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神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維護生命電子報132期 

符文玲/蔡金拉

在台灣的文化背景下,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真情訪談錄》單元中,我們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讓她們親自和大家一齊由尊重生命的角度,分享不墮胎的抉擇歷程。

* * *

「怕孩子畸形」

李姐是一位老師,因為晚婚,和先生很期待趕快懷孕。醫生宣布李姐懷孕時,夫妻倆高興極了,為了好好保護胎兒,李姐一直很小心。孩子五、六個月大時,在一次產檢中,醫生發現李姐羊水特別多,當時陪同李姐去產檢的大姐還開完笑說:羊水多有什麼不好,孩子可以在裡面游泳!豈知醫生冷冷丟了一句:怕孩子畸形,這句話把李姐嚇壞了,一直擔心生下來的孩子會有問題。

在先生的陪伴下,李姐換了醫院,也換了醫生。新的醫生仔細檢查胎兒,看到胎兒並沒有因母體羊水過多而出現無腦、腸子外翻或無肛門等症狀,不過倒是認為孩子頭上好像和母體子宮黏了一塊肉,同時也怪她為何沒有早一點做羊膜穿刺(其實是怪她現在孩子已經六個月大,不能墮胎了)。

親人及信仰的支持

李姐生長在一個天主教家庭。當心慌意亂的李姐和先生邊講邊哭時,她先生一直安慰她,告訴她:「記著啊!如果孩子生出來有任何問題,那不只是妳的孩子,而是我們兩個人的孩子;不只是妳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我們兩人共同的問題,我們一起來面對。」先生的話讓李姐非常非常感動。李姐跟媽媽提起醫生的責怪時,媽媽的反應是「就算檢查出來有問題,真的要拿他嗎?妳可以這樣做嗎?孩子又真的有問題嗎?」媽媽的話讓李姐的心安定多了。原來在天主教家庭裡沒有「墮胎」這兩個字。

李姐的第三任醫生也是一位天主教徒。醫生告訴她:「妳煩惱這個做什麼,現在最重要的是保持一顆愉快的心,等孩子來臨。教友就是要祈禱!相信天主!」醫生也教她做運動。雖然很辛苦,當時的李姐可是做得很勤快。有這些人在背後支持她,李姐的心靜下來了。李姐常參加祈禱會,唸玫瑰經。祈禱讓她內心更穩定。親人和醫生的態度,以及信仰都是支持李姐把孩子生下來的力量。

真正的愛

李姐懷孕七個月時,有一個正巧也懷孕七個月的朋友被醫生檢查出孩子的心臟有問題,這個朋友最後把孩子拿掉了。相較之下,同樣懷孕期間被推斷孩子有畸形問題的李姐想的不是要不要拿掉孩子,她心裡慌的是懷疑自己有沒有足夠的愛心和耐心教育孩子。一位神父曾經對她說,什麼才是真正的愛?是因為孩子聰明才愛他?孩子不聰明就少愛他?若是孩子有肢體上或智能上的問題,就愛的更少?李姐祈禱她所信仰的天主給她力量接受這樣的挑戰,而不是發現孩子有問題就終結他的生命,因為孩子的生命來自天主,在受孕那刻就開始,非常神奇,每天都可以感受他的成長。李姐很深地體會,孩子和媽媽的關係好密切,媽媽決定要,他就存在,媽媽不要,他就不存在,想來挺可怕。

「女兒是生活的全部」

李姐生產時歷經千辛萬苦,從早上七點一直催生到十二點多還沒動靜,後來醫生檢查,發現孩子臍帶纒繞脖子,決定開刀剖腹產。從手術房出來時,疲憊的李姐睜不開眼睛,心裡很掛念孩子是否安好。當時她彷彿聽到周圍的人談得很開心,還聽到人們說孩子像爸爸,她就安心地睡了。醒來時,先生在她身旁,直說孩子長得很漂亮。李姐一直問有沒有檢查手指頭、腳指頭,檢查每個地方。她先生笑著說孩子正常啦!是個三千六百五十公克的漂亮小女娃。

李姐的女兒長得很可愛,帶給她很大的快樂,是她生活的全部,李姐很感謝天主給了她這個孩子。面對目前台灣社會的墮胎情況,李姐認為潔身自愛非常重要,根本上也就不會發生堕胎這種事。性氾濫、過於隨便都很有可能以墮胎解決。至於結婚的夫妻,她也希望最好不要墮胎。她曾認識一位結了婚的教友,在得知懷孕之前曾照X光,後來因為擔心孩子有問題而墮胎,事後感到很痛苦,很後悔,也找神父辦告解懺悔。李姐認為辦這個告解好像很簡單,但拿掉的是一個生命,也是一輩子良心的問題,她希望大家最好不要給自己辦這種告解的機會。 (感謝當事人同意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