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 News 財經文化周刊 第349期

結合學術理論與牧靈實踐 無私付出

痲瘋病〈又稱漢生病〉在早期是被污名化,是被歧視的,只要一聽是痲瘋病友,許多人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憑著天主之愛,谷寒松神父主動走近這群人中,擁抱他們衰殘的身軀與心靈,舉手投足間,讓病友們感受到如至親般的呵護,也重新找到了生命的尊嚴、價值和希望……

谷寒松神父,來自奧地利阿爾卑斯山谷中的一個小鎮,生於一九三三年,而日期也就是和國父誕辰同一天〈十一月十二日〉,「或許是母親深愛中華文化吧!」他開朗的笑說。

少年時期的願望

谷神父全家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從小就在信仰氣氛濃厚的家庭中成長;國小時期剛好遇到第二次世界大戰,自幼樂於服務的他,就經常幫助神父,與神父互動關係良好。

一九四五年大戰結束後的夏天,與父親在農田修築欄杆時,突然告訴父親想求學的意願,雖然獲得父母支持,不過,就在讀中學期間,突然心中傳來天主的召喚,鼓促著他說:「做神父如何 」那時的他幾乎連續兩個月的晚上都跑到教堂,不斷與天主談判。

少年時就嚮往中國的谷神父印象深刻地說,高三那年〈一九五二年〉十月份一個主日下午約四點鐘,有二百多位中學的學生集體在為中國教會祈禱,領導祈禱的同學說:「同學們,我們為在中國被迫害的教會祈禱!」就在那次場合,給了他莫大的悸動,心靈深處也蘊含著有一天到中國傳教的願望和決心。

當時有人建議他透過傳教修會就可以被奉派到中國〈因為奧地利耶穌會在中國河北南部有個傳教區〉,因此,他毛遂自薦寫了一封信給修會。一九五三年,谷神父進了耶穌會,完成修會訓練後,他便寫了一封信給修會最高領導人「總會長」,強調想被派遣到中國的意願〈當時中國很缺傳教士〉,但卻被奧地利耶穌會的「省會長」以「學校需要年輕修士服務」為由,不願他離開。

未獲許可的他,經過數年,再度提出請求,極力爭取到中國傳教,直到一九六○年,終於捎來總會長的好消息,但因當時外籍傳教士慘遭中國驅逐,便派調他至台灣;此時谷神父開心的說:「總會長終於開了綠燈!」不過,沒想到母親卻突然去世;直到一九六一年,谷神父首度來台宣揚福音,後來再赴羅馬取得神學碩士、博士學位。一九六八年再度返回台灣,在輔仁大學擔任教職,現為輔大神學研究所所長。

提到接觸痲瘋病友,谷神父說自己也很驚訝,那是原先沒有的計畫;事實上,谷神父的大妹谷寒梅,原本發願當修女,並計畫到韓國為痲瘋病患服務,但基於母親的過世,為了保有家庭的完整感,她代替了媽媽留守奧地利,至今未嫁;神父提到他的大妹時,孺慕之情也油然而生。

震撼的一幕

谷神父深有所感:「或許冥冥之中,我接續了目前仍在奧地利妹妹心中未能實踐的願望」;一九七五年九月,在輔大神學院任教的谷神父回應李明德神父的邀請,造訪了樂生療養院。當時他目睹一處小空地上,竟住了十二名嚴重痲瘋病友,他們不僅肢體殘缺,還併發精神疾病,周遭環境可以用「人間地獄」來形容,眼前那一幕令他感到極大錯愕與憤怒外,身體更是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谷神父表示:「當時自己實在是非常失態,因為無法承受自己眼中所目睹的真實景況,不知怎麼辦的我,只好找個理由匆匆離開。」而逃離的他,卻是滿腔的怒火衝回輔大聖堂,對著天主哭著嘶喊抗議:「天主!我完全不贊成!?怎麼可以讓一個人身上同時承受兩種嚴重的病 感染痲瘋病已經夠可憐了,還讓他們得精神病 」

