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慶宇

2008年4月20日,巴拉圭天主教會素有「窮人的主教」之稱的費爾南多‧魯戈被人民選為總統。魯戈的當選結束了巴拉圭右派紅黨長達61年的統治,成為世界頭條新聞,而他的另一身分「主教」在教會內也引起不少爭議。

嚴格說來,魯戈現在應該是位停職的退休主教。他曾在厄瓜多傳教牧靈五年,與安地斯山區窮人相處的經驗,讓他注意到窮人與農人的問題,於是向窮人靠攏,也接受了解放神學。他長期幫助窮人爭取正義,因而受到許多人擁戴,並稱他為窮人的主教。

魯戈於1994年祝聖為主教,2005年1月以健康因素辭職退休。退休後魯戈深感以往幫助窮人的無力感,於是積極參與政治活動,最後被全國7個反對黨推出,代表競選總統。

由於巴拉圭憲法規定神職人員不得從政,2006年12月魯戈便向羅馬申請辭去主教身分。由於聖秩職是終身有效,羅馬起先不准,並要求他立刻停止競選活動。魯戈不聽從,於是被羅馬依《天主教法典》1333條停職。現在魯戈當選,羅馬保持沉默,未有進一步動作,畢竟這是史無前例的頭痛問題,比以往碰到的神父從政更為棘手。

1960到1980年代解放神學與拉丁美洲人民革命緊密結合,許多神職人員直接投身革命或參與政治,違反教會的不得從政規定,造成拉丁美洲教會內支持與反對者對立緊張、甚至有分裂的危機,其中最有名的是:尼加拉瓜教會幾位神父從政的問題。

在尼加拉瓜革命推翻蘇慕薩家族獨裁的年代,全國半數以上人民是文盲,需要有學識才能的人士挺身而出,於是大量知識分子、及教會人士投入反抗暴政的洪流。

費爾南多‧卡德納爾神父是位尼加拉瓜耶穌會士,因在哥倫比亞牧靈實習期間,深刻經驗到週遭人民生活困苦與社會不正義,使他的生命徹底改變。他將尼加拉瓜人民自貧窮與壓迫中解放、作為畢生使命,他更成為解放神學的追隨者。

桑定解放陣線取得政權後,卡德納爾神父成為教育部長,全力推動全國掃除文盲運動。當時馬路上的標語這樣寫道「像愛自己一樣愛他人,教別人識字吧!」鼓舞無數熱血志工投入。他在兩年間將全國51%的文盲降為13%,198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因此頒獎表揚他的貢獻。

卡德納爾神父因為不聽從梵蒂岡命令而從政,1984年被耶穌會「開除」,並喪失司鐸的職權。但他仍然過著耶穌會士的生活,與耶穌會士一同過團體生活。12年後,耶穌會總會長恢復他的會士身分,因為卡德納爾神父是位抵制「真誠的良心反對者」的實踐人。

埃內思托‧卡德納爾神父是費爾南多的哥哥,1965年成為神父,也是位詩人。為了對抗獨裁政府,他替桑定組織拜訪國際社會,爭取世界對尼加拉瓜人民為正義而革命的支持。埃內思托在革命勝利後,出任文化部長並繼續寫詩。同樣的,他不願在這個時刻拋棄人民,遭受到羅馬的判決,被迫放棄以神父身分行使的職權。但埃內思托自己仍保持神職人員應盡的犧牲與義務,包括獨身。令許多人記憶深刻的一幕是當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83年訪問尼加拉瓜時,教宗在機場用手指著跪地致敬的埃內思托,指責他不服從命令。

米格爾‧德‧艾思科托神父是尼加拉瓜外交官之子,生於美國洛杉磯,為瑪利諾會士。同樣的,他同情受壓迫的窮人,接受解放神學的觀點,參與桑定解放陣線組織。革命成功後他擔任外交部長。當他受到羅馬的處罰後哭了一晚,但他不願違背自己的良心。艾思科托神父說:在這場衝突中,十字架以什麼方式呈現,就以什麼方式去擁抱它。

艾思科托目前仍為瑪利諾會士。2008年6月4日,艾思科托經拉丁美洲國家聯合推薦、並當選為9月份召開的聯合國大會主席,這又成了頭條新聞。

1980年代,雖然天主教會規定聖職人員不得參與執行民權的公職,但當碰到與社會正義相關應該挺身而出時,當事人反應不一。例如美國耶穌會神父羅伯德理南,是位連任數屆的聯邦眾議員,長期從事人權工作,他聽從羅馬指示立刻辭去眾議員職務。然而,也有人轉向面對自己的良心,因為「當聆聽道德良心的時候,明智的人便能聽到天主發言。」例如埃內思托說:「我只是沒有服從一條教規,但我沒有不服從天主」。

教會鼓勵平信徒積極參與政治活動、促進社會正義和平與人的尊嚴,但不同意神職介入黨派政治和公職。一位有公職特定政治觀點的神職人員、如何牧養不同立場的信眾?神職人員被視為代表基督,他的政治身分與宗教身分能不被混淆?

然就實際情況而言,世界上許多缺乏正義的地區,不得參政擔任公職原則碰到何者是最迫切的需要?何者是天主的旨意?常使許多神職人員內心掙扎,也許這真的不是光憑一條法律就能解決的問題!

…..更多精采訪問,請詳見【見證月刊 七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