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世界同一陣線──倡議台灣推動環境外交

撰文│魏明德 人籟論辨月刊總編輯

沒有國家能置身事外

二十一世紀,全球暖化問題引起各國高度關注,環保議題不僅成為世界主流,更重新界定了安全的概念:各國競奪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的破壞,造成了國際間的緊張與衝突。

此外,多數已開發國家都已將環境外交列為重點政策(註)。舉例來說,二○○七年四月,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提出一份報告,指出氣候變遷已經造成許多災害,如全球生態系統失衡、糧食減產、缺水問題等等。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奔走世界各地,以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來呼籲世人重視全球暖化問題;前英國外相貝克特(M. Beckett)宣布英國已將環境外交納入國家新政;日本政府自二○○七年五月發起「美好地球(Cool Earth 50)」倡議計畫。

二○○七年十二月在峇里島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深受各國重視,會中的一百九十國代表通過一項新協定計畫「峇里島路線圖」(Bali Roadmap),根據此一「路線圖」,各國同意於二○○九年底前提出談判結果,以成為二○一二年後決定未來世人對抗氣候變遷問題的協議。台灣環保署及其他部會也參與了這場會議,除了追隨對抗全球暖化的國際規範趨勢,同時也讓國際社會聽見台灣所發出的聲音。

面對全球暖化、生態破壞與資源競逐,沒有任何國家能置身事外。世界各國迫切需要建立一套機制,以有效解決當今種種環境問題並緩解危機。

台灣的責任與機會

儘管台灣並不屬於任何氣候變遷國際組織的一員,但身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台灣亦應善盡責任並作出貢獻。正因如此,台灣在二○○七年的APEC年會上提出「綠色APEC契機」,以呼應澳洲提倡的「潔淨發展與氣候變遷」主軸。此舉乃希望各經濟成員能依據其發展程度,在以下五項主要面向中找尋最佳的綠色契機:潔淨生產、綠色消費、綠色產業、自然保育、公害防治。

在環境外交方面,台灣從不推卸應善盡的全球責任,而台灣也確實能貢獻其特有的資源。此外,此舉也能為台灣開闢新的外交舞台,讓台灣能夠突破國際社會對國家權力的資格認定藩籬,且能鼓舞台灣人民、科學人員、企業團體和社會份子,積極參與國際事務,為這項前所未有的使命共同貢獻心力。

二○○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於本刊所舉辦的「文化多樣性與永續發展國際研討會暨生命永續獎頒獎典禮」致詞時表示:「我們呼籲,面對世界環境急遽惡化的各項議題,確實需要一個能夠實踐全球環境治理的機構來整合跨國界力量,沒有漏洞地攜手解決問題,新的所謂『世界環境組織』,也就是WEO,應該儘快成立。台灣已經是WTO的會員,也正在積極爭取加入WHO,現在,台灣願意與各國有識之士一起倡議催生WEO,因為自由貿易、普世健康、永續環境以及民主人權是我們的信仰,也是台灣與世界互動的基礎。」

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努力

在環境外交方面,台灣其實已小有成就。長期以來,台灣已順應全球化的腳步,發展出相對應的外交概念。二○○七年九月台灣主辦台非元首高峰會及進步合作夥伴論壇,就是依據「地球村時代全方位合作夥伴關係」概念。會議與論壇的宗旨在於尋找互惠合作的共同利基,建構與非洲國家的進步夥伴關係,並進行互利互榮的合作計畫,共同為永續發展而努力。
此外,環境問題已促使我們與友邦進行各項合作發展計畫。舉例來說,台灣在友邦布吉納法索的巴格雷墾區創造了「綠色奇蹟」,昔日黃沙滾滾的荒漠如今已變成綠意盎然的沃土。「西非荒漠上的台灣奇蹟」不僅受到世界各國的肯定,也將成為我們繼續進行援外的最佳動力。此外,台灣也和其他友邦進行永續發展的相關合作計畫,如協助馬紹爾群島安裝太陽能設備、協助非洲友邦栽植「有機棉」,並在中南美洲發展生質能源計畫。在環保科技分享上,台灣值得驕傲的是協助瓜地馬拉設置空氣品質監測站的計畫,而這項計畫也將在二○○八年底完成。

