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神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維護生命電子報136期 

符文玲/蔡金拉

在台灣的文化背景下,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真情訪談錄》單元中,我們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讓她們親自和大家一齊由尊重生命的角度,分享不墮胎的抉擇歷程。

* * *

「雙胞胎,有連體嬰的傾向」

洪姐的老三是在不預期的情況下來的,當時他們正準備搬家,前面兩個孩子還小,經濟壓力也很大,在理智上總覺得孩子來的不是時候,但愛孩子的他們知道懷孕了,還是感到非常興奮。

懷孕一個半月時,洪姐到醫院做產檢,醫生用陰道超音波照了很久,然後告訴她是雙胞胎,有連體嬰的傾向,也不斷地提醒洪姐,既然早發現了就要儘早「處理」。醫生催促了許多遍之後,洪姐最後才懂,醫生所謂的「處理」指的是墮胎。洪姐感到很憤怒,她的兩個孩子都是這名醫生接生,她非常信任他,但這次為什麼沒有解釋清楚,也沒有和她討論,就要她選擇墮胎。洪姐耐著性子表示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生下孩子,絕對不會找醫生麻煩,而且會很感激他,但醫生完全不能接受洪姐的意願,反而認為她搞不清楚狀況,甚至當著她的面說有些孩子生下來,沒幾分鐘就會死掉。聽到這句話,洪姐覺得很殘忍,也很難過,傷心地離開了醫院。

洪姐一家人都是天主教友,透過妹妹的介紹,洪姐找了另一位也是天主教徒的醫生看診。她向醫生表明自己願意生下孩子的意願後,這名醫生所講的跟第一位醫生差不多,都認為作母親的不能太自以為是、太單純,否則生下來的孩子會拖累家庭,會提高社會成本,拖垮國家經濟等等。洪姐認為醫生的話猶如為她扣上一大堆帽子,因此又是難過生氣地離開醫院。為什麼連教友醫生也不能支持她堅持留下孩子的決定?洪姐為這位醫生感到可憐,因為他雖然是教友,但他不認識耶穌,耶穌不會要人殺害生命。徬徨的她不知哪裡才能幫助她。

「一個18週大,正常健康的女嬰」

懷孕四個多月時,洪姐又經由介紹,找了另外一位醫生照超音波。洪姐一五一十把前面的經歷告訴醫生,再次表明自己願意生下孩子。這位年輕的醫生不說墮胎,也不說處理。他瞭解情況後,表示要和洪姐一齊來看看,該怎麼幫忙這件事。他找來最好的超音波檢驗師,自己又再看了一次超音波,最後的結論是,洪姐的子宮裡只有一個18週大,正常又健康的女嬰。

聽到這個結果,洪姐心裡五味雜陳。這幾個月以來,原本一直都和肚子裡的「兩個孩子」說話,但突然之間變成一個;她當初奮勇抵抗兩位權威醫生嚴詞苛責要她墮胎的壓力,到頭來只是出於醫生的誤診,孩子根本就正常。這一個「玩笑」讓她笑不出來,只感到這幾段風波攪得她有些沮喪。反到是洪姐認識幾位教會神長的回應讓她釋懷,其中一位大聲稱讚她「考一百分」(沒有為壓力而屈服);另一位也認為這是洪姐努力的結果,因為很多母親就是相信儀器,相信醫生,就把所謂「不健康」的胎兒拿掉了,他讚許洪姐當初堅持留下孩子的勇氣與決定。

信仰支持她以生命優先

洪姐的信仰十分堅定,她相信生命是在精卵結合那一刻就是了,因為這個小胚胎已經起了變化,不再是單單一個卵子和精子,而是愛的結合。就是因著這個信念,洪姐自己本身從一起初聽到孩子有問題,就從沒想過要拿掉孩子,而是在信仰中,相信天主會給她力量與和支持,好好照顧這個孩子,讓這個孩子得以榮耀天主。

面對當今社會的墮胎現象,洪姐認為若是每個人能多尊重生命,多些憐憫,人們會發現新生命反而帶來自我成長,使我們更滿全。拒絕墮胎,把孩子生下來,靠著信仰,生命的奇妙反而使人不再感到懼怕。她相信孩子是來自天主的特別禮物,是幫助自己成長的恩寵。

洪姐認為人太用自己的想法解決事情。當懷孕婦女用犠牲生命解決當下的困境時,後來會發現,若是當初留下孩子,事情其實並沒有那麼糟。有些學者或女性主義者會告訴人們,二、三個月大的胚胎還不是人,所以可以墮胎,但這是錯謬的誤導,否則為什麼到處都有嬰靈廟?這些拿掉孩子的母親心中有太多的心虛和痛苦,不是用一個理論或學說就可以遮掩得住。洪姐相信,許多婦女和她們的先生都了解,墮胎之後對夫妻關係都會有影響,生命存在的真實絕對無法由心中抹除。(感謝當事人同意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