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圖文授權 By Carol C 雜草集 

最近看了舊期的科學月刊,其中有篇文章是張之傑先生的《獅乎?獒乎?從〈元人畫貢獒圖〉說起》很有意思。網路上也可以看到:http://203.68.20.65/science/content/1996/00090321/0005.htm。

在文中提到清代名臣紀曉嵐曾在《閱微草堂筆記》提到獅子,所以找了紀曉嵐在卷10中描寫獅子:

『康熙十四年,西洋貢獅,館閣前輩多有賦詠。相傳不久即逸去,其行如風,巳刻絕鎖,午刻即出嘉峪關,此齊東語也。聖祖南巡,由衛河回鑾,尚以船載此獅。先外祖母曹太夫人,曾于度帆樓窗隙窺之,其身如黃犬,尾如虎而稍長,面圓如人,不似他獸之狹削,系船頭將軍柱上,縛一豕飼之,在岸猶號叫,近船即噤不出聲。及置獅前,獅俯首一嗅,已怖而死。臨解纜時,忽一震吼,聲如無數銅鉦陡然合擊,外祖家廄馬十餘,隔垣聞之,皆戰慄伏櫪下,船去移時,尚不敢動,信其為百獸王矣。獅初至時,吏部侍郎阿公禮稗畫,為當代顧陸,曾眐筆對寫一圖,筆意精妙,舊藏博晰齋前輩家,阿公手贈其祖者也。後售于餘,嘗乞一賞鑒家題簽,阿公原未署名,以元代曾有獻獅事,遂題曰元人獅子真形圖。晰齋曰:少宰丹青,原不在元人下,此賞鑒未為謬也。』

看來紀曉嵐並沒看過獅子。不過他提到康熙14年,西洋曾進貢獅子。我最近看了一些書上則指出康熙17年曾有西洋人進貢獅子。不知道這是同一隻獅子,還是兩隻不同的獅子,這還需要查一查。

法國耶穌會士費賴之的《在華耶穌會士列傳及書目》一書中提及另一名耶穌會士杜寧-茲博特(Dunin-Szpot)的書Historiae Sinarum Imperii。

此書的中文名字為《中華帝國史》,書中提到了葡萄牙使臣佩雷之(Benoit Pereyra)為了請求中國皇帝允許到內地貿易,因此進貢一隻獅子,經由比利時籍的耶穌會士南懷仁轉請獲准。

Ulisse Aldrovandi

康熙17年8月初2日,獅子到達了北京。[這可是從澳門遠上北京,只不過:澳門不產獅子。這獅子到底從哪裡來的?]由於中國不產獅子,多半的人不知道此動物的性情,所以另一名耶穌會士就寫了一小本有關獅子的書。

Luigi Baglio中文名字是利類思。1606年出生於西西里島,1637年來到中國。他剛到中國時,先在江南地區學中國話,後來到四川傳教,遇見了張獻忠。1648年來到了北京,直到他在1682年過世,利類思一直待在北京。死後埋葬在北京的外國傳教士墓園。

利類思神甫的漢滿文都很好,他著作等身,主要作品是關於天主教儀式和教義的作品。不過也曾經寫過一本介紹天文學的書,另外還有3本很特別的書:

《西方紀要》一卷,專門介紹歐洲的史地社會狀況。20年前看過這本書,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寫到歐洲人的衣服是:不左衽、不右衽,是中衽。

《獅子說》一卷。根據利類思自己的敘述,由於『康熙17年8月初2遐邦進活獅子來京,從在中華罕見之獸,客多有問其相貌、性情如何,豈能盡答,故略述其概…』。在這本小冊子中介紹了獅子的形體、獅子性情、獅子忘恩、獅子治病、獅子箴敬解惑等。

《進呈鷹論》一卷。可能是獅子說很受歡迎,所以利類思在次年又寫了有關介紹老鷹的小書。專門介紹老鷹的生理、心理、性情、治療、訓練等內容。由於滿州人喜歡獵鷹,尤其視海東青為上品,這本有關鷹的書受歡迎也就容易瞭解了。

不過,利類思畢竟是義大利人。義大利本身也不產獅子,歐洲的博物學和動物學研究剛剛開始,儘管在羅馬時代,不少獅子等凶猛禽獸從非洲和西亞送到羅馬城,整個羅馬城有不少獅子的雕像,可是到了中古時期以後,歐洲與其他地區分離多年,獅子亦少見,所以我懷疑利類思在歐洲時期到底有沒有親眼看過獅子?

利類思的《獅子說》主要是根據義大利波隆納自然學家Ulisse Aldrovandi(1522-1605)的各種自然學和動物學的作品寫出來的。此人也是著作等身,都是與動物、植物有關,他還曾寫過有關各種怪獸的書,裡面還介紹了獨角獸、龍等動物。他曾經收集了18000種動植物的標本,這是他成立歐洲最早的自然博物館之一的基礎。

利類思使用了Aldrovandi的動物學書籍寫了《獅子說》。最教我好奇的是:利類思是在北京閱讀Aldrovandi的書嗎?北京是否收藏了Aldrovandi的書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