台灣積極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舉動,讓國際社會都看見台灣確實正朝永續發展的方向努力。因為對抗重大傳染病可說是環境外交最重要的目標,尤其在亞洲,已經有越來越多新的病症與流行病都屬於「環境疾病」。空氣與水源品質的急速惡化危害對當地居民的健康。二○○七年五月,立法院通過一項支持政府加入世衛組織的決議案,由此證明這項行動已成為全台灣人民的共識。為符合人民期待,以行動捍衛台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健康權益,外交部也改變策略,直接向世衛組織申請入會。世衛組織雖以政治因素為由,拒絕接受台灣的申請,然而,台灣的友邦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為我們發聲,使國際社會了解此情況的嚴重性:拒絕台灣入會將等於全球疾病防治網的缺口。

開創第三波台灣奇蹟

在策略上,台灣首先必須開拓其視野、延伸其觸角,透過具創意、富彈性且多樣化的全新方式呈現出她的正面形象。過去五十年來,台灣在不同時期創造了「經濟奇蹟」與「民主奇蹟」,成為亞太地區其他國家的典範。但近十年來,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台灣在經濟上顯得不知如何對應,政治決策上前後無法銜接,加上社會貧富差距持續擴大…許多民眾開始對台灣失去了信心。

因此,此刻的台灣應該致力於開創第三波奇蹟──「永續奇蹟」。如果永續發展成為政治決策的首要考量,如果永續發展被社會視為優先,如果綠色企業成為主流的企業意識…換言之,如果台灣能對國際公共事務做出貢獻,台灣就解決了世界的問題,同時也幫助了自己。
藉由環境外交,台灣可以和其他國際成員建立起特殊的夥伴關係。台灣人民應試圖在環境議題上加強與他國的技術與人力合作。公民外交也應發揮其作用,成為密切維繫與他國人民及非政府組織的橋樑。換言之,台灣應傾其經濟、技術、文化和人力資源來進行環境外交,藉此讓全世界都認同台灣的特殊貢獻。

城市、科學家與企業界的角色

此外,城市所扮演的角色也極其重要,例如台北市、高雄市都已加入「地方政府環境行動理事會(ICLEI)」,台中市則是「世界城市暨地方政府聯合會(UCLG)」的會員。這些機構都屬於京都議定書性質的平行組織,顯示地方政府參與對抗全球暖化的重要性,也表示各類環境外交機制正蓬勃發展中。另外,學校和社區也是發展先導行動重要的推動力量,以此為單位來進行國際交流以及人民外交將可獲得超乎預期的效果。

最後,企業家和科學家的貢獻十分具有關鍵性。台灣將可善加利用島內對節能科技、有機農業、自然保育以及生態旅遊等方面的相關經驗,為環境外交創造更多契機。由台灣企業界志願提供示範將會是最佳的起步。而且這種負責任的環境行動不應只在台灣推廣,更應該拓展至所有台灣工業外移的國家。

成為綠色資訊科技領導者

台灣不應自滿於資訊科技的龍頭地位,下一階段應以綠色資訊科技領導者為目標,並將相關知識傳播全球。

直到今日,資訊科技(IT)的發展與各國的永續意識的提升如同兩條平行線,同步成長卻缺乏交集。然而,近來已出現轉變:第一,隨處可見的電腦,無論是製作過程或是成品的能源消耗,早已被視為一種極度耗費的產品。第二,公眾輿論中對永續概念的討論都是透過資訊產業所創造及管理的平台在進行。於是資訊業界更應協助塑造此一全球意識,積極善盡企業的社會責任。第三,永續即是複雜事物的管理學。全球發展模式的轉換需要一套系統性進程,其中須考量經濟、社會系統、氣候變遷、公民價值、資源消耗等多面向複雜的資訊。

可喜的是,資訊科技已成為一項利器,除了可用來了解永續挑戰中技術層面的問題,也可藉其「集體性」突顯出永續發展具系統性整體的特色。長遠來看,資訊科技若想成為永續產業,首要之務便是發展一種永續文化。當全球環境議題與資訊科技之間的關係相互糾結時,身為資訊產業重鎮的台灣也將因此成為目光焦點。總之,台灣若能在國內企業、尤其是資訊產中業發展一套企業社會責任(CSR)的文化,此舉將能協助台灣取得環境外交的優勢。

政策法令應符合國際準則

儘管如此,我們也必須承認,台灣在碳排放量及其他環境問題上實非模範國家。台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仍佔世界排放總量的1%,遠超過我們的人口比例且人均排放量急速成長。台灣每年二氧化碳的人均排放量高達近十二公噸,是亞洲國家中最高。某些產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佔全台總量的高額比例。因此,即將頒布的「溫室氣體減量法」勢必將對台灣未來的發展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台灣必須也應該遵守溫室氣體排放控制的國際準則,也可以運用市場機制來抑制排放量,比照在這方面被視為國際標準的歐盟排放交易系統,來制定一套排污交易制度。

