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緒,乘著黃金之翼而飛吧…字典裡說,所謂的想像力,是一種以心智的創造力面對並處理現實的能力。關於這一點,詩人狄金生(Emily Dickinson)另有一番介說。她形容自己棲身於可能性(possibility)當中,說那是「比現實(prose)更美好的居所」。佛斯特 (Robert Frost)不也說過「詩(poetry)隨著轉譯而失去」之類的話嗎?這樣的話似乎暗示著,詩裡存在著某種只能意會卻無法言傳、只能藉由想像力來捕捉的東西。

但或許話應該反過來說吧?應該說,「想像力伴隨轉譯而生」,轉譯的過程似乎正是想像力現身之處。當我們努力用自己的語言,透過自己的感受,對自己解釋社會曾經教導我們的事物,我們若不是發現曾經滋養我們的古人智慧有其限制,不然就是在其中發現新的真理。把古老的真理「轉譯」成新的語言,會打開一扇窗口,讓人發現新的風景。替他人闡明自己所瞭解的事物和感受,也是這種轉譯的例子。這種交流的空間,也是「共同想像力」興起的地方,會創生改變的動力。

這一期的《人籟》裡,我們踏上一段關於想像的旅程。我們暫且放下「如何培養、發揮想像力」的老生常談,也不太過追究那些因為勇於發揮想像力而成功的故事。相對地,我們在這段旅程裡,將「想像力」還原到它最素樸的形式──想像力是一種心智的創造力,不論發揮想像力的結果是成功還是失敗,人心的力量都在那些過程裡相互激盪,擦出了火花,開啟了新的視野。

於是,這是一趟觀看、思索、分享的想像力之旅。

Va’, pensiero, sull’ali dorate…
(思緒,乘著黃金之翼而飛吧…)

 

作者簡介

Nakao EkiNakao Eki (Nakao)

阿美族,文字工作者。

所在地: 人籟村

所屬團體: 人籟村

從前從前有一隻那瓜,從山那邊遠方的村子太巴塱來到了台北湖,在那個湖盆地一所叫做「呆」的大學裡唸書,學習法律。那瓜很喜歡這些法學理論,直到有一天,有一個名為「傅柯」的法國死人一腳踹死了那瓜的天真想像…
後來那瓜去了米國,到了「把茶葉倒進港」的一所虛偽大學,開始學習科學史。虛偽大學號稱「米國總統的搖籃」,對於小村那瓜來說真是太新英格蘭的文明了,因此那瓜雖然喜歡科學史,卻很討厭這學校盛產的虛偽。
後來那瓜回到小島,又轉了一個方向,開始從事翻譯工作和原住民研究,透過駐地的田野調查深入阿里山鄒族的文化。這個人口很少的山民族和那瓜所屬的阿美族很不一樣,讓那瓜興起了返鄉研究的念頭,後來也果真獲得一項資助而展開返家之旅。
此外關於那瓜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那瓜吃草和魚。
那瓜是業餘的畫者。
那瓜雖然來自谷地的村落,最愛看的還是那彷彿無邊無際的太平洋。

 

詳閱更多 《人籟雜誌》四月號 精彩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