向天主承諾

半個小時過去,淚流乾了,谷神父彷彿聽見有聲音對他說:「谷神父,你去吧!你能做的你就做,其他的我管。」從那一刻起,他意識到很深的使命感,因此把理論的學術工作與牧靈實踐結合,將心力都奉獻於痲瘋病友與樂生療養院,陪同他們走過了三十三個年頭。

一九七五年開始,谷神父自告奮勇到樂生療養院幫助病友,擔任天主教聖威廉堂主任司鐸,只要他一走進病房,痲瘋病友就爭相握手,因為他們知道這位和藹的神父,從不把他們當痲瘋病人看待,依舊很自然的跟他們接觸,除了讓他們受到「人」應有的尊重與愛護外,也是替他們爭取福利不遺餘力的老朋友。

一九九七年,谷神父受澳門耶穌會的陸毅神父之邀赴中國考察,發現中國痲瘋病友所處的環境,宛如三十年前台灣的翻版,憐憫之心的他又怎能沉默 於是二○○○年,便成立了「中國痲瘋服務協會」,將過去照顧痲瘋病友的經驗帶進雲南、四川與廣東山區。

向天主承諾「一輩子服務痲瘋病患」的谷神父,即使已高齡七十五歲,卻從不停歇,奉行「愛人如己」的宗教情懷,守護著痲瘋病患,大愛精神令人敬佩。

 


漢生病友在台灣

位於台北縣迴龍的樂生療養院,安置著一群早已被家人、親友、甚或社會所遺棄的痲瘋病人;痲瘋病是世上最古老的疾病之一,早期在無特效藥發明前,一直被視為不治之症;在醫療資訊缺乏時期,大家對痲瘋病非常恐懼,當局為了避免傳染他人,遂無情地將患者集中隔離,任其自生自滅。

然而隨著醫療新藥發明(1982年),現在痲瘋病已能有效被MDT(多重藥物療法)所控制,只要掌握住及早發現、及早治療的原則,大部分都可以痊癒。

儘管如此,痲瘋病友飽受身心的「疾苦煎熬」是一般人所無法想像,任由病菌啃噬他們的末梢神經,造成手足畸形、面容扭曲、甚至慘遭截肢的命運,即使痊癒,一生背負的沉重「烙印」依然駭人,這群被文明拋棄的社會邊緣人往往只能擁抱孤寂,留在樂生直到終老。

採訪時,谷神父不禁無奈及難過的說,社會因無知和恐懼,對痲瘋病人仍有歧視,但他們也和我們一樣,需要基本的人權和尊嚴,請社會不要給予「冷漠的對待!」

谷神父印象最深的是,1975年第一次認識程先生,每次親切地叫喚他的名字,卻完全沒任何反應,認識他兩、三年也從未見他開口,直到有一次坐在他旁邊問他好不好 卻親耳聽到他回答說:「好!」很多人都難以置信,卻讓谷神父當下悸動得哭了;每每憶及過往,谷神父都忍不住哽咽起來;谷神父強調:僅是令人難以相信的舉動(如:問候、擁抱等),其善意的一言一行,便已經使他們的心中萌生了希望。

近十年來,由於政府在醫療方面的努力,台灣幾乎沒有發現新的病例,而目前在台灣二百多位的痲瘋病友已受到全面良好的照顧,但在中國,特別是華南貧窮的省份,有將近30萬的痲瘋病友急迫需要援助。

 

編按:

中國痲瘋服務協會(CLS)與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

於2012年5月4日正式合併
(台內社字第1010171393號函備核), 繼續我們的痲瘋服務工作:

◎痲瘋病人醫療補助

◎病人子女教育補助

◎社區經濟康復 ;公共衛生教育宣導

郵政劃撥帳號:1975576

戶名: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

e-mailhope.wing@msa.hinet.net

Tel : 02-8287-0041;Fax:02-8287-8520

地址:241新北市三重區三和路四段153號2F

網站http://www.hopewing.org.tw