同時,台灣應繼續在外交上努力,確保類似機制能獲得歐盟與其他國家的認可,台灣在綠色發展模式上付出的努力將帶來立即的外交成果。另外,歐洲碳交易機制將於二○○八年擴展至所有溫室氣體,主要包括:甲烷、一氧化二氮、氫氟碳化物、全氟碳化物、六氟化物。有鑑於此,台灣在機制設立之初就應該設定一套全面性的溫室氣體交易系統。此外,歐盟與各國可能從二○一二年起,將針對高碳排放量國家製造的產品課徵額外進口稅。故台灣若再不改善碳排放量,將對相關產業造成巨大的衝擊。

協助友邦共同邁向永續

在邦交合作方面,台灣在南太平洋的友邦所面臨的生態危機最令人憂心。這些島國大部分的土地皆位於海平面,因全球暖化上升的海平面最終將完全淹沒這些島嶼。國土日漸消退的島國包括了吐瓦魯、吉里巴斯和馬紹爾群島。許多國際組織都預測:在未來數十年,全球的生態難民人數將急遽增長,只要仍有力挽狂瀾的希望,台灣就應提供技術支援,並盡其所能呼籲國際立法並共同採取行動,儘可能地減緩氣候變遷對南太平洋島國的衝擊,來確保被迫遷離家園的島國人民之尊嚴與福祉。

在中美洲與加勒比海區域,所有的社會與經濟動盪都和生態問題脫不了關係。在這些地區,台灣的友邦國擁有極為豐富的生態環境,可說是世界生物多樣性的寶庫。於是,物種的維護保育尤甚重要,不只為當地環境著想,更攸關全球自然生態平衡。其二,與友邦的合作項目中已整合了水資源與環境衛生計畫(包含農地灌溉),此方向應持續進行。第三、台灣協助中美洲國家發展在地產業之際,亦應留意這項發展對環境可能造成危害,因此在發展初期就要協助他們引介最新的綠色科技。換言之,台灣與這些國家的合作方案必須與永續發展和生態保育概念相結合。

以小額信貸進行在地培力

對非洲友邦的援助亦是如此。相較於中國對非洲大陸具侵略性的政策,台灣對非洲友邦的援助政策將更具策略性價值。非洲人民與國際專家皆指出,中國在非洲的政策是一種非永續發展模式,剝削了非洲的自然資源與能源,且造成更多的財政負債。如此一來,台灣的政策更須著眼於生態的永續、社會與環境平衡、啟蒙教育並教導人民經濟獨立。有品質的援助計畫將為首要任務。森林管理、水土資源保育、永續農業以及工業的友善生態發展等都將是台灣的援助重點。也可同時進行區域性以及跨國性計畫(集中於河谷或其他未開發區域),與在區域發展中扮演要角的國家(如印度)合作,共同協助非洲國家發展。

所有的援助計畫中,進行在地培力計劃與教育推動將最為關鍵。我們建議,台灣應多運用小額信貸的方式來設計援助計畫,小額信貸的好處除了能幫助赤貧地區的人民自行創建發展計畫外,也能藉由貸款計劃審核標準讓小額信貸成為永續發展把關的一環。在輔導當地人民進行良好規劃並自立創業之後,推廣者便應立即投入教育創業者去思考該項規劃對週遭環境的衝擊。

為成立環境組織預作準備

為順利協調國家政策與環境外交,建議可成立「永續發展與環境外交特別小組」,隸屬於行政院長或副院長職權之下,並集合各相關部會代表與幾位外界專家。特別小組的任務是確保國家政策須朝永續發展的方向來制定,當全球進行有關氣候變遷或其他環境議題的論辯時,政策制定者將能立即納入考量。特別小組的職責也應包括「推動成立世界環境組織」以及「在台灣成立溫室氣體排放交易市場」兩大政策的研究與評估。

雖然世界環境組織(WEO)目前僅在概念形成階段,但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國家、專家及非政府組織呼籲成立。二○一二年後的環境機制協商,很可能便將包含設立世界環境組織或性質相似的機制。針對這項重點,台灣應事先做好萬全準備,同時確定世環組織入會條件與世貿組織相同,以因應未來類似WTO模式的環境組織創立時,把握時機成為創始會員國。或者,台灣可與有志一同的國家自行推動成立一環境組織,即便創立之初規模較小,卻很有可能在二○一二年全球協商成立世界機構時,由於此一環境組織的運作已臻成熟,而可進行合併甚至直接取代。換言之,台灣必須參與所有與二○一二年之後因應氣候變遷的國際協議之討論。為了全球社會,台灣必須成為這項協議的簽約國之一。

