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痲瘋服務協會

阿根廷的4名修女們風塵僕僕地來到了麻風村

在安徽省明光市魯山腳下,坐落著一個麻風村,它掩映在綠樹叢中,這就是1956年建村時由省人委命名為"嘉山四山村"(麻風村)。如今已更名為明光市四山村醫院。

半個多世紀以來,先後有省內外1000多名麻風病患者被送到這裡接受隔離治療。如今,還有90多名被治癒後無家可歸或有家難歸而安居下來的,他們大多已到了風燭殘年。

2002年3月19日,澳門利瑪竇服務組織領導人陸毅神父一行應邀來四山村對麻風病患者進行醫療、康復考察調研。調研期間,陸毅神父耳聞目睹那些鰥寡孤獨、無家可歸、缺胳臂殘腿的畸形病人生活需人料理的現狀,毅然作出了人性的善義之舉,決定派修女來四山村專門為麻風病患者承擔生活料理,潰瘍換藥、包紮傷口等慈善服務工作。

2007年,經安徽省外事、宗教、衛生等有關機構運作和批准,將正在臺灣接受中國文化和語言學習的阿根廷4名修女(中文名:王桂英、文欣儒、蘇霈、歐陽喜)被澳門利瑪竇社會服務機構正式派來四山村進行慈善服務。

同年5月,正值皖東大地麥浪滾滾的金黃時節,阿根廷的4名修女們風塵僕僕地來到了麻風村。這天,麻風病人見阿根廷來了4名修女專門為他們從事慈善服務時,一個個奔相走告,喜出望外,感到無比的激動和高興,象迎接親人一樣,採取不同的形式,熱誠地歡迎她們的到來。

是修女給我第二次生命

2007年7月中旬,持續數日的高溫,把皖東大地蒸得滾燙,熱得人們喘不過氣來,不知疲倦的知了叫得人們心中又煩又燥。一天,從定遠縣送來了2名八旬高齡麻風病人,一個是雙目失明的惲大河,一個是下肢嚴重潰瘍的薛照英,兩人均系夫妻。惲大河不但一體多病還雙目失明,顯然不能照顧妻子薛照英,而薛照英下肢嚴重潰瘍行走不便,還要他人伺候,根本就談不上照顧丈夫。修女蘇霈見惲、薛夫妻二人的病情如此嚴重,就召集王桂英、文欣儒、歐陽喜2位修女專門研究治療和護理方案。

修女不顧潰瘍所發出的腥臭味,一絲不苟地清洗換藥。從此,她們4人義無反顧地承擔了護理任務,4人輪流護理。在護理中,她們一日三餐從食堂買來飯菜,送到病房,還頓頓給惲大河餵飯。在給薛照英治療下肢大面積潰瘍過程中,正值熱天,氣溫高,潰瘍不斷流血淌膿,發出一股腥臭味。這些,4名修女全然不顧,不論是輪到誰護理,都是一絲不苟地用生理鹽水為她清洗傷口,換藥包紮。一段時間過後,薛照英不見病情好轉,一度有輕生的念頭。

4名修女為了打消她輕生的念頭,除了更加精心為她護理、治療外,一年四季還用輪椅推她出門散心,春天,推著她出去觀賞花卉;夏天,推著她在樹陰下乘涼;秋天,推她出來觀雲賞月;冬天,推著她在溫暖的陽光下曬太陽。功夫不負有心人,薛照英在4名修女的呵護下,病情很快得控制,潰瘍的傷口也漸漸癒合起來了,薛照英也被4位修女深深地感動了,就象換個人似的,心情特別舒暢,對晚年生活充滿了信心,增強了活力。

正當4名修女全力以赴為惲、薛夫妻倆治療護理時,一場災難突然降臨到惲大河的身上,不幸得了腦溢血,經過醫護人員的及時搶救,脫離了生命危險。

在三九嚴寒的氣候裡,給4名修女護理增加了難度。特別是在夜裡,夜間長、天氣冷,而她們4人全然不顧,一如既往,冒著嚴寒,日夜守護在惲大河的身邊,為他餵飯,幫他翻身,精心護理,她們的手、腳凍腫了,也不在話下。

此外,4名修女還時常幫助夫婦倆洗衣服、被子,讓他倆平時穿得乾乾淨淨,蓋得舒舒服服的。
如今,惲大河、薛照英夫婦倆經過4名修女的護理和治療,使他們一天比一天康復起來。便逢人就誇:"是4名修女給了他倆第二次生命。"

用媽媽的心來對待病人

2008年初春的第一縷陽光平靜地灑在皖東大地上,人們在明媚的陽光裡迎來嶄新的一天。然而,1月12日深夜,一場大雪普降江淮大地,溫度驟然下降到零下5-6度。

就在這節骨眼上,年邁的盧德九患者真是禍不單行,突然得了腦血栓,雖經搶救保住了性命,但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必須要有他人來護理。這對4名修女來說,無疑是一次嚴峻的挑戰。而以蘇霈為首的4名修女卻大膽地迎接挑戰,為鰥寡孤獨的盧德九患者擔起護理的重擔,對其進行24小時的特殊護理。

