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輔大神學院 生命倫理研究中心

維護家庭電子報131期 

符文玲/蔡金拉

在台灣的文化背景下,未預期懷孕婦女面臨著哪些壓力?她們如何看待肚子裡的孩子?又如何選擇留下自己的孩子。《真情訪談錄》單元中,我們整埋了十位母親的真實故事,讓她們親自和大家一齊由尊重生命的角度,分享不墮胎的抉擇歷程。

* * *

家人壓著去墮胎

陳姐24歲時懷了男友的孩子,當時的她很害怕也很緊張。因為懷孕過程身體不適,在家裡住了三個月時,一包婦產科的藥包讓她洩露了秘密。在姊姊的逼問之下,事情暪不住了,媽媽爸爸全都知道這件事。陳姐家裡的人都不同意她把孩子生下來,爸爸除了帶她找男友興師問罪之外,更壓著她到婦產科墮胎。由於婦產科醫師見她不是自願過來,因此向陳爸爸表示三個月的孩子已經大了,不好墮胎,力勸陳爸爸帶女兒回去。憤怒的陳爸爸不放棄,隔天就要帶陳姐北上找長庚醫院開刀拿掉孩子。就在隔天一大早,清晨五點多,陳姐拎著前一天晚上偷偷準備好的衣服,自己一個人逃開家,到當時位於台南的未婚媽媽之家–露晞之家待產。

在露晞之家

自從發現自己懷孕後,陳姐就決定把孩子生下來,也決定靠自己的力量養大孩子。在家裡時,她曾私下偷偷打生命線找未婚媽媽之家,最後終於找到了露晞之家。進露晞之家的未婚媽媽通常要簽出養同意書,以便機構安排找人收養。陳姐堅持自己養孩子,至始至終都沒有簽立同意書。露晞的黃主任人很好,沒有強迫她,讓她安心待產,生產過程中也一直陪在她身旁。難怪陳姐之後時常帶孩子回來露晞之家,孩子也叫黃主任「奶奶」。

一般人是懷孕六七個月時住進露晞之家,陳姐的狀況較特別,在這裡住了六個多月,因為生活規律,整個心情沉靜下來,也思考很多問題,成長了許多。那一段時間沒有麻煩事,也不用擔心什麼,得到很好的照顧,像在大家庭一樣,作息十分正常。同時,露晞也安排做手工,陳姐很勤快,每個月可以領七、八千元,當作零用金不無小補。

陳姐生產時,黃主任全程陪在她身旁,餵她一口一口吃飯,若吃不下,黃主任會堅持她多吃幾口,免得分娩時沒有力氣。因為要用力,肚子疼,黃主任也會為陳姐按摩肚子。所以陳姐生孩子時不覺得緊張,也不感到擔心,心情很平靜。

與女兒相處

陳姐的女兒生下來後和她一起住在爸媽家,白天時由媽媽帶,她去上班,生活還算過得去。陳爸爸剛開始希望陳姐把女兒送給別人養,但陳姐堅持不要。陳姐為了不讓女兒被冠上私生子的名號,也為了戶口的問題,曾去找女兒的爸爸(當時早已和別人結婚),只是為了在孩子的生父欄上填上父親的名字,其他一切都由陳姐一肩挑起。陳姐很愛她女兒,很照顧她,很注意她的人格發展,也教她要學會保護自己。

陳姐回憶道,剛生孩子時好期待看到她,第一眼看到她時更喜悅。孩子剛小的時候由於很辛苦,自己還有些後悔,但現在孩子大了,日子都走過來了,反而覺得沒有什麼好後悔。現在想想自己當初比較大膽,比較不會擔心,認為只要肯做,小孩子總有一天會長大。看到一個生命成長,也看到她過得快樂,內心好安慰,覺得還好當初把她生下來。

經驗談

陳姐認為孩子是精子和卵子結合時就有了生命。她對現在的青少年輕率選擇墮胎的行為感到很心寒,因為肚子裡的孩子就是一個生命。另外,她也建議援助機構的資訊要更多更流暢,例如生命線、未婚媽媽之家等。現在社會的問題愈來愈多,很多國中生就在家裡生小孩,不知道怎麼處理,或是一生下來就丟掉,都是因為資訊不夠流通,才釀成悲劇。她認為學校可以多些這方面的訊息,幫助更多學生面對懷孕的問題。(感謝當事人同意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