間?鹽水天主堂又是怎樣改變了我們對天主教的固定印象?欲知詳情,請看《人籟》論辨月刊 2009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