用媽媽的心來對待病人在護理的第一天,歐陽喜和王桂英二人發現盧德九的床單被自己的尿浸濕了,內衣內褲也都濕淋淋的,當時天氣很冷,被窩裡沒有一點熱氣。

蘇霈得知情況後,打消一切顧慮,首先與歐陽喜一道,為盧德九換了內衣內褲和床墊,為了不讓盧德九的尿再濕了衣褲和床單,她們又集體討論下一步護理辦法。並自費為盧德九買來了尿不濕讓盧德九用上。為男性換尿不濕,對4名修女來說,是一件為難的事情,這既要不怕麻風病人的冷風熱語,有要有不怕害羞的勇氣。是蘇霈第一個做出了令人難以啟齒的舉動,就是她親手將尿不濕塞在了盧德九的大腿檔裡,第二天早晨又按時換上新的,如有大便,還為他擦屁股。

35歲的蘇霈能做到的,25歲的文欣儒、31歲 的歐陽喜和40歲的王桂英都能做得到。不僅如此,她們4人只要輪到護理,每天晚上在為盧德九塞尿不濕之前,還打來熱水,先把下身洗洗乾淨。
當我們採訪四名修女,問起為男性病人換尿不濕、洗下身有什麼顧慮時,40歲的修女王桂英為之一笑,用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回答說:"我們就是為慈善而來的,我門必須用媽媽的心來對待病人"。蘇霈也用中國話回答說:"我們不這樣做,是會給病人帶來痛苦的,為了病人不受痛苦和折磨,我們必須這麼做"。

她們說的多好啊!句句說到了病人心坎上。她們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一年多來在挽救和護理盧德九的過程中,不知熬了多少不眠之夜,也不知被多少蚊蟲叮咬。不輪是赤日炎炎的夏天,還是天寒地凍的冬天,都是輪流日日夜夜為盧德九精心護理,幫他洗刷,為他餵飯,正因為四名修女的無私奉獻,才使他頑強地活著。

在麻風村裡,凡接受過修女們護理和治療的麻風病人,都深受感動,並十分敬佩她們的高尚品德和無私奉獻的精神。

她們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

人們永遠不會忘記,在2008年1月中旬,漫天飛舞的大雪成了人們的災難。一輪又一輪的冰雪,時刻威脅著麻風村裡90多名風燭殘年的麻風病人 生命安全,大雪封門,天氣異常寒冷,讓每一個麻風病人都感到揪心。

然而,我們在採訪中,從麻風病人的口中得知這樣一個感人肺腑的故事:就在這個大雪天氣裡,一件意外的事情發生了,農曆大年初一,麻風病患者李傳英一不小心從床下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正忙著過中國人春節的4名修女得知消息後,視為無聲的命令,在第一時間,火速趕到病房,實施搶救。因為病情嚴重,4名修女不分白天黑夜,為它日夜守護。

她們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特別是在夜間零下5-6度的氣溫中,只要李傳英有零點一生還的希望,4名修女都以百分之百的願望爭取,24小時輪流不間斷地護理。

風雪擋不住真情,嚴寒壓不垮意志。4名修女就是憑著這種真情和意志,實施她們人道主義。也就在這時,正當全國各族人民喜慶新春佳節,家家戶戶團圓時,4名修女卻在異國他鄉,冒著嚴寒,日日夜夜守護在素不相識的麻風病人李傳英身旁。

7天之後,4名修女見李傳英老人的病情進一步惡化,在李傳英無親人的情況下,主動為她料理後事。

在臨終前,4名修女為了讓她安詳地閉上眼睛,離開人世。用熱水為他洗了一遍身子,洗完身上怕凍了她,都輪流脫下自己的棉衣,用自己的體溫來溫暖李傳英的身體,還為他裡裡外外換上了新衣服。

李傳英心臟停止了跳動時,也是4名修女為她整容化妝,使她無憂無慮地安詳離去。

正當我們要合上採訪本的時候,麻風病人王如立、張德傳、顧洪志等人得知我們採訪4名修女的事蹟時,都紛紛告訴我們:"她們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是她們用情和愛溫暖了病人的心,正因為有她們無私奉獻的精神,我們才無憂無慮地生活在幸福之中"。

尾 聲

本文講述的不僅僅是阿根廷4名修女呵護麻風病人鮮為人知的故事,而且還有許許多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正因為她們用請和愛織制了感人肺腑的故事。所以,這些故事才在麻風村裡被廣為傳頌。

作者介紹:李新傑 明光市四山村醫院院長、市政協委員、中國麻協理事
袁松樹 明光市司法局幹部《民主與法制》特約記者

想更深入了解這裏的事與人?

如何支援中國痲瘋服務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