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的土地正從戰火中復甦、它的年輕一代正在打拼、它的政府官員紛紛開起Lexus轎車、它的美景在亞洲絕無僅有、而我,想在這裡找尋我心目中的「和平締造者」,亦即呵護和平,並改善周遭人群生活的人。

採訪、撰文∣林炳秀 ‧ 翻譯∣趙靜 ‧ 攝影∣Philong Soven
授權 by 人籟論辯月刊


須索卡(Mech Sokha)

從垃圾掩埋場到兒童幸福中心

 

米須‧索卡(Mech Sokha)是金邊兒童幸福中心(Children’s Centre of Happiness)的主任。幸福中心是間孤兒院,收容並關懷上棉芷(Steung Meanchey)垃圾掩埋場的孤兒與孩童。索卡在赤棉掌權期間成為孤兒,現在他全心照顧這些與他處境相同的孩子。

金邊是柬埔寨的首都,城南外有座垃圾山,這座山是許多人生計的來源,其中大部分的受惠者是兒童。在這裡,一般人眼中跟垃圾沒有兩樣的東西,只要值點小錢,他們都會將之撿拾販賣。上棉芷掩埋場臭名昭彰,即便它的狀況在第三世界稱不上最糟,但它確實是人間煉獄–甲烷火舌四竄、孩童做著拾荒的苦差,他們挨饑受餓,有時甚至死亡。

人群在各個垃圾堆中拾荒,每天工作到深夜,

收入高的,一天可賺上美金一塊半,僅容餬口度日,但不足以改變自己的現況。正是從這垃圾場上,米須索卡,一個在赤綿執政時期成為孤兒的柬埔寨男子,救出了100名兒童,他們不是孤兒、就是父母沒錢供養的孩子。這些被索卡幸運救起的孩子,全住進兒里幸福中心的避風港。

兒童幸福中心的主體建築是一棟有院子的大樓,一樓正中是用餐區,兩旁是男、女生宿舍。另外還有另一棟房子,作為教學等各種用途。大樓前方的一邊有座花園,大樓後方則是廚房、水塔跟洗衣服的地方。我並不習慣這邊的生活水準,話說回來,我種種所謂的"不幸"在這裡都相形見絀。幸福中心裡散發著一股溫馨,這股溫馨來自孩童、索卡先生和其他工作人員身上。這不禁令人懷疑–這一切究竟是如何辦到?從垃圾場上的拾荒度日,到孤兒院裡的舒適,我們很難想像這些孩子有機會擁有如此充滿應許的現在和未來。

幸福中心成立於2002年11月,剛開始索卡只收容16名孩子,如今已增加到109名。因為

 

容的兒童越來越多,中心正新建大樓,舊有建築也有新的用途規劃。這棟由各方捐款資助興建的新建築,預計於今年十二月完工。在專為兒童興辦的工程和教育上,我從沒見過短短七年內可以有這麼大的進展。

透過知名捐助者,即"幸福之友"的勸募,來自美國、加拿大、德國、比利時和英國的資金不曾間斷,如今中心的物資與人員都更加充裕,教育上的進展,更不在話下。幸福中心教育孩子學習電腦和縫紉,幾個年齡大些的女孩,還被送去當地的非政府組織上

 

進階裁縫課程。索卡認為,期待每個孩子都能完成正規教育並不務實,孩子需要學習一技之長,以便將來能靠自己謀生。

在這裡,孩子都稱索卡"索卡老爸",這是因為過去七年來索卡對孩子的付出,宛如孩子們的真實父親。不在金邊和孩子共處的時候,索卡都在海外與幸福之友奔走募款。提到索卡,目前負責管理男生宿舍的若悟(Ravuth)眼珠子映著心疼與不捨,他告訴我:「索卡老爸累了,他做得太多……」而我們無法不同意他的說法。

締造和平,是許多人天賦的恩賜,但只有少數人有力氣將它一肩挑起。索卡正是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