站在抗暖之戰的最前線

台灣只是擁有民主經驗和經濟成就是不夠的,現在,我們還要站在這場世界戰鬥的最前線。台灣本身為一海島,我們的環境外交政策也應特別關切島國生存議題,而對抗全球暖化更是重點目標。公民社會在這項挑戰中扮演了極重要的角色,特別是各級地方政府、學校、社區、有責任感的企業家、非營利組織以及科學家,而這也使得民族國家的傳統疆界問題顯得不再重要。
藉由豐富的文化資源,台灣能夠推動新的全球治理模式並成為永續發展的指標。藉由推動永續發展的創造力行動,台灣得以和世界重新對話,並將現行發展模式調整至最佳狀態。總之,運用台灣的人文、科技、文化和企業資源力量,定能幫助世人共同對抗此一極為艱鉅的環境挑戰。

***

註:過去二十多年間所召開的各項環境會議與簽署的國際協定,可視為一套不斷提升的國際環境管理系統。重要的協定與會議包括:一九八五年簽訂的「聯合國保護臭氧層維也納公約」(Vienna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Ozone Layer);一九八七年的「關於消耗臭氧層物質蒙特婁議定書」(Montreal Protocol on Substances that Deplete the Ozone Layer);一九九二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以及其分支機構「21世紀議程與永續發展委員會」;一九九二年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一九九二年的「生物多樣性公約」;一九九四年「聯合國小島開發中國家永續發展會議」;一九九四年人口與發展國際會議;一九九七年氣候變遷京都議定書;二○○二年於南非約翰尼斯堡召開的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等。此外,一九九二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UNCED)於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從此,各國便開始將環境外交界定為全球治理的重大要素。這場「地球高峰會」是當時最大規模、也是首次各國元首所共同召開的環境會議。自此之後,凡有關環境外交的動向必然成為全球媒體矚目的焦點。

 

魏明德 (Benoa)

魏明德 (Benoa)身分: 人籟村民
所在地: 人籟村
Email: riccitpe@seed.net.tw
所屬團體: 人籟村
加入會員日期:  08/14/2006

《人籟論辨月刊》總編輯
  台北利氏學社主任
  政治哲學、人類學、和平文化等跨領域研究
  水墨畫家、詩人

【最新著作】
   La Chine en quête de ses frontières : la confrontation Chine-Taïwan (2005)|《新軸心時代》 (2006)
1960年生,美國耶魯大學政治學碩士,法國巴黎政治學院博士。先後擔任歐洲議會與法國庇里牛斯省的政治顧問,更到亞非兩洲的衝突點如以色列、安哥拉等地研究當地的政治與人文發展。

1992年來到台灣,1997年接掌台北利氏學社,特別關注傳統與現代性的對話。與沈清松、鄧福星教授共同主編《天心與人心:中西藝術體驗與詮釋》(1999年),這本書是結合心靈反省、藝術巧思與學術探討的產物。作者從居台經驗,觀察台灣所面臨的衝突,著有《衝突與和解:締造台灣和平文化》(2000年),期盼台灣社會能在台灣內部、海峽兩岸及全東亞創立真正的和平文化:以上兩本書皆由立緒文化出版社出版。

1994年在四川學畫,以水墨創作與世人相見,出版畫冊有《天路歷程:笨篤、李金遠作品選》(1997年)、《夜搏:笨篤中法詩畫集》(2003年),作品觀照個人心靈,也可見到群體的奮鬥。1995年起,他開始為涼山彝族作人類學調查,匯集涼山彝族的古典經文,出版《涼山彝族驅鬼經》(1998年),作為學者使用的研究素材。他更寫下對涼山彝族文化、社會與歷史的敘事觀察,出版《從羊圈小村到地球村》(2005年人籟周年慶紀念專書)。

作者早年研究「暴力」主題,寫有《暴力與政治》(1995年)一書,後推動與「和平文化」相關的研究計劃與研討會,又探究「全球化」與政治發展、文化交流、宗教對話的關係,在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全球化與中國》(2002年)。2005年在巴黎政治學院出版社出版法文著作,與高敬文教授(Prof. Jean-Pierre Cabestan)合著《尋找邊界的中國:兩岸關係的對峙與和平締造》(La Chine en quête de ses frontières : la confrontation Chine-Taïwan),為兩岸關係把脈,研究化解兩岸衝突的良方。
2006年7月出版《新軸心時代》,與世人共同覽望二十一世紀的新契機。

更深入的論辨專題請詳閱【人籟論辨月刊】九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